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杨诗斌的诗(江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赵秋水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195
积分 : 386
注册日期 : 10-06-18

帖子主题: 杨诗斌的诗(江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   2017-08-25, 18:34

杨诗斌的诗(江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

碎 片
之一
1
是钉子 就应对木头表达爱情
钉子被打入时有多幸福木头有多幸福
长着羊角的锤子有时不免要嫉妒那么一两次
被拔出时钉子有多不舍木头有多空虚

2
木头离开森林时
需要一次痛苦的锯
把根留给森林
把木屑的泪流给蚂蚁

一个人离开村庄时
也需要经历一次这样的


3
寻牛的人举着火把渐渐走远
黑夜的裂缝合上 村庄复归沉寂
森林遭劫一场大火
方从梦中醒来
抚摸大面积的伤痛

4
打更的人提着灯笼走来
抽下你左腰最细的一根肋骨
例行公事地敲了三下, 然后
打着哈欠离去 一不小心
碰倒了你体内拐角处的那只陶罐
乌鸦的哭声流淌一地 但似乎很陈旧
因此没能打动一朵正在凋谢的花
或一条河流

5
寂静的山冈 一只迷途的羔羊
被别有用心的道路所嘲笑
被满天诡谲的星星所嘲笑


之二

幸福地打入之后又被痛苦地拔出
钉子是我
举着火把 拨开夜色
午夜寻牛的人是我
被满天诡谲的星星嘲笑
那只迷途的羔羊是我

而木头是谁?
长着羊角的锤子是谁?
在我体内打更的那人是谁?
一朵正在凋谢的花是谁?

有关森林 大火 和蚂蚁
有关村庄 河流 和城市
有关乌鸦陈年流淌的哭声……
我多么需要一支烟长短的下午的宁静
来回想这一切


钉子
再一次写到钉子
我不得不咬紧牙关
爱人,三年之前我们有过生死约定
做一个钉子吧
在没有被命运完全拔出之前
你怎能轻易地说出——放弃




  井

我一生志在打一口井
钉在井底我就是井底之蛙
跃上井沿我就是自己的王子
背负着井我四处行走
遇见智者我就把井放下来
遇见愚者我就装成哑巴
坐在井边我抽自己的旱烟

一口可以淹死我自己的井
一口只能淹死我自己的井
我一生就打这么一口井
一口渴死乌鸦与一头骆驼
渴死我自己的井




一只乌鸦

一只乌鸦飞过天空,因此说:白纸黑字
一只乌鸦蹲在枯枝上,因此说:沉默是金
一只乌鸦的沉默让天空更高更远,因此说:天高任鸟飞
一只乌鸦一生只叫几声,因此说:凶多吉少

一只乌鸦却是天空的全部思想,因此
一只乌鸦的失踪
让天空显得无限的苍白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yzsh.gugebb.com
 
杨诗斌的诗(江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 :: 校园诗人-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