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梁耀钢的诗 八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梁耀钢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0
积分 : 28
注册日期 : 11-12-15

帖子主题: 梁耀钢的诗 八首   2011-12-15, 18:22

陶瓷


无法割舍的痛无法
摆脱的迷碎 进进出出
心在坚守一握粘土
已习惯了忙碌
就好像习惯了春天
的百花齐放
一次次抹去露珠说
不再流泪
而伤口很容易被夜感染
黎明的刀一次次清理
抽去黄昏的淤血
什么时候抵达?
始终如一的姿态 沉重如佛
压死多少坐骑
碎片剥落如落叶纷飞
辉煌 坠入雪的意境
村庄也爱莫能助
火热水深 呐喊无声
四季轮回 旋转内
外精细包围的空虚
靓丽的冷艳 沉凝的光
修辞粗糙的人生










悬崖边上。我是最后一道护拦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眼见着失去的山山水水
烧杀抢掠留下一个个无助的伤口
接受沙漠的煌煌大礼
驼铃在远处忽明忽暗
焦灼夜的远眺

它来时从不敲门 接踵而至的是它的族人
娇艳的原始歌舞 悲哭的讪笑
无视我的逃脱 它知道
大地如何宽广
它以它的构思塑造
呈现它的形状 镜子是它的帮凶
而时间的抹布总是很及时地擦拭
表面 看上去始终很净

草长莺飞
四周藏着潜行的兽脚
让你无法忘却它的存在
它的眼睛 它的那张脸

秒针敲着木鱼 意图明亮
我早已民不聊生
我只有卧薪尝胆 写着爱国主义诗章
任听觉无限延伸
丈量着信使飞奔的马蹄!





凄凉

颤响的呵气声回荡着
屋内的天空
是它无法再拓展的边疆 很空旷
象是一个被时间抛弃的巨大螺壳
残存的潮汐碎片 时不时
袭击软弱的梦境

隔着水 往事摇曳影影绰绰
暗淡的部分也是美玉之瑕
那是谁的美目盼兮
水滴在响 讲述花开花落
想把桌上已溢满的杯子
再一次握在手中
却被决口的浪波冲倒
碎片,如昨夜坠落的星空
黎明,只不过是另一只晶莹的杯子。
液态火。
被风破门而入的落叶
进来后才发现落错了地方
向我伸着残破的手掌

无从窥视
头发和胡子长成了一片
鼻孔 探出来呼吸
阳光将它长长的手臂一直伸进屋里
——搀我 我拭了几拭
始终无法站起




时代

仿佛是大海与一滴水
我们被虚构 跌宕起伏
集体呈现
鲜红褪成的暗灰
辉煌的演说
使罂粟花开得很美
别无选择
有力伸出的巨人的手臂 下面
我们前扑后继


与命运抗争的人都很悲壮
一些人倒下 便会有一些人冒出来
纷纷号称英雄
盛行金子的年代也盛行狗
没有理由不享受这无边的幸福和自由


象鱼劈开水 象鹰劈开天空
我们困守于陆地
劈开时光耐心的擦磨
燃烧 是唯一的姿态
而一个时代终将远去
留给另一个时代的
唯有尘土飞扬的背影
让后来者继续投入他们的一生
好收割下一个丰收






作为树茂盛你作为水润泽你
作为花芬芳你作为土肥沃你
作为种子再现你作为我丰富你
你有的是时间让我们了解你

我们是一群傻小子傻丫头
你给我们每人一张嘴
再配上两个耳朵聆听你的教诲
你是养育我们长大成人的老鸨
我们便是你要的全部利息
不长 也就是一生
神看着不说话永远面无表情
到时候会伸出一条路一直
通到我们的心里
神是命开设的医院
有他们可怜我们这些苦命的人

另辟蹊径终将殊途同归
所有拖欠终将一一归还
你只有牙 没有心
一代代人过去
一代代人跟进
一边是忘却 一边是经历

别再给我们看会飞的蝙蝠
别再给我们看潜水的企鹅
爱 真的需要勇气
真正的叛逆者都成了困兽
所能做的无非是狠狠咬天空几口
我们只是再次证明你的过程
直到最后把一个结局接过
让我们荡气回肠去回想
每一处伏笔 每一个(小小的)细节

高高在上的命
怎一个赖字了得
你的杂种遍布四海
争相争宠献媚
只用心 不用牙
君不见 羊还在低头吃草
此生无望那来世呢
沉浸于苦难中的人们
永远都死不瞑 目







方向

到底是什么 阳光 雨水 营养
罂粟花一片片开了
清香叠起的台阶无限延伸
高处 没有土壤——

也曾馨香幽幽
努力穿越冬雪变幻起伏的轮廓
最终 还是有一双手
提前 摘掉芬芳

生如芸花 置身黑白交替的光影
闪耀金钱豹华丽迷幻的纹络
有血有泪有汗 还有其它
而我们只是其中普通的一滴
我们须和它和睦相处 才能活出色彩
整容后的美女 我们要好好爱她
为之陶醉

鲜红的记忆终将
模糊于人们忙碌的身影
逝者如斯 来者依旧
回首——
远方 纷纷举起万家灯火!





孤独

四周的事物都暗下去了
抽走了我所有的光线
我更暗了 被突出
如压住整个冬天的雪
如灌满威风的冬天

始终被保持清醒
时间提炼它的纯度
尖锐而深刻
白天是浮雕 夜里是阴文
或者白天是阴文夜里是浮雕

时间之上 你成形于我
时间之下 我苦苦寻觅
秒针的每一次抖动都能刺出血来
敲不烂的木鱼啊
敲木鱼的却不是和尚

苦胆 开始会觉得很苦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习惯了
就不苦了


纸糊的外形 内外
都是空的


我外无世界
我内无我





原野


其实 转过身
喧嚣与繁冗便会在身后
一一平息 与此同时
脚下的土地便开始
迅速起伏扩展
惊起的鸟群纷纷扑打着翅膀
从我的头顶飞去
面对你 我辽阔起来


沿着花香 曲折有致
触碰琴弦 余音缭绕
真实的事物立稳飘逸的思绪
灵感惊湵缤纷的篇章自然涌现
俯拾即是而又层出不穷
巻巻翻动 熠熠生辉


在你的诗集里行走
我觉得自己是落叶一枚
一遍遍飘舞
直到枯叶满地 无叶可落
作为历史 照亮它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它与季节的关系
与土地的关系甚至与天空的关系;
原野 总能装下风
犹如硕大的酒杯里倾注进的
各色旋转着的酒
涌动着启迪的光芒


在这里 草
被终止为另一种风景——


村庄 原野的支点
将温暖覆盖四野
富含雨水的明亮的河流母性地流淌
不老的民俗舞动一代代人的畅想
纵横交错的阡陌正从容分割苦难
长出葱郁的希望


原野 我们呼吸的胸膛
——天高地广 日月普照
物阜民丰 情歌悠扬

返回页首 向下
 
梁耀钢的诗 八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