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云南谢家雄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5
积分 : 13
注册日期 : 11-12-21

帖子主题: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2012-01-20, 21:37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

《那时的风筝我放到了现在》

一根线系住了童年
蜻蜓,蝴蝶和鷹
同某种心情一块儿飞向白云
在童年的田埂上
芳草多么萋萋,野花多么缤纷
我手牵着太阳快快地跑
身后的田野也跟着我快快地跑
上扬的风筝,把种子
大地对天空的一往情深带给云朵
身后的庄稼飞翔着,进入人生
预期的花朵开在云之上
预想的果实开在路之上
烂漫的阳光为这一切加冕
多年了,这些些还胶片般保存在
我的瞳仁后,每次想起
总抑止不住激动的潮水
——漂泊的我痴痴望着挂在
故乡老屋南墙上的那风筝
它已在我的情感银行存了30年
厚厚的灰尘是一笔丰厚的利息
支付了我没根没本的一生
每当我推窗北眺,我的眼睛总与
一种飞翔,不期而遇
满天风筝影,进进出出

载于《黄河诗报》第十四期2011年7月第1版

《镜 遇》

有些时间了,
我瞪着镜中人,镜中人也瞪着我。
我问镜中人是谁,镜中人亦问我是谁。
——谁也说不出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我们瞪着,彼此干瞪着,
消耗彼此的时间和生命,包括那些莫名的情愫和心事。
故事已成为所有人的故事,爱情却还是一个人的爱情。。
为了某种目的和需要,或许什么也不为,我们竟把青春当了赌注。
我想了解你哟!人生难得一知己,
头可断,血可流,心中的风景雷憾不动雨打不塌。
——士可杀,不可辱。
笨拙的表白,它能换来红颜之一笑吗?
路口的徘徊,它能等来人生的契机吗?
我在等你的路上,你却不在我的途中。
两人耸了耸肩,潇洒地,(真潇洒吗?)
把背影丢给对方,把不解留给自己,走开了。
——我回到我的生活中,你走进你的世界里。

《瞎 子》

颜料盘一片狼藉,外面的五色死寂七彩混沌。
谁来打破人生的僵局呢?无人回答。
习惯黑色,习惯在心里临摹太阳,千万遍了。
音箱终于在绿叶丛中悄悄绽放,为你。
眼睛与眼睛的情歌,来自根茎里的耳朵。
无需话筒输出和输入,晶莹幽凉的露珠也能旋出美丽的福音。
舞步轻盈,漂向遥远。
一个胎儿简缩如非洲的钻石缅甸的玉。
永恒的悲剧压迫着人生的坦途,心之驿却从眼眶里挤了出来。
你打破了人生的僵局,也只有你自己才能打破你人生的僵局。
光的花,开满黑黑的旅程,你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太阳。
比你头顶的太阳更大更圆更炽更烈更红更暖更光明的太阳。
于是,你走,更义无返顾,走,走,走,
走,成了你一生的旌旗、座右铭和理想。

以上两首原载于《寥城诗刊》2011年12月总第5期

《走在四通八达的田埂上》

走在四通八达的田埂上,一不小心
滑入了油菜花的事业,蜜蜂的嗡嗡
是上帝的绳索,拯救着,一个个
沦陷于黄金芬芳深沼里的灵魂,我眼望着
田田复田田的黄,想入非非的黄,内心突然敬畏
又惶恐起来,那边的灯火澜珊
还在诱惑,一个个我在前仆后继中
没了。春天过后,我的墓志铭,写在村牌
宽大的衣裳上,被蚂蚁们
扛着满田野游行,这些爱好和平的
小家伙,把田埂当成了大街小巷
生产下一座城市的肌肉
和骨架。其实城市已经够挤了
肩挨着肩,腰贴着腰。它们还要在城市里
栽下:土坯的梦想,化肥的口号
把一棵棵野草野花深深搂在怀
当爱人爱,当儿女疼
更当自个恋着

《为你写首诗》

为你写首诗,字典里找,词海中寻
写不出的曼妙意境,那是我对你深深的爱
摹不来的浓郁诗意,那是我对你久久的恋
啊!是你,是你的背影荒凉了我的笔头,走在
熙熙攘攘的街头,我只有大声朗诵着
你的名字,只要你能在某个巷尾打开窗
看我一眼,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当我是疯子
又如何。啊!疯了,我真的疯了:春天过后
芽会发,花会开,我的爱生生不息
我的恋志久弥坚,一路走,一路诵
如果你不出现在玉溪南北大街的那个十字路口
我就把你深深久久地藏在梦里
——我害怕你,你制造了许多懊恼
又悄悄躲开,正如某首诗歌里所写
啊!请你听仔细了
我的字在悲颤,我的词在哀叹
只为为你写首诗,春天又过
芽还会再发,花又会再开
而我的心,已随萧萧下的落木
坐回了胸腔,簇簇烛火
摇曳在心壁,字化成灰,黑灰
词沦为尘,黑尘;黑字白纸,为你
记下这一切

2011-3-29

《错 误》

望着一地的青青绿草
穿在伊身上的绿裙,我们怕脚步
太沉,一脚踩乱了春色
虽然我们,也曾

在草地上留连徘徊,留下一架架耕读的犁
也曾人字形地躺在草地,任根茎里的风
复活我们血液中的梅树,也曾
驰骋于草地,如一匹匹虔诚的马
让马蹄下的香溅起满天星光

疯过,累过;活过,死过。
因为经历,我们富足而美丽
正是因为经历,我们又充满罪恶
和丑陋,大大的衣裙下
春情在流泻,在积蓄

感恩成为我们所谓的借口
手捧乳汁,我们感恩青青的绿草
安身立命着,我们感谢脚下的大地
和分分秒秒的时光

然而只是感恩。草地的福址上
留着我们轮回中的暗伤,谁的门牌号
插满绿色的钥匙,打开的却只是我们自己的
单人病房,来来往往的笔画五颜六色
十画的“爱”肩负一院词山字海的重托

丰沛我们人生的是责任和疼痛
望着青青的草地丝绸的衣裙
我们谦恭又卑微地低下头,衣裙下的春色太嫩
我们终于收回再次迈出的脚,像收回一个庄严的
玩笑。多次的加工,我们轻车熟路

我们轻车熟路
但一拐
拐进了城市的
深处

《家乡宝》

我没去过北京上海
也没去过大理丽江
像一个典型的家乡宝
在一个名叫谢家坝的村子
一呆30年,每天
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并不是我要删繁就简
我也怀疑简单就是美的论断
在30年瞬间逝了的今夜
我的眼睛聚集了好大一汪水
它湮没了我错误的一个青春时代
又把长长的渴望高高遗留在窗台
莫名中有些激动又有几分无奈
一盏灯亮进了远方的海域
我吐了口痰,栓上门
于梦里行江湖走四方

《春之影像》

蝴蝶
在黄灿灿的梦想里
双宿双飞
极尽缠绵
像极了知音湖畔一对对
相依着的身影

燕子歇落在柳树头
带来了天国的消息
让一个个爱淙淙流淌
在人间
吱呀着一扇扇门
开了

风一个射门
春色,大片大片
被踢了进去

《坦 白》
——再悼一段日子

那个夏天什么也没做
淋了几场雨
晾干几件衣裳
最后? 最后?
还被闪电闪了一下腰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像划根火柴一样简单
若不是梦,依稀亿起
有缕彩虹,它曾经来过
那个夏天更是简单得
一划而过

《恳 求》

不要只是敲
打开,打开
阅读我胸腔里的书
考证满心壁的象形文字
每一笔每一划是否指向你

不要只是敲
打开,打开
翻晒我心空里的红豆
也许你犀利而温柔的目光
能把密而无章的杂音
串成美丽的珍珠链

不要只是敲
打开,打开
我心原上有什么正在荒凉或葱荣
是呼喊着嘶哑的竖琴
是叹息着凋零的鲜花
(是莫名着云集的雾水
是欲胀终未胀的气球)

不要只是敲
打开,打开
让我的泪流出来
让我的迷惘流出来
让我的小屋窗明几亮

那时,你会看见
一张桔色的巨网,一只小虫
焉在深处,灵魂的颤音已滑进漂渺
除了九十度开启的剧痛
什么也没法让它敢相信
抑或,让我感到一切是真的
你是真的,来过

打开,打开
不要只是敲,那些无关的门
像打开你手中的小说
像打开你枕边的手机
像打开你自己
请不要只是敲
好吗

以上七首载于《玉溪》2011年第4期

《也是旅途》

一个飘雪的小站 一条路的开端
一辆有蓬的马车 载着我
贫穷一生 荒废一生
奔赴远方的山林
“得得”的马蹄卧入车辙
那条路已到尽头
远方不在那儿
远方在那里?

风声冻凝 时间冻凝
好心的车夫 瑟瑟着
不知何时 他的
蓑衣棉袱竟成了马车的前后门
还是挡不住外面的
在百合花瓣上旋舞 在空气中旋舞的
寒光 他们大举入侵了我
痒痒! 雪蜜蜂落满我的房间
象劫后逢生的恋人
吻我咬我

青椒紫茄混杂堆满我的餐桌
我不敢咬一口
虽然那些都是我爱吃的
我做梦都想拥有一件青紫锦袍
而今我真的穿上了——
我爱的青色紫色花瓣开遍我的土壤
可我连睁开眼睛看一眼的勇气也没了
怎么!有什么东西穿进我的四壁
尖尖的 白白的
是钉子吗 可听到的只有
牙齿打战的颤音和雪砸在马蹄的呻吟声
周围死一样寂静
到底是啥?
我想看看 我站直腿
天呀!那是指甲长长的指甲
整整十根 正在挺进
还在挺进 不屈不挠……

站直腿,我的脚就伸出车厢外
(我发现我是象蛇一样盘起
保护在一个长匣子里)
我想喊 车外牙齿的三弦又颤出声
好可怜的车夫呦——
我黑黑的脚掌还是被雪砸出些许感慨
车夫喝住马喝住一颗善良之心
“哎!真可怜”
他把他的斗笠连同他的体温
盖在我脚上

那斗笠 倒挺大
象床被子 遮我脚
严严实实 却遮不住
我脚下 那些长长沉沉的
叹息和遗憾抑或苍白的脚印
一条路的尽头 没有香案
祭奠落叶的我反被落叶祭奠

《河流和胡琴》

我的眼里有两条河流
两条河流追寻着他们的源
像胡琴的两根弦追逐着他们的蝶
绕过凄艳的传说绚丽的神话
跳过门前的高坎村头的深沟
又拐过太平洋的谷喜马拉雅山的坡

风中肆虐的阳光,水上争妍的花瓣
热情被摧残又被浇灌
梦,像云就这样聚散着飘向远方
不断消散又不断获得新生
飘向远方。密密的红鸟之群啼

河心中的源,我眼前的远方
一束翠香的目光
一面小小的红手帕,轻轻一摇
就是一个重洋。一汪心事上
寻缘的纸船,帆儿高扯
没有一笔一划不在唤着
没有一点一线不在涂抹着思念的巨网

谁的脚把大地的诗章朗诵如清风明月
谁的眼把阳光的协奏拨弹成小桥流水
一羽彩翅有心无心,抑或
河水没来由拨着弦拨着日子
风铃一路摇去
拨翠一路鸟语一路花香
拨润一路日月一路山水

像两根弦追逐着他们的蝶
两条河流追寻着他们的源
遁入山色,没入楼海
那小小的按钮上,有粒汗在滑
就是那微不足道的钮
紧捏着一滴水的命运, 抑或幸福
紧紧地,紧紧地
像穷尽一生攥住一张美丽和风格
它把它自己永远地留在渊底
青春的红鞋踏进霓虹林

山未穷,水未尽
青春的红鞋还是被高嘹的汽笛带走了
带走,像山带走树南方带走侯鸟
更像阳光带走泪水幸福带走痛苦
走了,青春的红鞋
一块很体恤的眼睛布
两片玻璃擦得玲珑剔透
可里头的风景还是暮色苍苍

没有了源
像大地失去了绿色的皮肤
思念的河床荒凉成无力的白裸
呀!眼睛怎么啦——
不知何时,生命
已被扯成两根廋廋的残弦
暗哑的喉咙唱不出一个笑容

咿!没有了源
还会有柳暗花明,柳暗后的花明吗
还会有峰回路转,峰回余的路转吗
羊肠道沟沟回回九十九后
在最后的一道坎上
我第一次听到石头大喊:“疼!”
珠峰(珠穆朗玛峰)塌陷,一地石头泪
碎成无数太平洋

以上两首载于《襄阳文艺》2011年第4期(总第55期)

谢家雄个人简介

谢家雄:男,小学教师,曾用笔名:谢加、江陵等,中等师范毕业,自考汉语言专业大专学历。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人,一九七三年清明出生于红塔区境内一个名叫谢家坝的村子。学习文学创作已近二十年载,也尝试着写了些,但毫无建树。曾在《青年文学》、《中华文学》、《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专页》、《散文诗世界》、《散文诗作家》、《语文报-大学人文》、《语文周报•校园写作版》、《散文诗》、《当代小说》下半月新诗文版、《黄河诗报》、《云南日报》、《玉溪日报》、《玉溪》、《红塔》、《滇中文化》、《九龙池》、《中国文学》、《当代文学选萃》、《今日文艺报》、《永善文学》、《中原》等国内几十家刊物发表新诗、散文诗、小小说350多章、篇或首,其中以散文诗居多。有散文诗入选《2003、2008、2009、2010年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青春飞翔》、《2007年中国当代诗库》、《2009年中国当代散文诗》等书。获过《散文诗》杂志:2001年散文诗之友奖、2007年全国十佳散文诗大奖赛“十佳散文诗人”提名奖,第二届中华校园诗歌节教师组三等奖、“天翼杯”全国散文诗大赛优秀奖,《云南日报》“红塔杯”我和我的祖国征文优秀奖、首届中国小小说擂台赛优秀奖及玉溪市五县区文学联展优秀奖等几十个小奖。现为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会员、玉溪市作家协会会员、红塔区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天地》论坛版主(编辑和驻站散文诗人)、《星火文学》散文诗版版主等。出版有散文诗集《湛蓝时空》一书。
人生观抑或文学观:文学是生命的一面旗帜,擎着她破风击浪,她不倒,生命的旗帜亦不倒。我写故我在。我手写我心,写我心所想。


通联:中国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彩虹路28号农行生活区2幢三单元401室
谢家雄 (收)
邮编:653100
手机:15187731740
QQ:1051561885
电子邮箱:ynyxxjx@163.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xixiejiaxiong


返回页首 向下
王霁良
金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178
积分 : 346
注册日期 : 11-08-04
年龄 : 50
地点 : 济南市经十路83号山东电视大厦820室第8信箱

帖子主题: 回复: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2012-02-13, 04:25

人生的感悟与感慨,拜读。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blog.sina.com.cn/u/1312314735
云南谢家雄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5
积分 : 13
注册日期 : 11-12-21

帖子主题: 回复: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2012-02-13, 09:14

谢谢王老师赏读
返回页首 向下
 
谢家雄2011年诗歌发表部分作品选投稿《2011年优秀诗歌范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