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2010推荐于坚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孙启泉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5
积分 : 235
注册日期 : 10-09-06

帖子主题: 2010推荐于坚的诗歌   2010-11-12, 16:06

[b]喜树[/b]

再次经过栖息于山坡下的庭园
发现它已被冠名喜树 挂上了小木牌
像是革命时期的犯人 就要送去枪决
开个玩笑 植物学系的工作 目的是
多识鸟兽虫鱼之名 蓝果树科 喜光
我国特有 分布于长江以南 树干端直
枝条伸展 怀抱着自己的阴影 满足于孤独
在黎明 在傍晚 在雨后黄昏 在深夜里
在那灰扑扑的青年时代 我默认它
就像默认着一位先知 它的接纳从不吝啬
哦 某日 我们在下面站着 雨停时青春结束
那是一个无情的秋天 枯叶没有随风而下
并非长得与众不同 只是恰巧避开了同行
和异物的遮挡 赢得阳光 也要被集体放逐
绿色烽炉 从不熄灭 当烧焦的黑暗无以言说
我就指出它 看哪 这棵树 看哪 这树
那么多眼球在晃动光芒 这活过来的绿骷髅
那么多泪水挂在风暴之后 刚刚知道
它叫喜树 看不出与周边的乔木
有何不同 都是叶子 都是树干 都是
疤痕累累 被时间伤害过度的皮肤
都被某种力量牵引着向上去
仿佛那黄金天空 隐藏着一座大教堂
我不知道这一次喜悦与上一次有何不同
每次路过我都被击中 忘记 又再次欢喜



[b]致西班牙诗人Emilio Araúxo[/b]

通信十年 从未谋面 我猜想
你的信来自某个秋天午后的土地
或许是洛尔迦送来的 多年前在云南
我读他的诗 那是一个早晨 大海越过高原
背来一袋光芒 也许是在深蓝色的黄昏
你放下铲子 指头沾了些口水站在门口
在便条簿上记点什么 像是抓到一把蚯蚓
我看不懂 你的信有某块土地的泥巴味
并不意味着神秘 诗人来信 那就是:
世界美如斯 有时你寄来照片 上面有老人 陶罐
妇女 孩子和神情忧郁的土豆 也许并不忧郁
那是表情的另一面 喜悦 安详
日复一日的白昼 夜晚 水井 产床
日复一日 母亲渐瞎 乌鸦发白 祖母去死
我喜欢你的生活 在我的祖国这是一个梦
那是你的面具 那些停在河谷两旁的农场
那些旧城堡 那些在人们身后等候秋天的村庄
那些我不知道名字的树 如果有风
它们也会随着窗户摇晃

2010年1月10日星期日


[b]冬阳来电[/b]

其时我刚刚落地 拖着箱子
穿过严寒的机场 正想着奥登的诗
“水银陷入这垂死一日的深喉”
异乡的冰原下面 没有埋着叶芝
忽然间手机响起来 贾生冬阳来电
正与诗人三四 在南海的浪上饮酒
微醺时拨个电话 老于 买张机票
过来吧 喝一杯 我囊中羞涩 你能飞
一时语塞 自交通巨变后 还没想到这
记得的君子之交 都是在月夜 步行
晚辈来自北方 清风两袖 多年前
相遇在江湖 一见如故 直接切入主题
讨论虚无直到古典的深夜 直到苏格拉底
疲倦 海潮退去 盐回到沙滩 直到
有个夜晚成为 故乡 天欲雪
他握着白瓷酒杯 浮现在夜晚的大幕上
酡红 明亮 就像一位铁匠

2009年11月15日草于南京11月28日改

[b]芳邻[/b]

房子还是这么矮
樱花树已长得高高
向着晴朗朗的蓝天
亮出一身活泼泼的花
就像那些清白人家
在闺房里养出了会刺绣的好媳妇
这是邻居家的树啊
听春风敲锣打鼓
正把花枝送向我的窗户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b]农家[/b]

大野苍茫 农家只收拾自个的一小块
父亲弯腰割稻谷 娘子跟在后头
拣拉下的稻穗 每一次拣拾 动作
都像淘金人那般珍重 似乎在追随
神的脚印 起风时停下来揉揉腰杆
小孩蹲在草垛上玩蜢蚱
创造了一个儿童乐园 黑狗有时当他老师
一跃飞过了水沟 长大了他也要这么跳
野猪站在山冈 张望时有舅舅的表情
太阳过后 乌鸫的羽毛忽然黑暗
又是一年 隐秘的欢乐涌起在大地深处
地主们再次体会着

2009年八月


[b]下雨那天我们坐在这里[/b]


下雨那天我们坐在这里
说起那些死者 王维 李白 苏轼……
他们真地死啦 大地上哪还有他们的文章
这些说谎者啊 故国神游
只在祖父们的旧宣纸里 玻璃窗外
有个穿灰雨衣的邮递员推走了单车
韩旭子 考进高中 祝贺
电台播音员倪涛只顾喝啤酒
其间有人发来短信
他正在西藏的一座山上
白马抬头时 看见了雪
接到家里电话 母亲在回家
买了些绿豌豆 被困在西昌路的超级市场了
一只黑狗从厨房跑出来
在裤脚间钻来钻去
仿佛我们的腿是庙宇里的廊柱
下箸时有人戴上帽子走了
他信神 拒绝与我们这些食肉者同桌
微笑暗示着不影响友谊
他往麦加去 把门递给新来的人
怀着魏晋式的陈旧友情
闷闷地饮剩下的酒  离开还是留下
事关终极的决定总是通过小事烦人
烤鸭只吃了一半 有些食物总是无法下咽
总是端上来 再端上来 土豆最好 永不厌倦
他走后推土机扬起黄色的长鼻子包围了我们
在花园和废墟之间啃 似乎那儿埋着个胖骷髅
所有的根都翘向地面 诸神的墓穴也不能幸免 
啊 灰尘卷走家乡 席终客散
我们结帐 回到沸沸扬扬的大路上

2009年八月


[font:a953=宋体][size=12][b]小道[/b][/size][/font]











[size=12][font:a953=宋体]某人开创了小道[/font] [font:a953=宋体]隐藏在广告牌后[/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踩塌铁丝网[/font] [font:a953=宋体]在马尾松和剑麻之间[/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像是德国某地的边界[/font] [font:a953=宋体]将归来与逃亡混淆[/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深夜[/font] [font:a953=宋体]他小便[/font] [font:a953=宋体]然后拔腿就走[/font] [font:a953=宋体]直奔幽深中的灯[/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许多邻居认同这串胶鞋印[/font] [font:a953=宋体]喜欢它的神秘以及[/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随心所欲[/font] [font:a953=宋体]也许始于谋杀或盗窃[/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却也方便偷懒的居民[/font] [font:a953=宋体]重温童年养成的毛病[/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钻空子[/font] [font:a953=宋体]翻墙[/font] [font:a953=宋体]爬栅栏[/font] [font:a953=宋体]走后门[/font] [font:a953=宋体]君子行不由[/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王道[/font] [font:a953=宋体]省得遇到尴尬[/font] [font:a953=宋体]站住![/font] [font:a953=宋体]被没有徽章的[/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业余巡逻队[/font] [font:a953=宋体]截获[/font] [font:a953=宋体]无事生非[/font] [font:a953=宋体]出示身份证[/font] [font:a953=宋体]报告收入[/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交代婚姻现状[/font] [font:a953=宋体]回答[/font] [font:a953=宋体]难于启齿的[/font] [font:a953=宋体]为什么[/font] [font:a953=宋体]被某患者[/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攀谈[/font] [font:a953=宋体]被他的正确观点攀谈[/font] [font:a953=宋体]被他对甲[/font] [font:a953=宋体]对[/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A [/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对[/font] [font:a953=Times New Roman]NO[/font][font:a953=宋体]:[/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1[/font][font:a953=宋体]的仰慕[/font] [font:a953=宋体]攀谈[/font] [font:a953=宋体]被迫与某个肺部的阴影[/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以及它的饮食秘诀[/font] [font:a953=宋体]交头接耳[/font] [font:a953=宋体]被一辆新汽车[/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丫忽然刹住[/font] [font:a953=宋体]散发着狐臭[/font] [font:a953=宋体]嗨!当街夸奖后坐上的卷毛狗[/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风刚刚迷路[/font] [font:a953=宋体]撞翻了[/font] [font:a953=宋体]一罐松脂[/font] [font:a953=宋体]鸟语高不可悟[/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草深[/font] [font:a953=宋体]某花孤芳自赏[/font] [font:a953=宋体]不见出处[/font] [font:a953=宋体]神不知鬼不觉[/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溜回蜗居[/font] [font:a953=宋体]电视正报告新闻[/font] [font:a953=宋体]多好[/font] [font:a953=宋体]信不信由你[/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关掉[/font] [font:a953=宋体]让那位名正言顺的[/font] [font:a953=宋体]大王[/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去黑箱里自个儿呆着[/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云南多事[/font] [font:a953=宋体]每当雨水[/font] [font:a953=宋体]自然界就要暴动[/font] [font:a953=宋体]越狱[/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回混沌[/font] [font:a953=宋体]只一星期[/font] [font:a953=宋体]地面上的摆设[/font] [font:a953=宋体]面目全非[/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像是载重过度的卡车[/font] [font:a953=宋体]熄火于[/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繁荣[/font] [font:a953=宋体]大地乱作一团[/font] [font:a953=宋体]最高处堆积着花坛[/font] [font:a953=宋体]献给[/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蜜蜂[/font] [font:a953=宋体]下面生殖过度[/font] [font:a953=宋体]乱伦者肢体纠缠[/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那家伙疯狂[/font] [font:a953=宋体]借闪电的通天锯[/font] [font:a953=宋体]放倒了老柏[/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要找回那条土脐带可不容易[/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像是地主在箱子里翻找旧地契[/font] [font:a953=宋体]得耐着性子[/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学先人低下头[/font] [font:a953=宋体]披荆斩棘[/font] [font:a953=宋体]迈坎[/font] [font:a953=宋体]扒开盘根错节[/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理顺乱世[/font] [font:a953=宋体]像个秦始皇[/font] [font:a953=宋体]我乐于此道[/font] [font:a953=宋体]抬脚[/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踢向新编的刺阵[/font] [font:a953=宋体]嘶地一下[/font] [font:a953=宋体]勾破了裤腿[/font] [font:a953=宋体]鬼精灵[/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又往鞋腔里倒泥巴水[/font] [font:a953=宋体]看你还有多大能耐[/font] [font:a953=宋体]这都是[/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我喜欢的[/font] [font:a953=宋体]那么多根都湿透了[/font] [font:a953=宋体]我也不能总是干着[/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再次于禁区[/font] [font:a953=宋体]得道[/font] [font:a953=宋体]回家[/font] [font:a953=宋体]要赶在新世界之前[/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过两天[/font] [font:a953=宋体]又一场暴雨[/font] [font:a953=宋体]洪流穿堂而过[/font] [font:a953=宋体]又是[/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乱麻一团[/font] [font:a953=宋体]胡搅蛮缠[/font] [font:a953=宋体]捷径了无痕迹[/font] [font:a953=宋体]有物混成[/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先天地生[/font] [font:a953=宋体]返景入深林[/font] [font:a953=宋体]复照青苔上[/font] [font:a953=宋体]茫然失措[/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迷途知返[/font] [font:a953=宋体]且顺了阳关大道吧[/font] [font:a953=宋体]改邪归正[/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礼尚往来[/font] [font:a953=宋体]阳奉阴违[/font] [font:a953=宋体]点头哈腰[/font] [font:a953=宋体]胁着左肩攀谈[/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谄笑[/font] [font:a953=宋体]小区幸免于难[/font] [font:a953=宋体]门牌一个不少[/font] [font:a953=宋体]物业岿然不动[/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独立于天文地理[/font] [font:a953=宋体]它已搬进末日[/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昨日立秋[/font] [font:a953=宋体]大千水落石出[/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早晨经过旧址[/font] [font:a953=宋体]发现歧路又在松树下[/font] [font:a953=宋体]摇摆着[/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红土尾巴[/font] [font:a953=宋体]枝枝蔓蔓删繁就简[/font] [font:a953=宋体]被某位失业的园丁[/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修剪过[/font] [font:a953=宋体]它刚刚藏起了鬼斧头[/font] [font:a953=宋体]就像传说中的陷阱[/font] [font:a953=宋体]空着[/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有几片枫叶随时间光顾[/font] [font:a953=宋体]止足端详一阵[/font] [font:a953=宋体]疑窦丛生[/font][/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没敢轻举妄动[/font] [font:a953=宋体]宁可循规蹈矩[/font] [font:a953=宋体]再次被攀谈[/font] [/size]

[size=12][font:a953=宋体]如果有唠叨婆逮住不放[/font] [font:a953=宋体]烦不得[/font] [font:a953=宋体]我就说这个[/font][/size]



[size=12][font:a953=Times New Roman]2009[/font][font:a953=宋体]年[/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10[/font][font:a953=宋体]月[/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3[/font][font:a953=宋体]日[/font][font:a953=宋体]星期六[/font][/size]

[size=12][font:a953=Times New Roman]2009[/font][font:a953=宋体]年[/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11[/font][font:a953=宋体]月[/font][font:a953=Times New Roman]2[/font][font:a953=宋体]日[/font][font:a953=宋体]星期一改定[/font][/size]



[b]有一回 我漫步林中……[/b]

有一回 我漫步在林中
阴暗的树林 空无一人
突然 从高处落下几束阳光
几片金黄的树叶 掉在林中空地
停住不动 感觉有一头美丽的小鹿
马上就会跑来 舔这些叶子
没有鹿 只有几片阳光 掉在林中空地
我忽然明白 那正是我此刻的心境
仿佛只要一伸手
就能永远将它捕获

1987年9月

[b]回忆[/b]

就这样流去了
在高原的石头上
那河淌着幽蓝的光
天空垂下来
马车喘着粗气跑过去
村庄蹲在岸边
想着一些心事
风摇了一下树林
跳上荒野消失在山岗
月亮站起来
一切都亲切而宁静
金汁河
没有帆船的金汁河啊
只有树叶在秋天漂向大湖
只有乡村的女儿
把洗衣的木盆
漂在脚旁
往事和声音一起睡着
那块空地也不出声
夏天那儿堆着干草和农民的孩子
你好像来了
又躲在桉树后面
吃吃地笑
快乐的女妖
为什么不在我额头上洒草
你的笑声没有颜色
铁工厂在星星下上班
一只又一只地抽烟
外祖母的白发
怎样白掉的呢
谁也没有见过她的黑发
有一回她搂着我
狼就在床底下
好久没有下雨
空气中有一股辣味
那一年的雨天
我们捉到许多田鸡
沿着河岸永远走
会走到什么地方
一切都看不见了
只有些淡淡的水声
1980年

[b]我知道一种爱情……[/b]

我知道一种爱情
我出生的那个秋天就在这爱情中诞生
它也生下我的故乡和祖先
生下亚当和夏娃
生下那棵杨草果树和我未来的妻子
也生下空气 水 癌症
孤独感和快乐的眼泪
我不知道这爱情是什么
它不只存在于一个人的眼睛里
或者一处美丽的风景中
有些人时时感到它的存在
有些人一生也未曾感到过它
我曾经在某年的一天下午
远地传来的模糊的声音中
在一条山风吹响的阳光之河上
在一个雨夜的玻璃后面
在一本往昔的照片簿里
在一股从秋天的土地飘来的气味中
我曾经在一次越过横断山脉的旅途上
强烈地感受到这种爱情
每回都只是短暂的一瞬
却使我一生都在燃烧
1985

[b]不要相信……[/b]

不要相信那颗星星
说它是爱的眼睛
不要相信那片大海
说它是爱的深情
不要相信那群峭岩
说它是爱的誓言
不要相信我宽阔的肩膀
说它是爱的靠山
不要相信我强健的身躯
说它是爱的港湾
不要相信我结实的手掌
说它会把稳爱的小船
不要相信我的才华
一定通向人生的大道康庄
不要相信我的骄傲
不会在生活的阴影中沮丧
不要相信我的智慧
不会被命运的黑手暗算
但你要相信我的沉默
永远的沉默只为爱你一人
决不是反复无常的命运
决不是漂泊不定的人生!

1979年
自上海文学2010第七期和博客
返回页首 向下
 
2010推荐于坚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