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西北步子的诗歌,请老师批评,指正!敬上!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西北步子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1
积分 : 21
注册日期 : 10-10-10

帖子主题: 西北步子的诗歌,请老师批评,指正!敬上!   2010-10-10, 19:55

[color:fd83=#0d18fe][color:fd83=#0d18fe][size=12][color:fd83=#000000]西北步子的诗歌,希望得到老师前辈的批评,指点![/color][/size][/color][/color]
再谢!
[color:fd83=#0d18fe][color:fd83=#0d18fe][size=12][color:fd83=#000000]■ [/color][/size]张掖很安静[/color]

太阳和风沉睡了多久,不知道
乌鸦和喜鹊叫唤了多久,不知道
扁都口的油菜花和蓝天一样灿烂,不知道
星星坡的羊和草原瘦了多少圈,不知道
我知道:张掖很安静

大佛寺的孙悟空比猪八戒还懒,不知道
万寿木塔的梯子有多少层,不知道
马蹄寺的和尚还在吃斋念佛,不知道
马可波罗街的马路有多窄,不知道
我知道:张掖很安静

江南的雨,祁连山的雪,河西走廊的风
我知道:张掖很安静
[color:fd83=blue][size=12]■[/size] 每一棵树都有疼痛的理由[/color]

说起风,你就手足无措,低头不语
等待什么,还是忘记等待什么
你说,在一场雨中和我说再见,该有多畅快

北方的河正在咆哮,草原马奔腾不息
山顶上,还站着我的魂灵,手拿玫瑰
星子不见,月光静静流出黑子的眸子

你说,残缺有残缺的美丽,美丽有美丽的哀愁
我说,爬上梯子,或者走出城堡都是一种幻想
[color:fd83=black]发表于民刊《边缘诗刊》,2010年9月[/color]
[b]入住旅馆做一个梦(组诗)[/b]
1
在江湖漂泊已经好几千年了
还是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家
面容沧桑憔悴,腰身弯曲佝偻,步履蹒跚
疲惫了,厌倦了,想躺下休息休息了

不要看我的胡子,可以绕着你肥胖的腰好几圈呢
头发白花花的从脖子一直缠绕到脚掌心
见过了太多美丽的风景,遇见过太多善良的人
还谈过几次恋爱,和几个喜欢的女人同居过几百年
有过几次几百年短暂美满幸福的婚姻

几千年过去了
沧海早已经变成桑田,绿洲也变成沙漠和戈壁
愚公和他的子孙早已把王屋山夷为平地了

2
日升日落,一颗不发光的太阳在地面穿行
我一直都没有能停下脚步
闭一下眼睛,或者入住旅馆做一个梦
入住旅馆做一个梦
那该有多美好

在梦里入住旅馆做一个梦
不想听到任何敲门声打扰我在旅馆做的美梦
关闭旅馆中我的一间房子,做一个梦
说出几千年来都没有透漏给任何人类听过的见闻和秘密
流着哈喇子,或者口水都没有人会看到
说不定在梦里还会尿床
一不小心又引起一场洪涝灾害遗祸人类
还说不定又打起几千年都未曾发作的鼾声,如雷
又会造成一次火灾烧毁地球的三分之二森林

3
灯火通明照亮我黑乎乎的脸庞
挂在房顶,或者拴在柱子上的马灯
牧马的人身披一张老虎皮在旅馆闪闪发光
伤口还流着血,打湿牧马人的脊背

一个妖艳的吉普赛女郎正在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胸膛
这是一个中世纪的女巫,和我入住同一所旅馆
还在同一个梦里费尽心机与我相遇邂逅
盗取火种拯救人间的秘密就在我的左脚掌下藏着
旅馆里我不会脱衣而睡
隔着衬衣还有一道厚厚的围墙

关于入住旅馆做一个梦
已经成为人类不可逃避的一个事实
在黑夜和暴风雨还没有降临在你的微笑面前
漂泊游荡的孤魂野鬼们:
请入住旅馆,请早点安歇!
[size=12]■ 我醒来时你恰好睡着(组诗)[/size]
1
相信我这是真得
什么是真得,是一场梦告诉我的
真实的世界在梦里活生生许多年后
我终于敢鼓起勇气告诉你
只有在梦里这个世界才是真实可靠的

书架旁刺眼的光芒思考了一天一夜
还是无法解释这个世界一个我,甚至一只蚂蚁的
存在和灭亡
孩子看见星星只会想起银河,只是一条星星铺成的河流
或者还会想起牛郎牛女和那只偷着笑喜鹊
看见月亮只会想起砍桂花树的吴刚,长袖飘舞的嫦娥
还有一只白兔在不停地捣药

还能看到什么,还能想到什么
这个世界只有在梦里才是真实可靠的
古老宁静自然的乡村早已经破败不堪
钢筋和水泥即将渗进我们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和每一滴血液
相信我这是真实的
现在不是真的,也即将成为真实的

2
你两胸前长刺,站在面前
不能彼此微笑拥抱
隔河相望
城墙越来越厚不敢奢望
对于你的记忆总是淡了又变浓
浓了又变淡
茶再苦,夜再黑都已经与我无关
与我相伴的是一些晴朗的阳光,还有和风细雨
饱经风霜这样厚重深沉的词汇,或者情感
再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还可以说,不会出现在你和我的王国里

芦花又要不知不觉的开了
天鹅还是会张开巨大有力的翅膀
隐匿在湖面平静下的波涛澎湃,一跃而起

我微笑经过
想起你两胸长刺,站在胸前
不能彼此微笑拥抱

3
孩子,你想听什么呢
在耳朵没有完全聋之前
在虫鸣鸟啼的声音还没有消失之前
孩子,你想看到什么呢
在眼睛没有完全瞎之前
在美丽干净的自然还没有消失之前
花开的声音你听到过吗
叶落的声音你听到过吗

我在麦地里为你守住最后一根麦穗
我在城市里为你遮住最后一片蓝天
孩子,孩子
爱在你睡着时你恰好醒来
爱到我醒来时你恰好睡着
[color:fd83=black] 发表于《旅馆诗刊》2010年7月[/color]
疯狂的油菜花(组诗)
1
想起你的时候
我正在焉支山上一个人行走
头顶飞翔的鹰像风一样,翅膀划过脸庞时
闪电一般的,清脆响亮
可乐一口一口的从嗓子灌入
直下江南

钟山寺,一位守山的老人
静默不语,我只能和一棵上了年纪的松树攀谈起来
我们聊着故乡,说着西部,还谈起了关于你的
和我的一些或近或远的故事
我们笑一阵子,又哭一阵子
惹得山腰间的云也羡慕嫉妒起我们
如此亲密无间的关系
竟也摆出哈哈大笑的姿态,接着
是一阵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盘旋着,弯弯曲曲顺着小路而下
还记得离别前的那个温暖的拥抱
一个孩子和焉支山上一棵上了年纪的松树
分别,伤心难过
那该有多幸福,美丽

2
我的疯狂谁都知道
自然而然的开
自然而然的落
不留一丝痕迹,干净利落
春天花会开
夏天草会绿
秋天的麦子会变成金黄色成熟
冬天的雪花会飘飘洒洒的落

多么的自然,多么的疯狂
这是你想不到的
却是自然而然发生并还会继续发生的

3
土豆花开的时候,我还在你身边守候
静静的等待你小小的眼睛睁开
打一个乡土味很重的哈欠
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山丹,我在你的胸膛静静地走过
20天的日子里和你相濡以沫
想念军马场大片大片疯狂盛开的油菜花
想念那匹魁梧矫健的山丹马
还有山坡上那片绿油油可口的扁豆
这个夏天过去后你们又要成熟了吧

炕头上的扑克牌凌乱没有人去收拾
吃完了热乎乎的羊肉,喝完了香喷喷的肉汤
再美美的,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山丹雨中
大睡一场
三个男人疲惫不堪的身体,裸体呈现
在冰冷的炕上,自然而然
疯狂的睡去
[color:fd83=black]发表于《西部诗报》2010年5月[/color]
[size=12]■ 关于活着,活着幸福的活着(组诗)[/size]
1
我应该告诉你的,事实是
眼角疼痛的次数越来越让我难以接受
除去酸痛、苦涩,还有许多沙子在里面探索未来
对于世界,我一直都胸怀叵测
不再相信你,或者任何一株美丽和丑陋的玫瑰
在幸福的路上,我是一个盲人
任何多姿形状和艳丽的色彩都化为黑色

我还没有被雨和雪亲吻过,没有爱恋过
没有星辰的夜晚,用一只耳朵听出
明月照耀,清风吹拂
欢乐和泪水总是不知不觉的滑落
墙角的玫瑰花在我的手中,反反复复
风干,成尘

2
关于哀伤,我从不故意去隐匿
这一刻,你看着我的眼泪如微笑挂满嘴角
请不要感到悲伤,因为
那是我的幸福一不小心溢出了心盆
手足无措,最后你还是忍不住
伸手,为我擦拭满脸的哀伤
笑出来的声音,怎么也不像是快乐

抬头仰望,携着橄榄枝飞过的
不一定只是善良的白鸽
还有乌鸦乔装打扮,偷偷跑过
撕碎,抑或毁灭一个希望
我都会站着,我知道
还有一只手在我的背后
撑着

3
灯,一直都在我头顶亮着
我看不到,只是觉得世界还是温暖美丽
沙漠中孤傲倔强的鹰
已经在我的胸膛流浪的许多年了
还是找不到一个巢,找不到另一只幸福的
翅膀
并肩飞翔
草原,或者荒漠都无所谓
在自己的家园展翅飞翔,那该多美好
故乡的风还是那么熟悉,亲切
偷偷藏起一抹,等待天黑
一个人在被窝里哭泣

4
这日子真得就像风一样
刮得天数再多再大
也留不下一丝值得怀念的痕迹
想起你时
温润的小雨又开始下个不停了
那一年,丁香花开的时候
不小心遇见了你
来不及为你的长发插上一枝
秋风,又在一个莫名的黑夜里吹起
走的匆匆没有踪影

这日子真得就像风一样
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没有珍藏你
一只空桶上,地窖中还没有酿造成功的液体
还用黑色的标签写上你
老辣大气的名字
[color:fd83=black]发表于民刊《诗方向》2010年5月[/color]
[size=12]■ [/size]我在夜里咀嚼世界(组诗)
1
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只用一张嘴思考
比如我想知道你的故事
我会把你从人群中挑出来,一次一次
反复地咀嚼,回味
不知道为什么,苦得味道总是多一点
所以,我已经像老人一样皱纹满面
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快乐,幸福,或者喜悦
这些美好的味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的嘴,鲜血淋漓
许多东西不断地在扎破我的唇
来不及包扎,治疗
用不了多久,我可以不用再思考
活着,不用再思考
这有多悲哀呢

2
关于我总在夜里咀嚼的事
我不想和你提起
白天太虚假,只有黑夜给我真实
无论你穿一袭白衣,或者黑衣出现
我都不会再咀嚼你的故事
一个人可以伤害几次,或者被伤害几次
都是具有挑战性的思考

人类的眼泪不会轻易流下来的原因
越来越复杂
痛苦的时候忍着,幸福的时候也忍着
也许,幸福也是一种痛苦吧

3
我的刺很长,不像我的嘴很软
在刺痛你的时候
心已经软了
都说记忆是一条河流
我说记忆是两条河流
我们并排走着,望着,呵护着
可最后还是干涸枯竭了

我又开始用嘴思考了
不要怪了吧,这是我的错
错了还是挽回不了所有的一切
所以,还是错过了
[size=12]■ 我该怎样思考[/size]
沙尘暴熟悉的程度
和我洗脸刷牙的频率一样
吃饭,种地,沙尘暴
骆驼刺还没有发芽,沙枣树干瘪无力
只有红柳以鲜血的颜色抵抗

这个时候,如若不是想起了你
我肯定会像个孩子抱头哭泣
故乡的水再少,还是我的故乡
在这片连脚都站不住的土地
我该怎样思考
[color:fd83=black]发表于民刊《杯水诗刊》秋季刊[/color]
[size=12]■[/size]张掖K591次玉门镇


结束了一次华丽的转身
黑夜粉墨登场
幸福的沙尘暴
如天使般在一个名叫张掖的城市降临
我看见
我的灵活被黄风提起来摔了无数次
嘴里含着西部最温柔的黄沙
我在咩咩细语
我在呼呼作响
我听到一个真实的声音:
我来自河西,我生在河西!



有人说: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我不知道,这样狂傲的禅语出自谁的手笔
于是,我只能默默地承受
戈壁像一把闪光的刺刀
在我还没有睁开眼睛的一瞬间
便插进了我单薄自卑的胸膛
风沙在我睁开眼睛后
又把我吹瞎了二十多年
我愚昧的思想和微笑
总是从一些可怜而坚强的骆驼刺中开花,结果
野骆驼因为背负了太多的历史痕迹
匆匆离开了人世
我知道,也许
下一个离开人世的
将会是我沉重的命运



向西走吧
如果,你肩上的罪恶太重
如果,你脚下的枷锁太多
请你向西走吧!
你要知道,你的生命缺少一份奇迹:
欣赏铜奔马的故乡
默哀高台烈士林园的灵魂
品尝临泽甜蜜幸福的红枣
穿过铁人铁人一样的精神
飞跃春风都度不过的玉门关
朝拜敦煌莫高窟的飞天

向西走吧,向西部走吧
一定还要穿过阿拉山口
亲手去采摘一大片一大片白色的幸福
去寻找然后亲吻紫色浪漫薰衣草般的恋人
我知道,我的西部已经成熟

请向西走吧

[color:fd83=black]发表于民刊《祁连风》2010年3月[/color]
[size=12]■[/size]黑河
你流过我胸膛的感觉
两个字:
温暖

黑河的水不黑
碧绿,或者深蓝
风吹过我的长发时
岸上的低树和水草
正在撒欢

石头,石头
睁开眼睛,伸出手来
抓住你的根
[color:fd83=black]发表于民刊《轨道诗刊》2010年1月[/color][color:fd83=black][color:fd83=#0000ff][size=21][color:fd83=#0617fd][color:fd83=#0000ff][size=21][color:fd83=#0617fd][font:fd83=楷体_GB2312][color:fd83=#0000ff][size=21][color:fd83=#0617fd]个人简介:[/color][/size][/color][/font][/color][/size][/color][color:fd83=#0000ff][size=21][color:fd83=#0617fd]王步成,笔名西北步子,生于86年正月十五,师范大四。在《西部诗报》《杯水诗刊》《轨道诗刊》《旅馆诗刊》《边缘诗刊》《诗方向》《张掖日报》《河西学院校报》《祁连风》《陇上一叶》等各大民刊、报纸,以及新华网、甘肃作家网等刊物、网络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百余篇。[/color][/size][/color]
[/color][/size][/color][color:fd83=#0617fd]通联:[/color][color:fd83=#0617fd]甘肃省张掖市河西学院中文系07级4班204信箱 王步成(收) [/color]
[color:fd83=#0617fd]邮编:[/color][color:fd83=#0617fd]734000[/color]
[color:fd83=#0617fd]联系电话:15349367781 [/color]
[color:fd83=#0617fd] QQ:1278186395[/color]
[/color]
[/color]
返回页首 向下
西北步子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1
积分 : 21
注册日期 : 10-10-10

帖子主题: 问好   2010-12-26, 13:29

希望听到批评,指点!

学生敬上
返回页首 向下
 
西北步子的诗歌,请老师批评,指正!敬上!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