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张小群的作品荟萃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张梦遥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0
积分 : 24
注册日期 : 11-07-19

帖子主题: 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张小群的作品荟萃   2011-07-22, 21:32

我的梦幻丽江 散文诗

作者; 张梦遥



对于丽江的迷恋始于我一个多年的梦想,最初产生要涉身丽江是那里的教育状况引发了我的极大同情,我在丽江一个贫穷的乡村小学驻足了很久,随后就含着泪水离开。一边是繁华什锦,一边是教育的落后和贫穷被漠然地忽视。我不知这是宿命还是我要在这里埋葬下一个新的夙愿。
我在山岗上驻足很久,我在那里沉思和放歌。我不知道***诗人是如何面对人性的脆弱,顾城走了,给这个世界留下的是无尽的遗憾。远离喧嚣的人群,也许我将在这里开始用清纯的溪水淘洗我孱弱的灵魂。我想起那个已经久远的少年的时光,我自己也和那些埋头书案的孩子一样,整天沉浸在五彩缤纷的幻想之中,随着幻想的破灭,我那时才从幻想中渐渐走向成熟,从脆弱到坚韧的过渡对我来说是那样的缓慢,歌声和笛音伴随我度过人生的飘忽时期。
我在一篇散文中了解了在丽江关于民族的阵痛。【一个人的丽江】是一个丽江纳西女孩写的一篇散文,被收集在一个文艺刊物中。我在一个人的丽江中感受到完整的人格已经被现实粉碎的支离破碎,那种淡淡的忧伤和孤独引发了我的审美情趣。我是一个茫然的过客,永远无法把散文的超脱性和作者的人生轨迹联系在一起。在我的印象里,我过去对于丽江的了解仅限于媒体和报刊,低矮的木质结构的小木屋,和富丽唐皇的都市生活形成极大的反差。但正是这种贫瘠的土地养育了作者的艺术情怀。在乡村,一切的修饰虽然显得过于超群,却是对理想生活的漠视与毁坏。人类总是在不断的革新中在摧残自己的命运,这就是扑朔迷离的人的精神世界。我不知道我在寻觅什么,生命的终结对于有些人来说永远没有归宿。在张贤亮的【灵与肉】里。人的欲望显得是那样美好,也许作家在极力地张扬人性美,我们同时也看到人性在被强烈地扭曲,一个劳改犯人的命运是那样易于被时代潮流所忽视。
丽江不是一个传说,这里有生生不息的最原始的人类族群,你能够在这里体会她的阵痛和命运的运行轨迹。人类文明在面临极大的衰落和种族的退化时也在迎接新的革新。丽江是那样让我满怀梦想,一如她是我的梦中情人,人们对梦境中的情侣总是那样迷恋,但她对于我来说,轮廓和眉目都更加显得那样清晰,仿佛我就是那最能领悟她心声的年轻画家。
我不是画家,缺乏画家的艺术视角,我记得过去有个画家,曾经用心地勾勒过我年轻的面影,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一群精神活跃的偏执症患者。追求精神的愉悦过于对现实的木然。在丽江,人性的完美与缺陷不需要人为的修饰,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自然和坦荡,女性的饮酒被冠以潇洒与豪放的象征;在丽江,你尽可能放飞自己的梦想,给思想进行一次彻底地放逐。我渴望去到西藏,去感受自然的力度与完美,但我的双足却拒绝我的高山跋涉,我只能把我的梦想积淀在自己的梦想之中。
渴望原始的萌动也许是我永远不变的追求与探索,在这里我深埋下思想的种子与火花,我在幻想之中,自己羽化成一只美丽的小鸟。用轻盈的翅膀轻轻地敲打着古老的历史河床。丽江,像一个成熟的少女,接待了我这个远方的游子,而我对于她无一施报,这就是我做为游子的最大悲哀。沉痛的悲哀化作无声的哭泣,丽江永远知道我的心声,也只有她能够理解我沉重的灵魂在此发出的悲鸣与哭嚎。在丽江,我没有自己的艳遇故事,因为再高度的烈性酒也无法麻醉我的神经。我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在这里,人也只有在这里才会安静地去思考活着的意义与价值。当许多人在纸醉金迷中寻找自己的梦想时,我却在远离人群的丽江,体会造物主的神奇。
我不用去追随自杀的校园诗人的脚踪,也不用在自我吹嘘的幻想中完成一个诗人脆弱的梦想;我只需要站在这里对远方呐喊,就会听到久远的山谷的回声。人的生命中,总会掀起许多的浪花,过去的哀怨和忧伤在此刻却唤醒了我的心灵。我是一个飘忽的灵魂,站在田埂间,我低垂着自己的头颅,把幻想埋藏在心间。
【一个人的丽江】;引发了我对一个家族兴衰的思考,‘雕阑玉砌应犹在’的诗情激起了我些许的忧伤,我站在木质结构的老屋前,大脑里情绪复杂,仿佛看到孕育作家和诗人的源头竟是那样充满了艰辛与苦难。我是流浪诗人,这也许注定我哪怕穷其一生,都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人总是带着虚伪的面具在扮演着虚假的良知和道义。追求人生的率情与率真也许不失为人生的真谛。
在丽江,你可以穿过熙熙攘攘的闹市。去寻找你的精神乐土和家园,事实上,在商业繁华的背后;若果你不是身临其境,你永也无法理解曲终散尽的大悲哀。
站在春风拂面的古城一角,眺望着满眼繁星,人的梦想会被无限的放大,在情与爱的纠葛中开始彻悟。我行走过许多的城市,大多都是灰蒙蒙的,只有丽江的气候是那样凉爽和适宜。这时我在脑海中想到那些缺钙的孩子无法行走的原因。也许丽江并不缺钙,但每一个匆匆过客都需要审视自己。著名作家李佩芝在生命结束时写下了生命的绝唱;【审视生命】,这是否也在警示所有生灵也需要留下厚重的一笔。李佩芝是位坚强的战士,当她在乡下的棉花堆里躺卧时依然能够乐观地面对人生。缺少乐观的人,无法经历时代的洗礼,缺少乐观的人,永也无法在扭曲的社会动荡里开始审视自己。乐观,蕴含着一个人的生存哲学,但人生的际遇里少有像李佩芝那样宽容的人。许多年以来,我总是渴望找回那种躺在棉花堆里的感觉,特别是那种并不消极的人生态度,令我向往,而不可期及。
在行走了许多都市后,我疲惫的心灵在丽江才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我愿意拥抱这片神奇的土地,给我的生命注入一些钙质。
丽江----我的人生氧吧,拥有你我的生命不再缺钙,挺立起自己的双足,去走完漫长的人生。。。。。。
返回页首 向下
 
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张小群的作品荟萃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