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雪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AB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5
积分 : 11
注册日期 : 11-02-19

帖子主题: 雪马   2011-04-18, 15:48

雪马

雪马,先锋诗人,行为艺术家,批评人,策展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涟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本名孙进军,80年出生于湖南涟源白马湖畔,毕业于***文学院,现居长沙。创办和主编《艺术村》杂志,并创立“艺术村网”网站,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雪马的诗》。2010年9月18日,到青岛黄海做爱国行为艺术,朗诵《我的祖国》跳海抗议美韩军演、日本侵犯我钓鱼岛,引起诗坛轰动和社会关注。代表作《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我的祖国》《光头雪马》《江南》等。第二本诗集《我的祖国》即将出版。

《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江 南》
一滴梅雨
落在西湖
惊动了江南
杨柳岸
晓风湿了月光
光下无影
口吐宋词的女子
南山下垂钓
钓一湖水墨
一不留意
染了风寒
连夜撤回临安
古塔的钟声
夜半起来咳嗽
咳了千年仍旧
无人来疗伤
青山斜了
水乡瘦了
江南一点点旧了


《雨 夜》
雨下了一会
停在了三更
打更的人
已去了古代
与周公下棋
剩下二更
无人敲打
寂寞的心想起
遥远的事
雨事纷飞
一绺一绺
打了三年结
结开楼空
雨细无声
屋后的麓山
落满了白霜

《闺 女》
待字闺中的姑娘
听到雷声
便走出闺怨
在楼梯口
她撞到了春风
乱了方寸
门外的燕子
迎风而剪
却剪不了
遥远国度的信
一页一页
沾湿了院内黄昏

《杀 猪》
凌晨4点
猪准时出场
进入角色
演绎死刑犯
声音从细至粗
再由尖变锐
最后嘶哑
戛然在6点
6点半左右
它们在菜市场
已经卸好了妆:
血干毛光
肉骨分离

《打 坐》
雪停了
停在了伤口
满口是禅
解了一冬的痂
窗外无雨
一匹马骑着夜
奔跑了一生
红尘已空
春风不归
后山古寺
阿弥陀佛了
一千年

《静 坐》
雪还在枝头逗留
桃花已在春风中怀孕
谁的种子
问院内主人
已去经年
隔窗而望
墙上女子
跑到宋词里打嗝
一嗝就是一百年
而嗝声出墙
惊醒了院外桃花
桃花朵朵香
佛门节节开
屁大的事
一个人
打坐了一下午

《空 遇》
天亮了,地黑了
这一世
我来到人间
为了与你相遇
不舍昼夜
山远了,水长了
月光下
我打坐往事
你眺望前程
红尘已锈

《雪 豹》
黑暗里有
一团雪
落满了梅花
花随雪动
一口气
跃过了山岗
岗下无人
也无生物
满山的石骨
硌出一声
长叹的王气
泛着刀芒

《奔 跑》
我从一座城市奔跑到另一座城市
我从城市的这头奔跑到城市的那头
我奔跑在城市的街头
我在街头的人群里奔跑
我从男人奔跑向女人
我从女人奔跑向女人
我在她们的身体上奔跑
我在快里奔跑
我在慢里奔跑
我在累里奔跑
我丧失了奔跑
我还要假装在
奔跑

《雨敲窗外》
雨在窗外敲土地
敲敲这头 敲敲那头
敲敲世界的外壳
这滴雨敲过苏州
那滴雨敲过唐朝
现在全都敲在
我的窗外
它们一生动荡不安
今天敲着中国
明天去敲欧洲
敲敲黑夜 敲敲白昼
敲敲地球的那边

《棉花姑娘》
我在故乡的田野里
与一朵棉花
似曾相识
它是位女性
它在风中开屏
露出白臀
让我下半身坚硬
三十年前
也在这块土地
我和她的祖先相遇
只是那个时候
我很小很小
小到让我辨不出性别
小到没有性意思

《天黑下来》
天黑下来
一些事物的轮廓
模糊起来
隐在暗处的生物
凸露出来
有的飞翔 有的鸣叫
它们的一生
吃着黑长大
裹着黑死去
山远了 树远了
远在远处的灯火
渐次扭亮



《骨头会烂的》
骨头会烂的
烂在花骨朵里
做了隐士
不过,还很怀念
有血有肉
包着皮
到处乱蹿的日子


《雪落村庄》
雪落在村子里
身子太单薄
覆盖不住物体
却很安静
停留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
被车轮声
和阳光所带走

《雪花落在地上》
每一朵雪花
都包裹着
一滴泪
要落到地上
才能化
声音好轻
轻得不能听
只能看
雪花从眼里
落进嘴里

《雪沙敲门》
雪沙在门外
沙沙敲门
敲雪马的门
冬天此刻
正在变薄
变锋利
也变脆弱
雪马斜卧床头
解读寂静
雪的语言
已到了心口
却无处翻译
夜刀雪白
在窗外出鞘


《一样的》
这里的人和那里的人一样的
年老的和年轻的一样的
男的和女的一样
走进历史的和走向未来的
一样的
还未出生的也一样的

一样的哭
一样的笑

一样的白天
一样的黑夜

一样的出生
一样的结局

《以色列的子弹》
以色列的子弹
穿越巴勒斯坦的领空
留下一堆窟窿
打量世界
以色列的嚣张叫正义
巴勒斯坦的反抗叫恐怖
而子弹没有国籍
无法定罪
却背负骂名
它呼啸着
从以色列的枪口出发
寻找巴勒斯坦的身体

《傍晚穿过湘江大桥》
傍晚时分
猴子们坐着甲壳虫
穿江过桥
甲壳虫轰隆隆
猴子们熙攘攘
隔栏而望
江上暮色煮舟
橘子洲吞云吐雾
***的青年时代
搁浅在江滩石上
从南往北
江水裸露出阴部
由西至东
森林张开着巨腭
甲壳虫来来往往
相继入肚
在腹内某个部位
它呕吐出
一只一只猴子猴孙
面带焦虑




《我的祖国》:一首温暖、奇异、孤绝之作
文/刘永涛
好久没有读诗歌了。
生活的重压一直在迫使着自己向下,向下,再向下,以零距离的姿态,拥抱庸常和世俗。而那些美好的诗意,总被轻易消解在日常生活之中。这便是生活的惯性。在一个快的年代,无可回避。但仍有一些记忆,亦无法消遁。它萦绕在心底,日渐成为青春的一抹亮丽底色。
这是有关阅读的记忆。阅读诗歌,是一件多么温暖的事情。在这个人人为房子、工作、交际等等奔忙的年代,谁还会安静地读一首诗呢。而一旦能遇上一首好诗,总会有一种别样的惊喜。
一年前,我读到雪马的《我的祖国》。那一刻,我已相信,它是一个出色的作品,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在我的阅读记忆里,它是如此深刻,并使我不再怀疑,这依然是一个能诞生杰出诗歌的年代。
“我的祖国/只有两个字/如果拆开来/一个是中/一个是国/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甚至嚎叫”。这是这首诗歌的上半部分。诗人雪马似乎是在嬉笑之间,向我们展示着有关“中国”两个字的另一种描述。如果用一下文学批评的术语,当属解构的写法。它将我们的祖国——“中国”所蕴含的神圣、庄严,化解于无形之中。它彰显了一种生活的自在状态,作为一个公民、一个爱国者所能抵达的自由——把祖国的名字拆开来读和写,有什么不可呢。换句话说,这也是热爱祖国的一种表达方式。
雪马是智慧的。他在以举重若轻的手笔,写出了一个个体对祖国赤诚的爱。狂热,却又平和、节制,并透出温暖的力量。但显然,这些还只是一个铺垫,一种异常平静的叙述。它只是为了在下半部分,表达汹涌的大爱大恨和大情大义。他从个体细小的灵魂悸动出发,最终试图说出具有普泛价值的爱国叙事:
“但你不可以拆开/字里的人们/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合起来的力量/如果你硬要拆开/你会拆出愤怒/你会拆出鲜血”。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祖国,也没有理由不去爱自己的祖国。相对于祖国而言,国家是个政治权力机构,通常不带感情色彩。祖国则是一个地域、文化、历史、宗教、民族、人种等集合的概念。雪马在诗歌的上半部分,更多的是写的作为一个国家的祖国。但在下半部分,笔锋急转,以大写意的手法,寥寥数字,将祖国所应有的丰富内涵和外延,彰显无遗。祖国,意味着一个民族群体的信仰,意味着牢不可破的力量,意味着对广袤的天空和大地的热爱……每一个真正的爱国者,都会以生命来捍卫祖国的尊严和荣光。雪马所写的“/你会拆出愤怒/你会拆出鲜血”,表达的正是一个常识——我们的祖国神圣不可侵犯。
但就是这样的常识性表达,足以引发读者的共鸣。它击中了我们柔软的内心,它拨动了我们敏感的神经。它告诉我们,爱国,是一种本能。
雪马以一种解构的姿态,完成了对爱国主义的个性建构,并形成非凡的普泛价值。对雪马这样一个以先锋著称的诗人而言,确实是一个奇异的存在。雪马倡导“简单主义”诗学,他一直在以最微小生活细节为切入点,来勾勒世界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而《我的祖国》,则无疑是将个体的情怀,上升到对宏大民族主义的书写,虽仍是以口语入诗,但凸显出浓重的精英意识。这样的反差,使得这首诗歌产生一种博大的内涵:在祖国面前,个体是轻松的,也是凝重的;是渺小的,也是强大的;是平民的,也是精英的。整首诗,从日常书写到精神旨归,达到了非同寻常的高度、深度、广度。
我不掩饰对这首诗歌的喜爱。实际上,雪马自己也认为《我的祖国》是他巅峰状态的作品,是一个灵感式的杰作。我当然认同。一个诗人,在他年轻的时候,能创作出如此作品,会是多么欣慰和骄傲。
写祖国的诗歌,古今中外并不鲜见。我无意夸大这首诗歌的价值。但至少,在一个越来越难以诞生好诗的年代,它确实给人以温暖和勇气、震撼,是如此清晰,轮廓分明——在雪马的个人创作史,乃至当代诗歌史中,都将是一个孤绝的范例。

附雪马作品:《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刘永涛简介:刘永涛,1981年生,湖北随州人。毕业于吉首大学中文系。曾为红网《红辣椒评论》主编,现为三湘都市报财经记者。有大量诗歌、随笔、评论散见于《天涯》《山花》《青年文学》《文学界》《作品与争鸣》《理论与创作》等多种报刊。另在《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楚天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羊城晚报》《新民晚报》《扬子晚报》《广州日报》《大公报》等上百种主流报纸发表时事评论近500篇。在多家报刊开设有散文、时评专栏。

雪马:诗歌是一种毒药,上了瘾一生不可戒

许多余:请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文学的?是因为家庭的熏陶吗?还是因为别的?
雪马:高二开始的。我的家在白马湖畔,山水相伴,虽然不很穷,但祖上没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是农家之子,书香熏陶就谈不上了。高二的某一天,偶然的一次诗歌阅读,触发了我的写诗天门,从此一发不可收。

许多余:第一次发表文章是在什么时候,那一刻心情如何?
雪马:高二的时候。发了一首小诗,在河北隆尧的一个民间刊物上,叫《野草》,当时心情激动得不行,比几年后第一次跟女人接吻还深刻。

许多余:你是如何走上文学道路的?你觉得在自己的生命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雪马:就这么义无返顾、孤军奋战10年了,也从黑暗中向光明走来了:有欣慰,也有心酸;有收获,也有失去。诗歌是一种毒药,上了瘾一生不可戒,比鸦片还要毒,但可以拯救人心。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文学路上奔跑,我把诗歌当成了我的情人,诗歌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活不下去。

许多余:你最不喜欢哪些作家?
雪马:郭敬明。

许多余:同代的作家中你最欣赏哪些?
雪马:韩寒。

许多余:你当年在中学的时候,是怎么样一个状态?
雪马:懵懂茫然,无知无畏。

许多余:你认为中国当今的语文教育存在哪些问题?
雪马:中国的语文教育又重回到了“八股文”时代,一塘死水,一派胡言,扼杀了人才,也扼杀了未来,从这里面出来的中国人,不讲真话,只放狗屁,人云亦云,眼高手低,流着奴才的血液,继续成为刽子手和帮凶。

许多余:你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有哪些改变?
雪马:年长了也心衰了,成熟了也世俗了,看透了也装傻了,不过,摸摸心口,良知尚有一点在。

许多余: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坚持文学创作吗?都取得了哪些自我感觉比较骄傲的成绩?你觉得文学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雪马:一直在坚持,从未间断过。写了这么多年,我值得骄傲的,就是写了三首比较牛逼的诗,并且广为人知和传诵:《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我的祖国》《光头雪马》,其实我还有更多好诗歌,比如:《乳房开花》《奔跑》《妈妈》《我可以再进去吗》《手淫三部曲》《天黑下来》《月亮吃人》《骨头会烂的》《雨敲窗外》《减法运算》《雨夜》《江南》等等,正等着广大读者去相遇相知。文学即人生,诗歌就是我的生命。

许多余:都说写作是需要天赋的,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你觉得自己能有今天,是因为天赋,还是因为自己的勤奋?
雪马:举双手赞成,尤其写诗更需要天赋。一个优秀的诗人,既要有天赋,更要有勤奋,两者缺一不可,不然难成大器。

许多余:你比较喜欢中国的哪些诗人?国外的呢?其中哪些诗人对你的影响比较大?
雪马:中国的诗人,我比较喜欢北岛、于坚、韩东、多多、顾城、西川、海子、翟永明、李亚伟、孙文波等人的诗歌,他们都是中国非常优秀的诗人,开始写诗的时候难免会受他们一些影响,但随后不久就被我彻底抛弃,甚至背叛了。我一直认为,一个敢于背叛的诗人,才是诗歌的希望所在。外国的诗人,我比较喜欢金斯堡、里尔克、阿多尼斯、耶胡达·阿米亥、博尔赫斯、曼德尔施塔姆、布罗茨基、兰波、切·米沃什、狄兰·托马斯、奥克塔维奥·帕斯、W·S·默温、赫鲁伯、普希金等,他们的很多诗歌,既让我震撼,也让我着迷。但不管外国诗人还是中国诗人,从来没有一位诗人对我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和指引,我也没有自己的“偶像”,真诗人从来不需要所谓的“偶像”,我只是从他们的作品里汲取灵感和营养罢了,我就是我自己的“偶像”。我也认为,对于一个诗人来说,阅读诗歌是没有国界的,对诗人的影响也是不分种族的,只要是好诗歌,影响无处不在。

许多余:一般来说,一个写作者在写作的初期总会模仿一些人,你有过这样的模仿阶段吗?但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区别于其他人,这就是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你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了吗?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你以后的写作风格和写作方向还会有变化吗?
雪马:年轻的时候,没有过去有意识,可能有过无意识。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已经形成“雪马体”了,在我写出了《我想抱着女人睡觉》以后,以至许多人都称我是“诗歌王国里的孤独吟者”。以后肯定会变,不断走向厚重和深远,但内里有一条写作的血脉一直在流动。

许多余:在你这么多年的写作生涯当中,你是否遇到过一些什么困难(内心的或者现实的)?你觉得能够让自己坚持文学梦想的最大动力和最充分的理由是什么?
雪马:面对名与利,何去何从,并怎样调和,一直困扰着我。以前是女人,现在是自由。

许多余:你觉得自己为什么而写?
雪马:以前为女人而写,现在为虚无而写。

许多余:你在写作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为自己定下什么计划和目标?你觉得自己在10年之内是否可以超越心目中的偶像(假若你有偶像的话)?或者已经超越了。
雪马:我从来都是漫无目的,自由自在,自悟自觉,随心所写,搞什么计划和目标不是诗人所长,那是政客和商人们所谋算的事情。10年内,超越北岛,至少超越于坚。

许多余:你给文学是如何定义的?你觉得文学是什么?相对于科学或其它学科,你认为文学与它们相比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雪马:文学是虚无。文学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它的独特在于:见实为虚,化虚为实,虚实相间。

许多余:你是否已经做好了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文学的准备?
雪马:早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许多余:如果让你给自己的下半生做一个预测,你将有一个什么样的预言?
雪马:如果可以预言,我预言:我的下半生还是一个诗人,只是越来越优秀,甚至杰出,乃至伟大。诗人的脑袋里,应该具有先知的元素,不仅预言自己,更要预言人类和社会。

许多余:迄今为止,你最满意的作品是那篇(部)?当时创作的时候有什么背景?主要取材于真实的生活还是虚构?你在这部作品中寄托着怎样的思想?
雪马:《我的祖国》。在长沙火车站的肯德基里,回想外国诗人优秀的爱国诗,遥想我的祖国,并期盼自己也写出一个中国诗人也应该写出的一首杰出的爱国诗:一个人的爱国,也是每个人的爱国,我们共同的祖国——中国。人类和谐,世界和平。

许多余:你在开始写作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哪些问题?你对一个刚刚开始的写作者有什么忠告?
雪马:问题太多,一言难尽。无知者无畏,这是初学写作者最好的忠告。

许多余:你如何看待“文学市场化”?
雪马:诗人既要能出世,也要能入世。“文学市场化”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趁,诗人和作家也是人,活生生的人,也要生活,并且生活好,当然前提是,凭作品吃饭。诗人明星化,诗集市场化,应是中国新一代诗人的荣光和梦想!

许多余:你觉得如今文学过度的商业化对于一位作家来说是否有一定的伤害?你自己在创作的时候是否遇到过出版商与与自己的协作初衷相违背的情况?你是如何处理这个矛盾的?
雪马:有利必有害。遇到过,很难过,也很无奈。最大限度的不妥协。

许多余:你评判一部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雪马:好作品首先震撼心灵,然后再征服读者和时间。

许多余:你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存在着哪些问题?如何才能让这些问题得到一定的改善?
雪马:中国当代文学的存在问题太多了,也太复杂了,谁能说得清,谁又能拯救,谁也给不出答案。中国的文人,要救文,先救人。

许多余:中国的文学“诺贝尔”梦一直没有实现,目前只有高行健一个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他还不是中国国籍,许多汉学家说中国文学与西方及亚洲的日本、印度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你是否认同此种论断?你觉得这种所谓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雪马:我不认同这个观点。中国诗人和作家,从古至今,已经无愧于世界文学了。当然,中国文学存在的问题还很多,但每个国家的文学都存在问题,人类的文学走出一个困境,又进入另一个困境,循环往复,不得完结,但文学的生机和魔力正在于此,关键在于悟道出高人。

许多余:除了写作,你平常都有一些什么爱好?
雪马:已经过了狂妄和泡妞的年龄,现在喝茶聊天、看书习字、品画听乐。

许多余:你目前的生活状态如何?是靠写作来养活自己还有另有职业?你觉得工作和写作之间有冲突吗?
雪马:有欢喜,也有愁苦。在做网站和杂志,也兼了涟源市作协副主席,希望可以为新一代诗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微薄推动力。理想的状态:努力去写作,可以不上班,自由自在活着,养活自己和家人。进入写作境界了,就有冲突,这需要调和心态和调整状态了。

许多余:谈谈你的家庭情况,包括父母、爱人等,你们之间是否有代沟呢?你认为作为一个诗人,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是你理想的爱人?或者说合适的、称职的伴侣。
雪马:上有父母,下有妹妹。人与人都有代沟,理解和沟通是桥梁。理想的爱人只能在梦想里。

许多余:你对80后同龄人的写作情况了解多少?你觉得哪些80后作家最值得期待?你觉得80后还需要过多久才能挑起中国文学的“大梁”?
雪马:处在同代,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其实,80后我更愿意说成是新一代,具体原由可以参看我的文论《新一代:一场拯救80后的诗歌命名》,这样内涵和外延更宽广,也更贴近80年出生以后的这个新群体。名单具体如下:韩寒、张悦然、步非烟、周嘉宁、王小天、许多余、小饭、水格、一草、孙睿、蒋峰、郑小驴、李傻傻、韩放、孙佳妮、米米七月、刘卫东、恭小兵、胡钺、苏瓷瓷、李成恩、南方狼、南南、张小静、水晶珠琏、春树、莫小邪、王东东、余毒、明朝木马、张进步、唐不遇、巫女琴丝、三米深、袁炼、田家、阿斐、丁成、肖水、郑小琼、蒋方舟、蓝冰丫头、张牧笛、苏笑嫣、张悉妮、原筱菲、高璨、慈琪、李军洋、李唐等,这些代表人物最值得期待。至少10年,中国新一代诗人和作家,才会挑起文学的“大梁”。

许多余:你对于“炒作”这个问题怎么看?
雪马:正当“炒作”很正常,好作品应该多传播。我一直觉得:写作者写的时候,可以抛开一切俗欲去写,纯净的写,天赋的写,但写出来的作品,就不仅仅属于写作者了,它是文化产品,属于广大读者,应该去流通,发挥它的价值,至于能否留传下来,应该交给时间去裁判吧。

许多余: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在乎别人的评价吗?
雪马:这个要交别人去评价,我只知道我是一个诗人,我只要:无悔于我的这一生,也无愧于这个时代。偶尔会看看,也会听听,但不在乎,让别人去说吧。行正影不歪,错之即改正。

许多余:你希望自己的读者是哪些人?或者说,你写作的目标人群是什么?当你的一个铁杆读者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向你求助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当你的一个铁杆读者对你说非你不嫁的时候,你将如何对待她?
雪马:我的读者只要是人就可以,如果不是人也能读懂也可以。力所能及,愿助之。如果不仅爱我的诗,也爱我的人,并且了解我、体贴我、温柔我、善解我,我愿娶她。

许多余:你的写作状态什么时候最好?接下来,你有哪些计划?
雪马: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灵感之神降临。还没有太具体的写作计划,我只知道我的第二本诗集叫《我的祖国》,准备明年适当的时候出版。



返回页首 向下
 
雪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 :: 当代诗人诗库-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