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染香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
积分 : 3
注册日期 : 11-11-04

帖子主题: 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2011-11-04, 20:55

缘,或者源


在烟华深暗的部分,无论葱茏还是萎靡,都需要接受法的布施。
胁迫你的时光是隐形的钝器,而你只是被执念篡改的断枝,虽然本能地拒绝一切残疾,但你与生俱来的寒,禁不起红肥绿瘦的颠覆。
你张开喉咙,从肺腑里,发出冷笑。
在一张永远不能构成阳春的断面,跟着黑影子奔跑的流年,依然布满湿滑的苔痕。

有时候,感觉这故事的梗概像老年斑与古槐的下文。
而你要赤足跋涉第一万个羁旅,还是忍不住抚摸一下发红的疤——那是命运的婉辞。
你的指纹明显预示了所有的病根,因果,末法,和并非虚构的缘,还有源。
之后,时间开始倾斜。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命理


当荒芜浸染了最后一寸疆土,我知道,与玫瑰和芳香有关的思忆已完全干涸。

我深陷于一朵烈焰,却不能盛开自己,不能到达完美的涅槃。
——意念中的理性世界在一片废墟的覆盖下,长满红色菌类。

通向一抹微光,我以冷艳,热血,慷慨,把自己注入你的一切觉知!
让我成为我以外的食草生灵!
或者你最惨痛的那部分,那些低迷,那些凹处,那些日久的斑。

让我回到前尘,用意识去触摸,当初遗在风里的腐骨,和曾经混沌不清的爱恨情仇——虚妄的种芽,要一一拔掉。

此时,我的身边,尚有翻飞的春天,龟裂的冬季,有呼之欲出的灵草,不死的水。它们演示着悲情的年华,看我用迟钝的指尖批断自己的命理。

暗中,有围观者在复制一批杂交的人性。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伊始


流光里,许久未被温润的黄昏,失掉情色的肌肤,冰冷、苍白的所有触目……还有,那些失灵的占卜术。
它们说着一切,这个世界的圆满与不圆满,说着碎裂之后的超度,和冰点下的预期;
——当尘埃落定,春暖花开,浮于心头的绯红,未萌芽的字迹,都要完好的交付于干净的风。

我目睹,尽数的乔木被愿力摄获,它们甚至忘了昨日的一场凋谢,杀死的梅香。

也许,蜷缩在镜子里的一片桃花,也要渡过冰河了。
而彼岸在彼岸的粉红色中成为一段臆想。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残迹


雪掩埋了病菌,和某些异动的情绪。我收起废弃的汉字、断章,剩余的倦意,继续抒写低垂的午后,和日影重叠的残年。
字外,红尘仍发出尖叫。
还有静候哗变的枝桠;倍受质疑的节日;变性的季侯;与鞋子有关的无常……
阳光下,一切都失去哲学的解释。

流风从一个长篇的侧面吹来,尾音里含有寺院的铎铃声;沾满土腥气的调笑;变色的纸面孔……而尖锐的人生毫不动摇。
弥漫的飞尘里,那些分泌失调的颜色如旧反叛,如旧刺目。

我还听见,死灵魂叩问尸身的轰鸣声,掠过那片狼烟。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蓝梦


我住在蓝色的梦里,写诗,啜茶,晒太阳。等失足的日子从云端逐一落下。
月亮在夕阳落寞处凭栏,它俯身细看我的满面霜,它戏弄人间醒着的梦靥。星斗和太阳在互为纠缠中自己击败自己。
我体内的江海,正在交付于崭新的眼泪挥霍光阴。

年龄发着低烧,我们的额头上写满岁月。

而大地的脉络,正被河流割伤,淌出深黑的夜色。
一些红或者蓝,一些失了音的花香,作为情绪的佐料,在一首诗中被你展开,安抚命里缺水的女人——春天的失败者。
失恋的红蜻蜓,从四月点起一滴忘情水。操着方言,它呼喊一波偶遇的涟漪。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在诗中


天空,像梦一样苍白。
也不能植入世间的芳草,辞赋,香花。我从发黄的纸上看见唐朝公子摇羽扇,念八股,那里的山脉绵延着老时光,催促一坡又一坡的春秋,渡宋朝的河,开元代的花。

当油菜花黄了我的田野,炊烟升起于化冻的烟囱,绒毛新鲜,小河发亮,我的稿纸上出现了刺痛的字码。
被激励的花蕊,流放的夏天,伤心的蝴蝶,都厮守在一首诗中,缠绵悱恻。

有些较可爱的风景从玻璃窗外透露出端倪,猫的目光在窥视,懒洋洋的牲口,发着困,一一他们作为配角在诗中被季节赦免。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烟花


我一定是在舍弃自身。
我将满篇繁华的草木,盛装的霞帔,蛊惑我的鲜花和毒草,养育我饥饿的荆棘,都投入人间的烟火,我将束缚自由的流俗、填充思想的文字全都付之一炬!

我让孤灯叠着梵呗,时光绕着舍利塔。
握不住的卷宗,素朴得只剩下一些经年的苔藓。还好,我有一枝菩提花在手,照着灵魂,供褴褛的我一世信仰。

我从此不再找寻自己。
我阅读过红尘的眼睛;写过字的手指;吻过霓虹而至今发烫的嘴唇;还有我不沾一丝尘埃的海青,都在烟霞里消失不见。

无论爱我的人还是恨我的人,都无法从泥土中找到我的气味和字迹,我的一切尘念,满身挂碍,全都赋予一场灿烂绽开、又辉煌地碎了的烟花
——瞬间的自焚。

(发表于《索桥散文诗》2011年第二期)




雨后,太阳从陈年的洞里爬出来,拖着黑暗的流质。
我忙着寻找时间的背面,想植入一个诗句的末尾。但我穿不过自己的泥泞的脚印,和一地衰败的夕阳。拉拉藤从脚下一直长到玉米田,它们总是故意割破忙于奔跑的脚。

寺院的钟声带着教化的露珠,从人工河的对岸传来,不越过假山,就停止了。

秋天背着遗落在暗处的阳光奔跑,蝴蝶失踪在过去的意象里。我的红秋衫在风里越来越薄。像寒冷的蝶翼在挣扎。

(发表在《黄河诗刊》总第十四卷)

日子


我的一头散发是早晨的一个程序,总是在镜中任意凋零一种心情。
一滴未晒干的露水与此时的妄念不谋而合,该是焚香的时候了,要净手,要口齿生香。

苍蝇撞上玻璃又堕地的声音敲着一叶兰的叶子,听起来有些痛。窗子挡不住的是金色的阳光、黄黄的秋,还有一地无花可开的冷清,温度被前日的秋雨淋的很低很低。

我只好去野外采摘新鲜的菊花冲茶,然后安排文字把阳光一点点剥开,咀嚼,吞下,吐出,反复着一种残忍的消耗。
我这样等待日影倾斜。

(发表在《黄河诗刊》总第十四卷)




轮回


树木被一群恶毒的污染物包围。它的枝叶当着我的面尖声死去,那些尚未烂透的残果留在空枝,无物与之对语,它们惨痛地挂着,不能选择回避寒冷和孤独。
它们作为冬天的谶语,扼死了冰冷的沉默。

风来了又走了,一片片削剥着越来越薄的秋天,卷走最后的温柔,卷走植物的血腥。
于是我诅咒死亡。我躲在灵魂里诅咒外面世界的一切死亡。
可是,我的簇新的麦子在一群腐尸上面发芽了,还有冬蒜和油菜。于是我又赞美死亡,躲在生炉火的木屋赞美埋在地下的死亡。
生命活在死亡的纵深处,等待被腐烂、被再生、被填入轮回。

(发表在《黄河诗刊》总第十四卷)

返回页首 向下
何吉发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
积分 : 1
注册日期 : 11-11-03

帖子主题: 回复: 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2011-11-04, 23:10

不给发帖啊。
返回页首 向下
 
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