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到页面 : 1, 2, 3  下一步
作者留言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5, 17:12

辛苦各位斑竹,所选稿子可以集中贴在此处,以免占用论坛置顶空间,也便于朋友们交流。


请版主们精选推荐,注意量,版面有限,尽量优中优。

另外说明一下,斑竹们可以将自己所选稿子存放在论坛版主专门存放稿件处,可以不集中贴在这里,同时请注意自己所选稿子不要已被其他版主推荐重复选。


由阑珊也于2011-11-13, 23:21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5, 17:14


骑驴回唐朝的诗



《从裸体开始》

从裸体开始
去适应衣裹

从裸体开始
去适应罗网

从裸体开始
去适应饥饿

从裸体开始
去适应裸体

《表达》

花蕊长出火焰
火焰
燃起黑蝴蝶
黑蝴蝶带着相思病
传染了
一个国家

返回页首 向下
金指尖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224
积分 : 270
注册日期 : 10-12-31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6, 22:13

[b]在深夜中等我的人[/b]

水湄

在深夜中等我的人
黑暗的房子里,他暗哑的眼神那么深
比羊齿叶下,秋天埋葬的塔尖还要深

一轮巨大的明月,好像一张网
对我张开—
他深沉的嘴巴,是肉色罂粟,是初恋者的姓氏

注定我是要回去的
触摸着土地和石块
穿过秘密植物噙着的雷鸣
地质煤层中的黑
洞穴里的夜莺和玫瑰
眼泪的遗产,时间的血

最后到我自己生命中
与梦一起落到它下面的
一场已疲倦殆尽的春天

[b]推荐一首,第一小节意象奇特,第二小节新颖出彩,第三节也不错[/b]


推荐几个,组诗选四,供主编参考

[b]村庄低处(组诗)[/b]
富永杰


2 玉米

在风中,总有呐喊者
在刷刷作响的摇晃中,总有坚定的根
在田地里,总有金黄的色彩
金黄的孤独、痴迷、追求
总有细小的疼痛,挣扎、沉默 也许
在风中
我不如一根野草了解的多
在雨中,总有泥泞
总有独立,总有骨子里的气质
镰刀亲近,听不到哭泣
在下中,总有金黄挂起、金黄落下
总有把金黄当作养家糊口的人
总有被永不消失的信念扶起来的身体
总有人在秋天。
坐下来 挑走不属于金黄的一类 磨成面
送到牛肚子里去

6向晚

刚一低头
像找到了温暖
她抱紧柴火
塞到炕中,白白的烟雾飘起
村口聚满了人
做针线的、吹牛的一拥而上
那些汗水交织的男人
比最后一缕暮光高大美丽,晚饭后
偶尔抡起粗造的手与乡邻划划拳
低价的酒
渐渐醉倒了这夜,这夜
远比他们身体健康强壮
他们不懂的高雅
甚至追求一次奢侈
对那些高贵毫不在意
只知道每逢过节,几个人团坐在一起
开着门吆喝


8西墙

在屋檐下,我突然抬起头
看见了裂缝的西墙,它像我的父亲
一直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挺着

雨后,我看见父亲蹲在西墙边颤动
他盯着我,像一个混合体
我已分不清他站着还是坐着
我已分不清他是墙还是躯体
如同我不敢看他的脸庞、眼睛、腰杆
不敢看他们各自内心的归宿与去向
如同我不敢抬头看西墙一样

11命运

无法入地,接受大地的恩赐
此刻,浓黑趟过金黄
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创伤
多下了几天雨,就是农人们的命运
泥水践踏,玉米生病
逃不回家
就想一只牛,把孤独、向往
印在瓦片上

秋水越拉越长,矿工
越走越深,另一种命运蔓延

大地恩赐的,有惊又喜
是谁,主持着
这场丰富而惊颤的局面


[b][b]低处的背影[/b](组诗)

文/陈建正[/b]
[b]黄昏,割芦苇的人[/b]

一只酡红的球落到了枯枯的苇杆上
把雪白的芦花映红了
他已经很老了,戴着黑色鸭舌帽
有一缕白发溜出耳边,他不知道
青布上衣被洗白了一点,解放球鞋踩在水里
把汪汪的水,踩起一朵朵花
他的瘦影在水里跳起了舞

他对着不安静的河水发了一会呆,我看到
他小心地弯下腰,割下一把芦苇
直起腰杆,腰有点驼了
他用手在后背捶了捶
炊烟在不远处升起,有人喊他回家
他没听见
苇叶偷偷扰他一下黑方脸,他想起了什么
继续向前,把芦苇一片片割倒,一捆捆扛上肩
轻松地背上回家的路

[b]卖糖葫芦的老人[/b]

他戴着鸭舌帽,鞠躬着瘦腰
站在路边的杂草里,像一棵蜡黄的秋草
红艳艳的糖葫芦, 被举在矮矮的身体之上
像一朵朵开得很旺的花

来人时,“买一支糖葫芦吧!”
声音很小,轻咳了一声
刻满风霜的脸瘪得通红

我经过时,“买一支糖葫芦吧!”
他小心地抓住我
女友说:“不买,脏!”
“不脏的,孩子!”他说
女友拉着我就走
他用慈祥的目光望着我们
一点点离去

[b]进城的农民工[/b]

他们背着什么,鼓鼓囊囊的编织袋
有点重,走路都很吃力

他们踩着薄雾,渐行的影子
迈过飘零的风,像一群不速之客
闯入还在睡梦中的城市

路上没有行人和车子,他们一改往日的羞涩
把头仰起,不停地抽烟,大声说着话

像我多年前在乡下遇见的一株株草
外表朴素,简单得有点脏而乱,携带着泥土味
裹满疼痛的伤,内心却
忽闪着幸福的光亮

[b]母 亲[/b]

大年三十下午,母亲一个人
坐在门口
微暗的太阳光,裹住她
蜷缩的身体
扎了八十五天吊针的手
无力地伸过来
把两张一百的钞票
揉进我手心
正月初二,你二舅来了
以你的名义给他
我这次生大病多亏他去医院看我
我不肯收
她哪来的这些钱
她看病的一万多块还是我们兄妹凑的

晚上,
父亲在忙着敬财神
母亲坐在床边
听到我和我媳妇的声音
她扶住墙,一点点站起病腿
把我媳妇一把拽了过去
偷偷塞给她两张一百
这是给你的压岁钱
你好多年没回来了

我和我媳妇说什么都不收
把钱又塞进了她的口袋
她生气了
板起瘪下去的脸
枯树皮的手,擦痛了
我和我媳妇的手
这是给你怀里孩子的
望着皱巴巴还带着她体温的钱
我心里一阵阵发酸


[b]麦地里的父亲[/b]

南来的风,把依在门边抽烟
想心事的父亲,一下子吹到了
屋后大大的麦地里。暖暖的风
一个劲地吹,把父亲吹到了东
又吹到了西
随着青青的麦浪一起一伏
父亲把瘦高个子弯成了下弦月
一次次拔去麦中的稗草
父亲再把腰弯一点点,他白胡子的脸
就贴着麦子了,就扎着饱满的麦粒了

我和哥哥在城里闻见家乡的麦香了
看见矮矮炊烟升起的地方,父亲弯腰
在麦地里拔稗草的身影了
父亲用那双粗大的拔稗草的手
把我们从乡下,从祖祖辈辈的麦地里
一点点扶到了一千里之外
就像扶起一根根麦子一样,十几年来
在城市的二十几层高楼里,我和哥哥
把做父亲手心里那根麦子的想法
一而再地长高,却怎么也长不到
父亲拔稗草的那块麦地里


由金指尖于2011-10-27, 22:48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blog.sina.com.cn/ngzjb
北溪高羽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708
积分 : 793
注册日期 : 11-02-12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7, 17:57

幻灭之一

——阿明

1
她努力的凿开,掏空夜晚的树心
田野穿过暗道。在我的灯下
这个旧城,呼吸零碎
我用刀具反复搬运被盗的天空
水滴和满目的残余,飞起来
不止一次,落向她莫名的驱赶
山峰向她靠近,寂寥总会开始
剩下的,只是皮囊里传来的回音

2
这些等待,我们都在同一个地点
把火焰放在盘子里,喘息的黑洞
踩出反射的光线。白色无处不在
我们轮廓清晰,找到屋脊上的支架
桥上风起云涌,她看着
一件满怀怅然的环形武器
被黑暗重新湮没。我们一起背叛
像残骸,在幻灭的同时发出金属的光

3
夜晚,最后一段抒情,炉火开始退避
我光洁的浮在她的翻阅声里
空间缩到最小,我们奇异的生存
听她朗读,说出河流断裂的秘密
我是可以飞翔的,在水底融化岩层
倒悬着孵化每一处星光熠熠的结束
“珍藏颓废之剑,在血里滴下一滴血”
她打开头颅,风雨狂躁地舞蹈

4
子时关闭两扇草木覆盖的门
她从街市的中央放出硕大的孤独
我们安享于红色,那些如期而至的沟壑
湍急,并且裸露着。浩荡来的如此汹涌
“只是初生掩盖死亡的真实,
巨大的会吞掉无助的病体,她舍弃我们”
睡在麋鹿锈蚀的门环上
这个世界挣扎着从我们身体里经过

5
昆虫围在四周,以嗜血的方式进食
她们直抵消散。亡者适从,咬住恐惧的眼睛
一些水蛭,在水草的表面轻唱
这个时代的哀歌,那具行走的尸体
和浮躁,在暗香涌动的果园
“我们连着过去,绳索经历三千煎熬”
头颈在脚下,乌黑的翅膀
我听到无奈的哭声。她们正在分娩

万世长青:

《大道河的山》

除了种地和生活 除了鸟群和时间
这些是应有的高度
女人是一方面 粮食是另一方面
特别是看不清的那些 一直存在着
一直与这里的气候有关 包括天空 铁的隐喻

为此 守山的人在泥土里失足
为此 我的同龄人要处出打工
剩下砍柴烧的野山楂 剩下老人和孩子
以及石头 搬不动的水缸和道路一样 没有另一种解释

我在想 是什么在困惑着乡亲们
海拔 阳光和雨水 这些是山的性格
这些让我越走越远 父母 梦里的青草一直在生长
一直陪着马夫 生活着 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


《秋天的约定》

我所预感的生活 它应该正经过秋天
向征干草在等待一场火 或者是某个人
再过二十年 三十年 还有些想法可以继续
可以让经过身边的风经过回忆 然后是路 和远方

这时 我还得准备抽出双手
准备一些水和干粮 清数落叶和日子
一个人静下来值得交代 值得为一匹马活着

该种的已经种了 该收的也将得到回收
土地上 一直与我有关的事物 在慢慢柔软下来
锄头是我的 一把黄土也是我的
等到老的一天 还可以得到老屋的原谅
还可以收到回信 和阳光一起走动着 或者是静默着

这是我所想要的 人到中年 一把镰刀越磨越亮
和泥土近了 铁开始慢慢脱落 这也应该感谢
至少大巴山里最后的村庄在等我 一只蚂蚁也在等我

涅槃:意义之门

作者:章治萍


1

蓦然,残忍之响撞入缜密的诗笺
那些陌生而时常感冒的词汇
鲜活,但不顾荣辱。我们议论的国之传统
在尊严拂拭生死的刹那,变得具体
却不能辩认。于是,溅飞的血肉之涅槃
变得熟悉,却再也叫不起孱弱的姓名

2

危险蛰伏在岁月的中央。某种灿烂隐蕴在祈祷之庙
一些缄默的神仙心存感激与警惕,却逃避不掉四分五裂
还有某种思想烘烤着罪恣的光芒,那些接受洗礼
仿佛涅槃的生灵,从最嫩的一株草
到最老的一块石,决无高歌的时机吗

我想传统就是这样。光芒所至
匍匐的依然匍匐,佝偻的依然佝偻
它们却与涅槃无关:
它们都活过
它们都将死过

3

天穹在滴尽泪珠之前
往往将岁月撕成一道道记忆的伤口
就像极远处射来的暗箭
常常将一个个日子扎出鲜血
原本简简单单的生活
变得复杂而仇恨相加
变得陌生而不堪回首

于是我们渴望涅槃
那种和谐到极至的温暖
仿佛拈手可得
却万复不劫
——我们乞哀告怜的结果
总被消灭在宽容的天堂

4

我并不知道意义之门占据在何方
更不知道生命之路生长在何地
我只知道它们不能轻易地从天而降
更不能轻松地跃渡人为的悬壁
虽然岁月亦步亦趋,却从来
没有在灾祸中从谏如流

我知道,它们在实践中
铭记着最后的真理:一生的罪恣
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患上
一世难以痊愈的病


返回页首 向下
玉冰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2
积分 : 193
注册日期 : 10-11-05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8, 09:57

代沟(外6首) ●余燕双


◎代沟

他说:他要见马克思了
我说:一个大胡子的德国人
有什么好看




◎赶路

30年来
你们填鸭子一样
填进来的历史
和960万平方公里的河山让我胃痛
今天我要把它倒出来
清空。然后回到油菜花里
只带小颗
你嘴边的小黑痣
赶路



推荐二首小诗,请审!
返回页首 向下
北溪高羽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708
积分 : 793
注册日期 : 11-02-12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8, 18:32

《雪地里写字的老人》
——玉冰

街头。雪花飞舞。
团结路像一张空白的宣纸

一位躬腰驼背的老人
手提一支粗大的毛笔
在商铺前的水泥台阶上
写下一个老人的黄昏

他脚步挪动的姿势
怎么看都像
像一幅水墨的行书
返回页首 向下
默写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132
积分 : 245
注册日期 : 11-09-17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9, 18:23

在你的生日 一个农民带领十万只虫鸣为你歌唱(六首)



作者 唐朝小雨




祖国 请允许我

以一个农民的方式赞美你

我站在泥土上两脚泥巴

泥土是我的江山我多么富有

高粱玉米稻谷棉花都是我的子民

在你的生日我带领他们向你致敬

河流是清澈的 鸟鸣是鲜活的

炊烟是芳香的 村庄是安谧的

鸡叫狗吠是亲切的

驴喊牛哞是热情的

乡亲邻居们又是多么相亲和睦

小村把这个迷人的秋天献给你

把满山金黄的野菊花献给你

天空多么高远 景色多么漂亮

阳光种满山峦 温暖长满村庄

啊 你好 魂牵梦绕的祖国

在你的生日 一个农民

带领十万只虫鸣为你歌唱





//连最后奋不顾身的蝉鸣也要一网打尽


玉米是秋天的成名作 此刻
正在无边的秋色里招摇 暗香浮动
秋虫们窃窃私语 谈论着收成
镰刀们跃跃欲试 胸有成竹
早已把日子握在手里
一声长长的牛哞把太阳咳成黄昏
风中的炊烟伸长脖子眺望牧归的儿童
如果我说这个秋天是惊心动魄的
你信不信 乡村已经撒开大网
连最后奋不顾身的蝉鸣也要一网打尽






//怎么也走不出这个迷人的秋天



站在乡村的立场上

我看见秋风的脚尖踩过稻田

让成熟的民谚和方言

在甜蜜中有一丝丝疼痛

金黄的稻穗火红的高粱

把善良的憧憬举过头顶

豆荚禁不住阳光的诱惑

在正午时分吐出金子般的情话

让多嘴的秋虫传来传去

红薯在地底下悄悄地膨胀

老蝉在枝头孤注一掷地唱歌

这是个有声有色的秋天

每一棵庄稼都是幸福的

每一棵草木都是幸福的

仿佛一夜之间幸福就弥漫了整个村庄

此刻我的诗歌也被巨大的幸福传染

一双双韵脚流连忘返一步三回头

怎么也走不出这个迷人的秋天







//记住谷子的谦虚和善良




站在一片成熟的谷地边

双手托起沉甸甸的谷穗

这狼尾巴一般长的谷穗

饱满 瓷实 秋风徐徐吹过

那么香 沁人心脾的香

弯腰低头 充满对土地的感恩

并向每一个路人 每一只麻雀

每一缕过往的风 致以敬意

拿起镰刀 用手指拭了拭锋刃

开镰之前我觉得很有必要

在心里记下谷子的谦虚和善良





//母亲的幸福

院子小小的 围着篱笆

牵牛花吹吹打打闹得正欢

丝瓜在架上摇晃着小胳膊

像调皮的弟弟在打秋千

这是傍晚 母亲踮着小脚

择一把豆角切两根萝卜

点燃徐徐袅袅的炊烟

小花狗在灶坑叼她的衣角

鸡雏们在梨树下喳喳着刨食

多么温馨多么温暖的小院

这小小的幸福属于母亲

待会儿弟妹几个围满石桌

她会给每人盛一碗稠稠的幸福

留一碗稀的幸福给自己

稀的幸福像一面镜子

照着母亲的白发皱纹还有笑脸

照着秋意弥漫的家园




//把心里的满足美美地痛快地咳出来



蝉声一天天凉了 凉成了如水月色

该是把秋天接回家的时候了

我和父亲起早贪黑 一车一车把

熟透的秋天拉回家里

谷子黄豆高粱芝麻晾晒在场院

任秋天的香气弥漫到它想去的

每一个角落 剥了皮的玉米

扛到房上笼起来像个碉堡

霸气十足地俯视着村庄

这时候我便学着父亲的样子

捏上一撮烟叶卷一支小喇叭

使劲抽上几口 故意憋出一出来连串咳嗽

把心里的满足美美地痛快地咳 出来





返回页首 向下
北溪高羽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708
积分 : 793
注册日期 : 11-02-12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29, 23:11

依依草:

《孤鸿》

再也不在秋天里清谈忧伤
不谈你的不辞而别
不谈风满衣袖的渡口
不谈孤帆远影碧空尽
不谈唯见长江天际流

我注定是那只单飞的鸿雁
三千里之外的一瞥雁影
会划伤了谁的秋天
那些鲜红如血的晚霞
如此灿烂

假如 我真的飞不过沧海
那么就让我血流成河
去喂养飞舞在春天里的蝴蝶
将我今秋隐藏的心事
告诉每一朵盛开的百合

今夜
先让我栖息在黄昏里
静静地酝酿一首
与秋天有关的死亡之歌

返回页首 向下
北溪高羽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708
积分 : 793
注册日期 : 11-02-12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30, 21:15

富永杰:

2 像我这样的人

突然间,那些美好的回忆

在转换中,在蠕动的春天

囚犯一般,而我

忽然像是走上广场而无法歌唱的雕塑



那固定起来的微笑,美好的年华

早已铺好的路

不仅仅是路,而是比小路更细的绳索

用一瞬间给你做好蓝图

然后在另一瞬间,以分数

让你我,沉默于生活


3这一生


坐上这把椅子,一个人像极了一群人

一个来回,像极了一生的来回

这一生,你别想把规矩

分裂起来,把习惯放大起来

把一个你从监狱里

释放出来

返回页首 向下
金指尖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224
积分 : 270
注册日期 : 10-12-31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30, 23:13

琪轩的诗

作者:琪轩

迁徙

当一片秋,落在蚂蚁的脚前
迁徙的时间到了
我必须离开,留下一头长发
还有那把旧桃木梳子

蚊蝇,吐出胶水一类的东西
门窗是网状的,我只需钻出蚊帐
在路口,树叶也是陌生的面孔

风从西北吹来
并不冷
散开的雾
把眼睛还给眼睛

影像

为了能看清你的脸
我每天在庭院磨那块铜镜

碎屑飞溅,墙壁长满了眼睛
我躲进房间,一伸手
却摸到冬天的边缘

炉火正旺,我还在小窗前梳妆
菊花,篱笆,还有你我
都影影绰绰
火光把一切变得如此相像


午夜书简

夜,等在帐外,等在焦急之内
谁在一丈之外的领地上,燃起箫声
红烛流泪,我不会为你哭泣
楚歌围出城堡,为最真实的爱遮风挡雨
河水悠悠,载走各色船只
而我,是吊在你颈间的码头
我虽不胜酒力,今夜愿为你喝下满目疮痍
零乱的书简,拓印历史的小小片段
千年过后,你仍是我心中的英雄
——西楚霸王


重返秋天

背着画板,走街串巷
一扇雕花木门外
终于褪去一身潮湿
枕着牵牛花的手臂,入睡

月光青睐雏菊,雏菊暗恋你
从远处移走你的眼神
这样,我们就可以重逢
或许在某根琴弦的末端

默不作声素描你的样子
然后,原路返回
很多东西需要嚼碎
我只吞下了一小部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blog.sina.com.cn/ngzjb
吴良恺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1267
积分 : 1326
注册日期 : 11-03-31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31, 10:35

吴良恺十月份推荐帖

《腰间挂刀的人》
廖淮光

那个腰间挂着刀的人,
卷起旋风。

我们都躲闪了。
他腰间晃动的刀;
很远了,看上去像一只猫咪的尾巴。

有人笑着说,
那人不带酒气,面若桃花,
不像去杀人。

可我始终不明白,
光天化日,人来人往。
他为什么不把锋利的铁收回肋骨了。


《达赉糊很小》
康立春

达赉糊很小
只有我巴掌那么大
我攥上拳
它在手心里出汗

达赉糊很小
只有我眼神那么大
东张西望
就能圈进来

达赉糊很小
只有我嘴那么大
喊一声
准能震碎许多水珠

达赉糊很小
我的脑仁那么大
左思右想
它就汇入心海


《诗歌私密性现象初探》
文/秦时月

我这里所说的诗歌私密性,并不是说诗人所写私密性诗歌不让读者来看来评,而是指诗人在写作此类诗歌时个人情感的私密性。私密性诗歌的突出特征就是,侧重于个人情感的寄物抒怀和低吟浅唱,甚至爱恨情仇,与社会公众生活渐渐走远,这是不是一种正常现象?笔者认为,任何一种现象的出现必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和必要性,故于此,对其现象作些探讨,旨在抛砖引玉。
一、诗歌私密性现象的背景。
任何一种现象的出现,都有其现实背景,诗歌私密性现象也是如此。
一是当今社会已进入市场经济时代,人们对于财富的追逐和攀比超过了任何时候,拜金主义的盛行,使人们的心情变得活跃起来、浮躁起来,这并不能责怪我们的社会公众,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子女教育、养老、医疗、住房等高额费用的支出,没有尽可能多的个人财富的累积,现今日常生活会捉襟见肘,未来生活根本就无法保障,如此能责怪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功利、势利和逐利吗?需要就是合理的。 二是现实生活的浮躁,使一部分不愿随波逐流、而又憎恨鞭挞无果的诗人们不得不躲进小楼成一统,由此写出一些寄物伤怀的分行文字来,一方面可使诗人们的心情得到须臾的释放和些许的满足。另一方面,又有了“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不同凡响,这也是诗歌私密性现象盛行的直接诱因,实属无力回天之为。 三是整个社会氛围的影响。关于诗歌的历史起源和存在价值,以及对人类社会所作的特殊贡献这是早有定论和有口皆碑的。要说我们的国家不重视诗人和诗歌的发展也是失之偏颇的,国家设立了专门的诗歌奖项,还有那么多的官刊可供诗人们发表作品,看起来诗歌从群体到载体貌似繁荣了,其实不然,真正最可怜的文学样式还是我们的诗歌,在官刊上只占那么少的版面,稿酬标准又十分的令人难堪,诗人在社会难以得到普遍完全的尊重,有时还被视作为另类,诗人的心本来就是十分脆弱和敏感的,如此不公的待遇就会使我们的诗人们变得更加神经兮兮起来,有什么样的土地就会种出什么样的庄稼,种上什么样的庄稼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子,这既是良性循环,也是恶性循环。
二、诗歌私密性现象的是与非。
诗人在如此社会生态下,转向以个人私密性情感的抒发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谁想逆转恐怕也难以凑效。那么,诗歌私密性现象到底是该推崇还是该纠正呢?
首先,要申明的是:存在就是合理的,存在就是需要的,存在就是有市场的,简单地评价诗歌私密性现象好与不好都是片面武断的。有需要、有市场的东西,就要允许其生产,任何的抵制、棒杀都会徒劳无果。这既是现实,也是规律。
其次,诗歌的私密性现象源远流长,从《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现代众多的以描写诗人私密情感的优秀诗篇,就充分说明了私密性诗歌具有不可竭止的历史发展性,从而也奠定了诗歌在人类文学发展史上的杰出地位,为人类灿烂文化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功不可没。再次,诗歌私密性现象看起来是诗人自己的事、无关痛痒的事,甚至是些风花雪月的事,但若干个人的事、无关痛痒的事、风花雪月的事汇集起来就变成了大家的事、社会的事。因为,诗人也是社会公众的一分子,若干个一分子集合起来就成了很大的群体,若干私密性的东西集合一起就不再只有私密性了,而就成了公共化了,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引导和疏导的事情吗?诗人由诗歌私密性始,还得以诗歌社会化终。诗人在诗歌私密性的同时,还得有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应有的担当和责任感,这就要求我们的诗人们要经常深入社会生活,推开门窗,走到户外,到大千世界去,到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去,海纳百川,兼蓄并收,去伪存真,由表及里,这才是保持诗歌基业常青的不二法门。
三、私密化诗歌的艺术性问题。
由于私密性诗歌源于心,发乎情,又不受任何的清规戒律的束缚,诗人在创作时就很放得开,我手写我心,所以就有很多的私密性诗歌写得很动人,甚至成为经典,被人们广泛传诵,从而为诗歌艺术的进一步探索和提高提供了成功的范例和很好的借鉴,这也是私密性诗歌之所以受到广泛青睐的原因之一。私密性诗歌在其诗歌元素和内核的把握上整体来看质量是上乘的,应予以充分肯定。


《在深山》
杨斌

听见羊声
四肢长出干净葱郁的草
听见溪流
白云俯身喂养鱼儿
青苔、松鼠、野花
各忙各的活儿

时光多美
陈列目之所极
四处招展经幡
长不成一棵树
就长成一株草
静候一只七星瓢虫的到来


《爱的残缺》
苏堤春晓

有种痛,根植在生命里
注定今生今世无法说出
心中的想和你的重叠
一滴水与另一滴水的融合

我为这样的过程,惋惜
我是投入的,你是真情的
你密如蛛网般的爱
令我小心翼翼,让我窒息

一生的时光,不算短
也不算长。我陪伴你的岁月
不够丰饶,也不能重来
爱你,我爱的残缺


《我的内心是一部水浒》
苏堤春晓

表面,我是未上梁山的教头
内心,已是一部人欢马叫的水浒
平庸的王朝,高俅当斩立决
徽钦二帝合该流放边塞。尔后
横刀立马,杀尽天下所有的童贯
蔡京。生辰纲分给李鬼
李逵他娘。并为李师师、潘金莲
树碑立传,恢复名誉


《一些人在渡口等待过河》
姜华

现在我这样叙述
道路被水隔断 前途渺茫
渡口 成为许多人的宿命
过来了 又过去
出去了 又回来
就像这条河 几千年来
已记不清多少迎来送往 离合悲欢

还有一段恋情 被河流切断
女孩扑向河水的身姿 像一只蝴蝶起舞
那时 父亲站在船上
我坐在岸上
许多年后 我坐在船上
儿子站在岸上


《秋深了》
杨斌

菊花探过矮墙时
眼里的江山
被一枚高枝上的柿子挂着

那个系好木船的人转身
黄的苇
白的絮
随风起伏

一只站在篱笆上的麻雀
帮母亲数点完归家的牛羊
父亲已把农具擦净
一件一件挂在屋檐下的木板壁上


《夜雨》
子在川上曰

1
雨奔跑在
多年前的窗外。

打开窗,
那片滑落的落叶。

2
在一滴雨中打坐。
在另一滴雨中与你偶遇。
那片落叶已远。

3
这夜。这雨。
从清瘦的竹枝上,
从肥大的芭蕉树叶上,
从某本书里,
从某声叹息里,
从某个人的眼角里,
从一闪而逝的时间里,


... ...
锈了红尘,绿了梦境。

4
那滴雨,曾经
丰满了无数娇艳的花朵。

现在,她的身上
长满了柔软的苔藓。

5
滴 ......
哒 ......

尘埃落定。

6
那只蝴蝶飞过了这场雨,
却飞不过自己的梦,
飞不过壁钟的滴答声。

7
穿过这场雨,
穿过我自己。


《在深夜中等我的人》
水湄

在深夜中等我的人
黑暗的房子里,他暗哑的眼神那么深
比羊齿叶下,秋天埋葬的塔尖还要深

一轮巨大的明月,好像一张网
对我张开—
他深沉的嘴巴,是肉色罂粟,是初恋者的姓氏

注定我是要回去的
触摸着土地和石块
穿过秘密植物噙着的雷鸣
地质煤层中的黑
洞穴里的夜莺和玫瑰
眼泪的遗产,时间的血

最后到我自己生命中
与梦一起落到它下面的
一场已疲倦殆尽的春天


《芭 蕉 树》
徐佃龙

为什么还要站在那里
要在烈日下固执的翘首远方
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变成许多宽大的叶子
如今只剩下一颗心
被深深的裹在树干里
你在烈日下翘首远眺
而远去的星光
如同昨夜的一场细雨
悄悄地将你湿润


《今夜》
杨斌

滇东以北的乌蒙山中,星光稀少
牧羊人离去的篝火上,风忽明忽暗地吹
山脚下,河流穿过稻田绕过村庄
有人举着火把驾着马车将患病的亲人送向远方县城
东一声西一声的犬吠沉寂后,灯火渐次熄灭
投宿的旅人又绕过篱笆敲响村边的木门
酸汤面一碗,腊肉一碟,米酒半壶
你谈你的江湖险恶,我说我的年成好坏
同被世风吹拂
怜惜与离合或悲欢,却各有各的不同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31, 15:27

李斌平的诗



《桃 园》

---给洱洱


通往桃园的小路
铺满 尘世的落叶

浅浅的积水
仿佛偈语

而你的背影
人间

一朵桃花
岁月静好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0-31, 15:31

余燕双的诗

《这些影子》

天黑了
隐约中看见爷爷的晒谷场
有许多影子
像逝去的乡亲
倒挂在一棵梧桐树上

树皮剥光了
没有鸟的鸣叫
风刮过大部分掉下来砸到我身上
没有血,没有喊痛
有些继续挂着
晃来晃去晃了一甲子多
我吹起口哨
壮胆
返回页首 向下
玉冰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2
积分 : 193
注册日期 : 10-11-05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1, 15:32

这个秋天泛起金黄
   秋色寒烟
  
对着一片落叶反复说秋天
  说远去的童年
  说一朵野菊花的愿望
  它们只想让秋天泛起金黄
  季节老了,像遍野谷穗
  弯下沧桑的脊背
  一遍遍默数光阴枝头上
  为数不多的流年
  
  她喜欢将大地背在身上
  把身影打扮得和叶子一样
  斑驳,枯黄
  不,其实她
  比叶子充满活力
  昨夜,她还化作颗颗谷粒
  殷实了我的梦境

这一首不错,提给斑主审!推一下!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1, 18:29

杨斌的诗


《马摆河谷的黄昏》

野花香里,蜂蝶的翅膀
轻颤羊群啃食青草的余骚

一只鹰,钉子般悬挂几朵
任风摇来摆去的云

夕阳,从身旁的浅湾挥毫
两列相对的青山,红光遍染

清澈的河水绕过足裸,配合隐藏在
田野的千万架鼓琴,淘洗岁月的空灵

那轮冉现的明月,滴水般的文字
一字一行打印着我心田的稿笺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1, 22:31

赖咸院的诗

《冥冥细雨来》

走在江边,冥冥细雨来
我越走越远的脚步,突然迸发出
稻穗一样,腾升的火焰

长江,从唐诗中走出
从细雨中走出,藏在衣袖里
一生的艰辛,缭绕在眼前的景象
就像一场雨,它绝对不是在地面上
独自滑行,它是在广袤天地间
四处播撒,长满牵挂的
骨骼里,以一个孤独的行者
从长江头,走到长江尾
雨多柔情,雨多思念
这些撒在长江里,注定的姻缘
深入江水,深入骨髓,也深入灵魂
把长江的疼痛,以朦胧的形式
飘成一幅绝世巨画。祖辈走过的道路
如今,细雨也同样走过

从此,一个人在江边行走
我怀揣激荡的心,那些熟悉的,或者
陌生的脚印,化作冥冥细雨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1, 23:01


秋色寒烟的诗

《桉树林里的那个人不在了》

今晚,伤悲像桉树流出的汁液
浇灌身心
我不如一棵小草,和心上人盘根错节
不如一片叶子,被你紧攥
路过就路过了,不要将沉香带去
我背靠的天堂仅此而已

关于林间往事,只当我是枯黄的枝桠吧
阳光投射满地阴影
覆盖我的思维,甚至所有感情
桉树林里的那个人不在了
像虚无的空气
我看不见啊,也摸不着

太疲惫了!请允许我在密林深处
站成桉树的模样,孤独地守望
黎明前的霞光穿透肺腑
为我带来鸟鸣、清风和晨曦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1, 23:46



王建波的诗

《黑点》

这么多的黑点
像蚂蚁一样
蠕动在一条细长的线上

这么多的黑点
默默的活着
竟像死去的空气可有可无

白天或黑夜
抱着灵魂当面包吃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2, 00:41

金指尖的诗

《远方的箫音》

远远的
箫音从高原上醒来
被美人鱼枕过的西北风
路过西南之西
成为一河三月的桃花水
水里浸着半只月亮

《死者的幻想》

终于一个人
独立构成一个世界
世界还活着
你却已经停止呼吸
你以一个死者的头颅想象——
山用什么来堆积
水用什么来流淌
风用什么来吹拂

《尘埃》

在噪音尖啸之上
把目光填满
把鼻孔填满
把呼吸道和肺填满
一幢幢大楼拔地而起
筑起一座座欢城
一群群工人无声倒下
筑起一座座伤城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2, 11:00

亿华的诗


《树底下的树》

果子从树上掉下来。
树的身旁,长了一些小树。
小树的身旁,又长了一些小树

后来小树,就不断地长远了。
其实当初,最近的那一棵小树
长成另外的一棵树的时候
它不是长成了一棵树,而是
刀子,切开了血,和肉


《一幅图画》

农民一般不懂得画画。
稻草人却是农民,艺术的杰作。
构思的过程,可以

这样简单地推测:鸟雀
最害怕的,是荷锄的农民
以及他们那双勤劳挥舞的手

这就足够了。茅塞
顿开的农民,天才般地
依样画葫芦地造出了他们的稻草人。我们

向着田野一眼望去,农民
与稻草人,它们的主要区别是,农民
可以在风雨中走来走去,而稻草人
站在原地不能动



《盼望有雪的归程》

空空荡荡的穿越,只剩下往昔
蜷缩在故园的墙角。路途上的花朵是蜜蜂的。
路途上的树木再葱郁,也葱郁不出
故乡炊烟下,弥散乡音的鸟鸣

浪迹的路途。爱情匿迹了四十年。
我依然徘徊在这个,霜降之后冷雾里。
行囊中的汉字一个个,大多都沾满
故园的小河,流动的水声。而河流无法掉头。
一年一年,我只能盼望,我寒冬的
回归,有雪,拥着我孤单的归程



由阑珊也于2011-11-05, 17:43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阑珊也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648
积分 : 721
注册日期 : 11-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2, 15:48

十五岚的诗
  
  
  《落雪》
  
  我一瘦再瘦,瘦进一滴水
  再经过一场霜,你住的小房子
  六个檐角上早已挂满了风
  
  我想我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之前
  马蹄下踩死过的雷,无数的河流与沼泽
  最后的一鞭,加快了赶赴天涯的命运
  
  我跌倒在一场淤青中,刻骨的触角
  结满了相思,有暗香盈袖的,有白而透明的
  我分不出它们坐落的时间,像樱花
  也像梅。苍茫的香郁,只为了你这尊神
  
  来吧!落雪,剑或者王冠
  在我收复的江山,匍匐,以及挂在唇上的誓约
  你一直是我的,甚至不属于任何的繁星
  
 
返回页首 向下
亿华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219
积分 : 237
注册日期 : 11-11-01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3, 13:34

来学习。
返回页首 向下
杨斌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320
积分 : 416
注册日期 : 11-04-24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5, 10:21

《一个小女孩在火车道边睡着了》
左岸

一个小女孩在火车道边睡着了
像一只跑累的小猫
大姆脚趾伸进了野花的窗户里

本想去寻找在城里打工的妈妈
不知怎么就困了,一位道工从夕阳里
钻出来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
他的耳朵被火车汽笛声咬了一下
返回页首 向下
松山居士
金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174
积分 : 295
注册日期 : 11-09-30
年龄 : 54
地点 : 安徽省舒城县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5, 13:26

《秋念》
作者:依依草

我还未来得及喊出你的名字
秋天就落在了我唇瓣上
飘过的一枚枫叶
涂红了你的双唇
我硬硬地将你咽了回去

既然你必须归去
既然我无法挽留
那么,就让你冰冷的名字住进我心
每天,我手捧《诗经》默念蒹葭
用你最喜欢的方式
温热你冰冷的名字

然后,静坐在秋高气爽的午后
泡一杯金黄的菊花茶
想那些与你有关的浮浮沉沉的情节
抑或
什么也不去想
只是失神地看着一朵飘来又飘走的云

推荐语:走进不容易,走出更不容易。情感饱满、委婉。
返回页首 向下
松山居士
金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174
积分 : 295
注册日期 : 11-09-30
年龄 : 54
地点 : 安徽省舒城县

帖子主题: 回复: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2011-11-05, 13:29

《从枪管里逃出一匹旧马》
作者:左岸

  《消失》
  
  我们每天都在消失,无论白天或黑夜
  你会看见落日如一块石头
  砸进泥土为它准备好的墓床
  河认定雪是它的木乃伊,除了风
  我相信还有别的东西,不断敲我们的门
  
  世界是一场巨大的告别演出
  所有的活动都是最后一次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副隐形的翅膀
  被什么操纵着,必须飞翔
  抵达另一种物质。在这之前
  战争与和平依旧是我的左右手
  
  
  
  
  
  
  《从枪管里逃出一匹旧马》
  
  没有火药味的喂养,已经变得瘦骨嶙峋
  当年背负子弹逐廘中原的场面
  早已被风沙掩埋。嘶鸣被什么遗忘了
  它决定逃出去,寻找枪的主人
  
  包括一座城池,都不愿把老八路的死讯
  告诉它,一旦它从我们身边经过
  只想把最阳光的空间让出来
  
  
  
  
  《中年定义》
  
  不幸堆积了年龄,我已感觉了丘陵的存在
  谁人身体里没有细菌,免疫力时刻在做一些
  我们不经意的事情,让我从容面对
  你会发现蝌蚪愈来愈像青蛙
  树与水的关系,很难辩认谁是谁的躯壳
  
  如果你需要,我会随时从兜里掏出一把苍凉
  还有我直视一样东西时,不会躲闪的目光
  
  
  
  
  
  《失败之后》
  
  总有人扮演悲剧的角色,比如说我
  就是一个完美的失败者,一无所有
  反而使我产生不可言状的轻松
  突然想起了许多细节,光屁股的小孩
  在河里打水仗,烛光下
  听母亲一根白发落地的声音
  
  我来到野外,匍匐在地
  观察一群蚂蚁搬家,在安静的专注中
  渐渐我忘记了我是谁
  
 推荐语:左岸的诗作,厚重、沧桑,富含哲理,而且诗意也很浓郁。 
返回页首 向下
 
11月选稿,即将交编辑部!!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3到页面 : 1, 2, 3  下一步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星空 :: 编辑选稿论坛-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