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唐朝小雨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唐朝小雨的诗歌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8
积分 : 40
注册日期 : 11-02-16

帖子主题: 唐朝小雨的诗歌   2011-10-07, 08:41



唐朝小雨作品(二十四首)



作者 唐朝小雨







一只鸟在穿过午后





一只鸟在穿过午后 生动的翅膀劫持了春风

许多正襟危坐的细节 一时间惊慌失措

柳树的秀发是柔美的 桃花还像去年一样惊艳

这些都不是春天的本质 当我和一只蝴蝶擦肩而过

我看见春天大音稀声 守口如瓶 不动声色

谁的笛孔里忽然吹出了清明 这个温暖而凄凉的词语

仿佛江南的一株翠竹 凄迷而忧伤着青青

猝不及防就感染了你 坐在这个明媚的春天里

你没有理由不把青春一股脑儿掏出来

把阳光擦拭得更灿烂更透明更纯净









野花





豌豆花 婆婆丁 丁香花

这些长在乡间最低处的美学

这些惹人爱怜的小小的修辞

她们提着星星走过三月

眼睛如此明媚和善良

灵魂多么轻盈和飘逸

隔着一道又一道田埂 她们

使用着春天的母语

和蝴蝶蜜蜂娓娓而谈

这些惹人嫉妒的小美女

让春风踮起了脚尖屏住了呼吸

这个小心翼翼体贴入微的春天

这些乡村朴实而又娇媚的姐妹

让我感到了做一个父亲或母亲的幸福









祖国





祖国 今夜我用双脚抚摸你的肌肤踯躅

路灯开得正好 一朵比一朵灿烂

小巷的石头越踩越光滑了 石缝里

有两只蛐蛐在秋天快乐地叫春

庄稼们的香气在悄悄弥漫 这是我

最喜欢闻到的祖国的气息 今夜的祖国

就是铺满月光的场院 诗人们疑是地上霜

朦朦胧胧的美 而更多的祖国正一株一株

在田野里灌浆或拔节 当我推开家门

轻轻一拉 一屋子的温暖刹那间亮了

祖国 我看到你的光芒从窗口飞了出去

多么善良多么柔和 夜色被你擦得更妩媚了







返青





桃花红来你就那个红,杏花白来你就那个白

身穿蓝花花的妻子,我现在把你唤作虞美人

我们一起走在平平仄仄的田埂上给春天押韵

你就是我的一阕宋词一阕如梦令一阕声声慢

我们用锄头给春天松土用铁锨给春风灌溉

种下一簸箩鸟声然后我们一起等它串蔓舒藤

结瓜结果结我们一辈子说不完的土得掉渣的甜蜜

这人间的四月天我们就和乡村一起幸福地返青

桃花红来你就那个红,杏花白来你就那个白








禅意





这小金菊的香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

风一阵阵的凉 菊的脸一阵阵的热

阳光抚摸一会儿风 抚摸一会儿菊



风翻过山岗的时候 有了些阳光的味道

阳光再抚摸菊的时候 有了些菊花的味道









无法言说的春光



风吹 春天的脚步有些踉跄

一群小草正在悄悄翻过山岗

白云在瓦蓝的天空上反复擦拭阳光

山茅草的爱情从去年的枯萎里站起

鞭子轻甩 栅栏里羊群已经返青

杏花的鼻息在低低地***蝴蝶

到处是青春期的味道 弥漫 徘徊

春风温柔地抚摸 每一块坷垃的梦脉脉含情

谁的***还没有掏出来 谁的衣服还没有解开

请到解冻的小溪里舀一瓢蓝色的春光痛饮

此刻 让我们和三月交换信物 或者干脆一起私奔

一朵又一朵野花的灵魂是多么纯净和广阔

沿着柳条泻下来的年轻 让多少

蛰伏的诗情 忍不住破茧而出



-----以上发表于《黄河诗报》





春光




麦田那么绿 一万亩春光的麦田多么奢侈

一条经年的小渠 在给春光送水

一个穿碎花衣服的女人在给春光锄草

那是我的妻子 我眼里最爱怜的春光



一只布谷鸟飞过 天空似乎更蓝了

妻子直了直腰 我听见春光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是三月 在麦田里出汗的春光 让我的诗好一阵忧伤



小村

我爱上这里的小 小院子 小篱笆 小河 小桥

小燕子 小麻雀 以及小蝴蝶 小蜜蜂

一朵小野花 就把小村带到了小小的春天

这石板铺就的窄窄的小巷 这小小的木门

在早晨一打开 就撒出了一院子小温馨和小温暖

小狗对着小朝霞汪汪 小鸡刨着小晨光早餐

田间的小路上有小谣曲在惬意地流传

而我最喜欢早晨小小的炊烟 袅袅缕缕

没有吵闹 没有纷争 只有香甜

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秋天 小村就

五谷丰登 丰衣足食 我就是如此

小小的卑微 小小的幸福 甚至只需要

一只小小的书包 我把快乐的童年掏出来

你会发现我小小的甜蜜 小小的异想天开

那时 田野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却不知道自己该开成什么模样才算春天







当我一次次脱下满身的风霜



当我一次次脱下满身的风霜

翻检身上的每一块土地 看谷子依旧发芽

玉米依旧拔节 小麦依旧扬花

满怀心事交给村头的小桥一遍遍盘点

在时间的裂痕里 重新拾起爱 恨

以及忧伤 埋怨 甜蜜 还有喜欢

多少春光明媚 多少秋意阑珊

在一棵老槐树的前额上 一次次读出沧桑

当我们选择一个欲雪的向晚 围坐红泥小火炉

一杯杯饮下一生的琐碎 坎坷 以及小小的幸福

等着那雪花姗姗来迟 把三千根白发的栏杆拍遍

任一条时间从身上缓缓流过 多么惬意 多么温暖





小村的春天


请允许我用一钱名词 二两动词 三斤形容词

来描绘小村的春天 来描绘那些嫩绿和浅红

桃树的鬓角已插满云霞的头饰

杏花 牧童 还有短笛开始了青梅竹马

相濡以沫的杨柳用飞絮表白着两小无猜

大地的唇边 有多少种子的梦正等待摆渡

这个季节 云朵焦急地期盼着惊蛰的雷声

我们沿着小村的春天往前走 一直走进

布谷鸟越来越纯熟的普通话里 走进叮叮咚咚的楼铃里

像一朵桃花那样一瓣一瓣飘落到墒情湿润的红尘里






乡村的诗意如水般潺潺流淌



成熟的秋天 让我想到春天的芬芳

想到桃花的激动 杏花的煽情

想到油菜花辽阔而广袤的光芒

想到一首诗甜美而痛苦的开放

每一朵汉字就是一道闪电一个梦想



而当我打开秋天的一本本刊物

读玉米的雄健读豆荚的精致读稻米的流畅

读土壤没有校对出的杂草和稗子

这些小小的错别字也那么温馨和可爱

让乡村的诗意如水般潺潺流淌



--以上-发表于《大地文学》








向一首诗学习





从现在开始,向一首诗学习

爱情要押韵,天伦之乐要抒情

工作和事业上要争取创造警句

生活上要更加注意简洁和精炼

把每一天过得更有节奏,朗朗上口,适合朗诵

认真推敲过去的每一页履历

删除不满 ,失意 ,仇恨 ,以及膨胀的私欲

只保留善良 ,纯洁 ,友情 ,以及关爱

亲近名词 ,所有见到的人都视为亲人和朋友

喜欢动词 ,和动词一块活动锻炼

让诗意更健康,骨骼更硬朗,呼吸更平和

远离虚词和形容词,脚踏实地,素面朝天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含蓄,而且平中见奇

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谢绝助词善意的帮助

比如一根拐杖,降压灵,以及阿司匹林们



这一天一天分行的日子啊,韵味悠长

我要十分警惕,不要滑入散文化的陷阱










土地





用汗水喂养土地的人

最后都被土地吃了

吃了也不肯吐出骨头

现在土地正在一点点地吞噬我的汗水

当我的汗水流干时

土地也会将我的骨肉一块吃掉

这是宿命,但我无法割舍,我唯一的夙愿

别让我积攒一生的光芒

点亮磷火 ,别让夜行的乡亲

提心吊胆 ,受到惊扰







玉兰花



一大朵一大朵的花 谈不上有多么美

给我倒出满满一院子辉煌

这么宽阔泛滥的绚烂 一场盛宴

斟满了温暖 在春天 只有玉兰花

这么热情洋溢 仿佛一地惊起的鸟

呼啦啦飞到了树上 屏住了气息



---以上发表于《小拇指诗刊》





这么好的月光








不能怀疑 这个夜晚的月光是真实的

有叮当的响声 有霜的体温

有树叶的质感 稻香慢慢地飘过来

蛙声把村庄的安谧固执地打开

无法言说的静美蔓延成轻柔的风

一盏灯被围困 我不忍心拧开它的疼

多么清凉 多么宽广 而我不能独饮

这么好的月光 肯定不是只为我一个人点亮







家园





好多年了 不说漂泊 不说苦

今夜月色真美 宛若春水

虫声唧唧 细小的生命走在弦上

春天提着蓝花花的灯盏翻过山岗

我们还去摇响那古色古香的楼铃

种下布谷鸟的歌唱 种下一阕小令

一个农妇 在家园和爱之间徘徊

树上结满了麻雀的吵闹 一朵野花

悄悄簪上春天的鬓角 一粒种子

悄悄掀开谷雨的被角 在农历的三月

还有谁比蜜蜂更慌张 比泥土更忧伤

惊蛰的雷声在响 叶子在呢喃

太阳陷进花朵里 牛羊在嫩草里寻找春光

而此刻 我们的女人就坐在田埂上

春天是那么端庄 那么善良 那么慈祥







《农历》



农谚的光芒 牵动着土地的神经

每一棵庄稼都仄着耳朵 谛听节气的忠贞

野花的心事羞羞答答别在风的衣襟

含苞的词语让枝头灿烂得咄咄逼人

一个女人走过 秋天的田野便丰腴了

月亮也一天天肥了 到处是日子的风韵

农历的马车就要翻过白露了

萤火虫的灯盏再次被疲惫的农具擦亮

这个季节 还有谁等待返青 还有谁

等待那一滩月光翻过爬满喇叭花的篱笆







《春天 应该经常在诗里出现 》



春天 应该经常在诗里出现

冬天的蹄痕 让野草和花的词语覆盖

山根的残雪能看到春光是幸运的

有三只蝴蝶就足够了 一只姓庄

一只姓梁 还有一只姓祝 我们在诗里

作逍遥游 或制造悲欢离合的爱情

随便抓一把绿色 里面都藏着鸟鸣

幸福居住在任何一朵碗豆花或芨芨草里

一树燃烧的桃花 让小河的春水柔软了腰肢

烟雨濛濛 返青的耧铃叩响每一道田塍

种子的声音仿佛太阳的光芒很轻很慢

却义无反顾地洞穿了土地的寂寞和忧伤



--- -以上发表于《中国国土资源报》








<滹沱河》




滹沱河的臂弯

揽住一亩亩稻花香



揽住村庄,村庄的庄稼

并不比苦难更茂盛



揽住秋天,秋风

游荡着游荡着就一天天变凉



飞舞的甲虫开始在空中跌跌撞撞,滹沱河

它一定知晓我的命运和未来,但它不说



此刻,泛滥的秋色叫乱了蛙声

滹沱河又开始一年一度的慌张



去年的粮食还藏在老屋里

而我正匆匆忙忙赶在路上



----以上发表于《伊犁晚报>>





《那一年,蜜蜂特别多.




那一年,蜜蜂特别多
你穿着比春天还鲜艳的衣服
马莲花悄悄开在了田埂上

那一年,蒲公英的心事打开一把把小伞
奶奶嘴里仅剩的一颗牙已咬不动花香了
她的话更像一颗软糖,更叫我迷恋了

那一年,所有的花用的都是旧颜色
雷同,但一点也不让人厌倦
春天啊春天,今年的春天好过往年




《风吹》

风吹,刚写下的两行诗开始摇晃
窗前的树叶,拍打着韵脚
我握笔的手指突然有了开花的欲望

风吹,风从南边吹来,有江南的一点湿润
有一些越剧评弹的酥软,不等我从风中
拽出那条苏绣的纱巾,她已经走远

风吹,山雀子的小曲更明净更婉转了
一朵野花给另一朵野花悄悄递过去体温
我突然产生了拥抱住春天的冲动



----以上发表于《蓝布衣诗刊》








唐朝小雨,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青年作家》、《滹沱河畔》、《诗神》、《河北文学》、《飞天》、《太行文学》、《青春》《新文学》、《诗》等报刊。

联系地址--河北省平山县城南小区27号冯静辉

邮编--050400

电话--13930488688

邮箱----psxfjhui@sina.cn
返回页首 向下
 
唐朝小雨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