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被爱神遗忘的角落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张梦遥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0
积分 : 24
注册日期 : 11-07-19

帖子主题: 被爱神遗忘的角落   2011-07-23, 13:23

被爱神遗忘的角落

作者 基督徒张梦遥
阳春三月里,粉白色的阳光扑洒下来,世界像在牛乳中洗过的那般纯净。
云云手捧着‘云雀牌’墨水瓶,那是她用洗衣粉调制的,云云爱吹泡泡,在这个阳春的季节里,吹出来的泡沫五彩缤纷,不小心时还会吹得满嘴都是。云云觉得吹泡泡真好,可以不做作业,可以用不着沉思默想,吹泡泡成了云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调剂品。云云在吹泡泡中感到有种说不出的惬意与舒心,但姐姐对她说‘云云乖,云云听姐姐的话,来,姐姐教你折叠小纸鹤,小纸鹤会在水中游移不定,你只要在放飞时安静的闭上眼睛许个愿,梦想就一定能够实现。’云云说‘姐姐你骗人,你每天闭着眼睛许愿,却为啥不见明明哥来。’姐姐说‘我才不想见他哩,他气吞山河,脾气暴躁,一来就给云云讲故事,翻云云的笔记本,而且训斥云云心性差,上学不好好用功。’云云说‘才不哩,明明哥那是为我好,我就是喜欢明明哥,明明哥讲的【漂亮老师和他的坏小子】我做梦都记着哩,姐姐,明明哥是不是不爱云云了,几个月来为啥总是不见闪面。’姐姐说‘哪能呢,云云是明明哥眼中的小天使,他怎么能不爱云云哩。’‘那他为啥老躲着你。’一阵沉默后,姐姐告诉云云‘明明哥是镇子里出类拔萃的教书先生,明明哥怕自己朝云暮雨落下了功课,被镇子里的人笑掉大牙不说,误人子弟的帐明明哥背不起,明明哥不想背黑锅,不想成为绿头苍蝇,不想成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总之明明哥胸怀大志,精耕苦耘挑灯夜战,翻资料跑图书馆,就是不希望教出一群识字的睁眼瞎。’
‘那你说明明哥像谁,像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像雷锋叔叔为人民服务’。姐姐嘴角浮起一丝亲浅的窃笑道‘明明哥就是明明哥,明明哥独领风骚,坚强不屈,明明哥是在现实的泥泞中挣扎的保尔,明明哥是悲剧打击下的孙少平。’云云听不明姐姐在说什么,但可以猜到姐姐一定口若悬河地礼赞她的明明哥。云云唱着明快的歌子,农家的土院里不能失却的是云云的歌唱。云云是快乐的小鸟,云云用歌声构筑起自己理想的蓝天,云云在同伴中鹤立鸡群,云云梦想着长大后去给中央小天鹅艺术团做伴舞,云云的兴高采烈驱散了姐姐心中的愁云。云云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在警察叔叔手里边。’云云和姐姐的笑声此起彼伏,姐姐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农家的土院里弥漫着云云细嫩的笑声。。。。。。
姐姐命苦,姐姐漂流了许多个南国的大都市,姐姐告诉云云‘四处流浪的经历真好,哪怕打了工不给钱,穷人,富人,生活的大看台上各色的人物尽收眼底。’姐姐对云云说‘云云你好好在功课上用功,姐姐会给你买水晶鞋,买身漂亮的花裙子,女孩子的世界里不能缺少装饰,女孩子不穿地漂漂亮亮的,当售货员也没人要,姐姐不希望云云穿着破旧的小花衫,姐姐不想因着云云穿得不漂亮而被一掷千金的阔大爷指指点点,吹胡子瞪眼睛,’三月的小雨迷离了小街姐姐的眼里灰蒙蒙的,从窗棂望出去满眼飘动着粉白的柳絮,姐姐想明明想的有些发疯。云云边吹泡泡边对姐姐说‘看,天那边有对飞翔的白鸽,飞在前面的是明明哥,飞在后面的是姐姐。’泪水扑面的姐姐道‘云云真淘气,云云在异想天开,飞翔的鸽子哪能像人。姐姐告诉云云,云云对现实的风格化模拟那叫艺术思维,云云独具慧眼,云云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个惊世骇俗的艺术家。云云对姐姐的心事了如指掌,云云善于在扑朔迷离中挖掘生活的诗意。三月是雏燕展开翅膀尽情翻飞的季节,三月是少男少女用满腔的热忱浇注情与爱的金戈年华。可怜的姐姐泪眼朦胧,可怜的姐姐扎上了粉红色的蝴蝶结,在等待着那个记忆中熟悉的身影,这痛苦而又焦灼的等待令姐姐望眼欲穿。
明明哥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明明哥不会失信或背弃自己的承诺,他一定会一头雾水踩着泥泞,给云云带几本卡通小画册来。明明哥深爱着姐姐和云云,‘明明哥大概不会再来了,明明哥也许早把云云抛在了脑后。’姐姐仿佛明了这是预料中的事,仿佛一只美丽的花瓶打碎了,就立即会变得一文不值,姐姐若有所思的念着她的自由诗‘你匆匆来,又匆匆去,我唯有拥有你年轻的幻影,在心与心之间构筑纯情的爱与冲动,不知何时,才会拥有你明快的笑声。’明明哥几个月都查无音讯,可姐姐依然在凝望中等待,云云觉得姐姐这大概是爱上了明明哥,姐姐像个多愁善感的冷美人,云云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小诗慰藉姐姐。
姐姐幼年时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但姐姐的爸爸却抛下了可怜的母子投入到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姐姐见过那个女人,姐姐告诉云云甭理她,姐姐说‘继母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洋溢着一团死水,会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会让人感到阴森恐怖,会让人感到沮丧与绝望。。。。。。
无情的爸爸就这样把自己的命运交在了一个不相关的,没有丝毫品味的女人手里,爸爸不再回家看姐姐和云云,在严酷的生活面前,失去理智点的爸爸用自己的青春在家庭与爱情的抗争中,没头没脑的赌了一把,妈妈遭受了情感的重创,打人毁物成了家常便饭,病情发作时甚至衣不遮体披头散发大喊大叫,妈妈在病情严重时甚至用菜刀自残,但就是从来不打云云和姐姐,姐姐幼小的心灵里受了伤害,姐姐在对待爱情的事上总是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手足无措。姐姐一提到明明哥就彷徨不安,姐姐渴望真正的爱情会地久天长,姐姐不希望悲剧在自己的身上重蹈覆辙,姐姐深爱着她的明明哥。
外遇与出走给爸爸带来的是巨大的灾难而不是幸运,这时候的爸爸有些像个走投无路的浪子,也许是灵魂的苏醒,也许是难以割舍掉的那种骨肉亲情。爸爸开始关注起了姐姐和云云,并且还异常亲昵地陪着云云一起吹泡泡,爸爸觉得自己伤害了姐姐,春节时背着继母给姐姐买了一身西装。但姐姐拒绝了爸爸的糖衣炮弹,姐姐无所顾忌的哭喊着把西装抛在地上,,姐姐对爸爸满含怨恨,姐姐理直气壮的大喊‘你走吧,我算没有你这个爸爸。’云云依然拉着爸爸的衣角,用以挽回爸爸不要走,但爸爸拉着云云的手松开了,爸爸在微茫的夜色中告别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那时天下着雨,云云条件反射似的在流着泪。
爸爸再没有脸面回家里来,爸爸成了世界上最彻头彻尾的败家子,那个漂亮女人挥霍完爸爸的所有积蓄后就跟爸爸说了声‘拜拜’。据说那个狐狸精后来跟了一个小官僚,官僚家里有女人,说是患了老年痴呆症,一个劲地背床板,面向天花板不停地笑。为了掩人耳目,小官僚暂时与狐狸精在外边纵深的巷子里包房住。。。。。。
爸爸成了一个可悲的单身男人,爸爸成了一个最终被生活嘲弄地走投无路的小丑,爸爸想回家来陪云云吹泡泡,但姐姐的眼里已容不下这个带着斑点的男人。
姐姐喜欢文艺,姐姐爱把裤脚用剪刀剪成一道道的‘条形’,姐姐告诉云云,她喜欢欣赏这种残缺的美,破衣烂衫也在同时象征着自己的情感世界。云云说‘这样穿着总给人感觉怪怪的。’姐姐说‘这叫新潮,现代行为艺术家都那样。’姐姐喜欢绘画,特别是对毕加索的【亚威劳德少女】与康定斯基的【小小的世界】尤为着迷。云云目视着姐姐的痴迷劲,对姐姐说‘云云更喜欢姐姐画的水彩画,’画面色彩感强烈,艺术形象又极度夸张 ,对云云的灵魂有更深的触动,姐姐不再是那个被人轻视的灰姑娘,姐姐是未来的行为艺术家。中央电台正在播放著名作家箫风的传记力作【天若有情天亦老】,电台的资深编辑王静女士在夸夸其谈,伴着舒缓的轻音乐,姐姐和云云守候在收音机旁,播音员声情并茂的开场白充满由衷的感动,像是在哭,姐姐和云云也如泣如诉了起来,姐姐觉得那个从小失去父爱的少年‘箫风’,那个穿着白色的小棉袄逢人便磕头作揖的可怜的小姑娘多么像自己,而那个穿着确良衬衫英俊潇洒的父亲‘形象’又4是自己的爸爸,姐姐的心灵在开始解冻,姐姐开始对自己对爸爸那样的蛮横无理感到内疚,姐姐悔恨自己被一时的气愤冲昏了头脑。姐姐狐疑不定,为什么自己在渴望父爱的时候却断然选择了拒绝与逃避。
姐姐每天都手捧腮帮在想着明明哥快些来,明明哥却无影无踪。
明明哥闯下了大祸,明明哥把那个横肉满脸的老黄牛村长打得血肉横飞,老黄牛仗着自己的人旺财旺通知了乡公所,大盖帽便立时把夏洋湾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明明哥情急之中执起半页砖,在骚动不安的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路。明明哥牛,四邻八舍都夸明明哥长了志气,耍了农人的威风,都夸明明哥为众乡亲出了一口恶气,这样也好镇镇‘南天霸的威风’。明明哥不再教书,明明哥不愿被老黄牛像柿蛋一样在手里捏,明明哥走到了山外还照样的活。记得那是一个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在屋檐下的辣串上,越发的透红,姐姐收到了一封从河北廊坊寄来的信,是明明哥的信,云云激动地欢呼跳跃着,姐姐云遮雾掩的脸面像开了花,格外的妩媚,嘿,还有著名儿童作家杨鹏爷爷的‘反地球幽灵大战’的小画册从硕大的包裹中掉了出来,云云知道,明明哥爱姐姐和云云。。。。。。
那天吃过早饭,姐姐说她要走,云云揪住姐姐的袖口不让走,姐姐说‘云云乖,云云是个懂事的孩子,’姐姐把那只装满白糖水的热水瓶装进了云云的书包,云云流着泪水说‘姐姐我离不开你,我想你的时候咋办。’姐姐 说‘想我了就吹泡泡,就折小纸鹤。。。。。。’
就这样,姐姐为了生计与母亲的医药费而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姐姐跺了跺脚上的泥巴向着云云,在敞开的卧铺车门口向云云招了招手,云云的视线模糊了,那时天在呜咽,云在哭泣,旅行车上的高音喇叭里不知播放着谁的歌‘告别亲人和朋友,擦干眼泪挥挥手,风吹浪打永也不回头,人生路上默默地走。。。。。。’
云云不再吹泡泡,云云捡破烂开始换回了一叠崭新的小币,云云学会了在繁忙的时间会把家里仅有的那张木桌子擦拭的乌黑油亮。云云也不再折叠小纸鹤,云云的嘴皮薄,云云在卖冰棍时把嘴皮子都磨破了,流淌着鲜红的血迹,云云学会了为母亲梳头,学会了为妈妈熬那黑乎乎的中药。
云云在痛苦中品尝着生活的滋味,云云在磨难中明白了‘人只有正视挫折,才能战胜并超越自我’这是条不变的真理,云云在暗地期盼着明明哥是姐姐的全部,也是云云的唯一,云云渴望爸爸会重新回到这个熟悉的小院。
而爸爸却没脸回家,云云期待着妈妈的精神病早点好,云云期待着姐姐的感情不再受伤害。
云云闭上眼睛许下了一个小小的心愿,云云的世界里不能失去真诚的爱。。。。。。




责任编辑【阿平】
此小说正在筹备拍摄电影中
[i][center]
返回页首 向下
 
被爱神遗忘的角落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