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透明的表达(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张世明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66
积分 : 130
注册日期 : 10-09-17

帖子主题: 透明的表达(组诗)   2011-11-23, 20:25

透明的表达(组诗)
张世明

《透明的九月》

九月,天高地阔
阳光占据每一寸空间
大地坦荡无私,她的***
抵达一条抛物线的最高点

九月,风清云淡
无论是眺望,还是俯瞰
会油然而生
“更上一层楼”的欲望

九月,色彩斑斓
无论是抒情,还是歌唱
掏空的心底
被镀上一层灿烂的阳光

九月,透明的九月
我要借一缕桂香
载着这首小诗
慢慢进入你深情的目光


《叫唤的麻雀没二两肉》

快乐的麻雀,惊慌的麻雀
孤单的成双的以及扎堆的麻雀

房前屋后的麻雀
竹林里田野上天空中的麻雀

老麻雀,小麻雀
叽叽喳喳喳喳叽叽
叫得人发慌的麻雀

一辈子种地的父亲经常当着我的面
冲院子里或屋顶上的麻雀吼——
叫唤的麻雀没二两肉

《午后》

午后,一只漂亮的蝴蝶
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院子里
她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翩翩起舞。香粉撒遍每一个角落

之后,她歇在一朵茶花上
喘息……只片刻
艳翅扇动,继续翩跹

把我完全征服后
她突然飞出院子
迅速消失于明媚的春光
只留下一条弧线,若隐若现

《雨过天晴》

终于,暴风雨败退了
校园里,那棵大榕树也撤下阵来
在清脆的鸟鸣里卸妆
在琅琅书声里滴翠
在金色的阳光下
彻底放松,休整,睡眠
每一片油绿的叶子
仿佛是他惬意的脸蛋
饱满,干净,发亮
睡梦中,洋溢着宁静的幸福

《江南古镇之夜》

***的霓虹灯倦了
纷纷谢幕。乌蓬船陆续归巢

屋檐下,一只只红灯笼
装饰着一幢幢祥和的古建筑
拉直了平平仄仄的石板路

暮色深处,小河慢慢沉淀喧闹
古老的石拱桥挺起腰板
夜空下,静静复原一轮水中明月

今夜,一匹蓝色的丝绸
轻轻覆盖水乡恬静的睡眠

《品茶》

你在远景楼发短信
七楼某雅间,开着空调
独自品着瓦屋绿茶
赏窗外的雨景
真爽

对不起!此刻
我正在老家崇仁的一片山林里
喝着从浓密的叶片间
滤下来的绿茶

不过,我不是
一小口一小口地啜
我浑身都张满贪婪的嘴巴


《你盯着我有什么用》

你盯着我有什么用
天不下雨
我也没法子

风很大
但是没有吹到点子上
你叫我怎么办

请少安毋躁
实在不行的话
就抬头望天

《真理》

我说当男人难
你老提做女人不易
二十年了,这个线疙瘩
始终没有解开

不用再解了,亲爱的
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你当男人
我做妻子
让你心服口服地弄明白
谁是真理


附诗歌随笔:实话实说
文/张世明

我一直坚持“诗歌是一种存在,是内心需要的表达”,并以此作为自己的诗观。由于“存在”的隐藏性,“表达”的差异性,导致同一主题的诗歌一旦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自然就会让人感到环肥燕瘦的差异。其实这很正常,因为每个人发现的角度不同、深浅不同,语言的镢头不同、表现不同。窃以为,要想写出好诗,关键要做到如何机智地切入、完整地发掘,如何更有效地取舍、更自然地表达。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读到于沙老师在现代诗歌创作讲座中提出“先有了发现,后才有表现”这一观点,更坚信了我的看法。于是,对照自己这些年来的诗歌习作,感觉“发现”还算勉强,“表现”却就有点糟糕了。所以,每每一谈起诗歌,我除了惭愧就是羞愧。实不相瞒,自己断断续续习诗十多年,但对诗歌究竟懂多少,我至今也说不出来。说好听点,对诗歌的理解也许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点感觉而已。一想起这些,心里就感到一丝害怕。
好在写诗只是我的业余,我的主业仍在书声朗朗的校园。黑板上,我蘸满阳光与雨露培育意象;讲台上,我挥洒青春与***创设意境;教室里,我捧出责任与爱心种植诗歌……我无时不刻都在期待并关注那一首首鲜活的小诗,在生机勃勃的校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但是,对我而言,写诗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主要原因,恐怕不仅仅是自己读书少、阅历浅、学习努力不够的问题,关键是缺乏天赋。有天赋的人,写起诗来得心应手,作品充满灵性,诗歌更具想象力、创造力和震撼力。我天生愚钝,没有天赋,至今也未能“煎熬”出一两首让人十分满意的作品。之所以能一直坚持写作到现在(也可能继续坚持到底),完全凭兴致所驱使,靠的是拉纤似的“卖苦力”。其中的艰辛、疼痛与寂寞,只有自己最清楚,也最深刻。曾几番想彻底放弃,但最终却又不舍。
这几年热衷网络诗歌,通过创作与交流,拙作也多少有了一点长进。当然,网络毕竟是一把双刃剑,它一方面为我们提供了自由、快捷及广阔的空间,满足我们的发表欲,另一方面又极其慷慨地“馈赠”给我们洪水泛滥之后的泥沙,淹没了不少真金。张德明先生在《网络给了新诗一记耳光》一文中说:“成名诗人千万不要滥用网络的权利,不论写了什么都一股脑儿地往网上张贴,全然不顾由此产生的影响和造成的后果。”的确,“赵丽华诗歌事件”就是最好的阐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是一个无名诗人——充其量只能算一个诗歌爱好者,所以,我不怕。只要不涉及“敏感”问题,只要是我喜欢的、关注的、牵挂的、热爱的……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发到网上就发到网上。我是名不见经传者我怕谁?


(诗文原载2011年第1期《百坡》文学季刊)
返回页首 向下
 
透明的表达(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