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纪念海子,赏析经典(四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八大少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44
积分 : 130
注册日期 : 11-10-14

帖子主题: 纪念海子,赏析经典(四首)   2012-03-26, 12:31

纪念海子,赏析经典(四首)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赏析:诗人乘车途经德令哈时受到无边荒凉的景象的刺激,便以日记的形式写下了这首抒情短诗,该诗构思精妙,诗人通过环境的荒凉,冷寂来反衬内心情感的炽热,并通过反复渲染的手法,强化了诗人主体和事物客体在情感方向的冲突和反差,诗的内在张力及力度由此凸现。另,全诗在情绪节奏上非常流畅连贯,抑扬起伏,给人以一气呵成之感。诗中的姐姐更多的应从象征的含义去理解,与诗人的‘女性崇拜情结’相契合,‘姐姐’在此无疑是诗人深沉情感的寄托的对象,这首诗纯粹是在抒发诗人自我的一种忧郁凄凉而美丽的情绪,达到了纯抒情的境界,具有感动人心的艺术效果。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赏析:海子是一个悲剧意识极其浓郁的诗人,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海子本人深切体验并认识到了人性自身难以挽救的堕落本质,因此,海子本人特别渴慕‘神性’并竭力追寻,这首诗可以看作海子为自己发现人类生命中‘神性’的普遍‘缺席’而创作的一首‘哀歌’。‘草原’是人类生存背景的象喻,‘目击众神死亡’象征了‘神性’的彻底泯灭和人类生存诗意的完全丧失,标题中的‘九月’一词点明了‘众神死亡’的时间和季节,由此构成了《九月》一诗完整的主题。诗中的场景完全是虚拟性和想象性的,具有浓厚的‘寓言诗’色彩。‘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这一充满死亡气息的静态意象画面的呈现,则在广阔的时空中对于人类现实生存与历史生存中人性的堕落与垂死本质作了入木三分的揭示和批判,缘此,诗篇中诗人反复出现的‘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其中透露出来的生命的悲哀情绪,才更具有感人至深的思想与艺术力量。

《五月的麦地》

全世界的兄弟们
要在麦地里拥抱
东方,南方,北方和西方
麦地里的四兄弟,好兄弟
回顾往昔
背诵各自的诗歌
要在麦地里拥抱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里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

赏析:作为虔诚的‘麦地之子’,海子在‘麦地’身上几乎投注了他生命的全部情感。‘麦地’的丰盈与贫瘠都能唤起他美好或者痛苦的情感体验,激起他歌唱的愿望。‘麦地’成为诗人灵感的‘最后停泊地’。在这首‘麦地诗篇’里,诗人表达了一种‘博爱’思想。‘全世界的兄弟们/要在麦地里拥抱’这一意象场景的设置,以及结尾处‘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的自我表白,形成了呼应关系,生动传达了诗人那种美好,博大的情怀。作品采取了自我倾诉与自我吟唱的方式,叙述了诗人在‘麦地’里滋生的感受与愿望,情绪自然流畅,无拘无束,独自沉浸在自己的‘心灵的歌声’中(诗人因此说自己‘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麦地’对于诗人所具有的难以抗拒的心灵感召力。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 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 骑上你飞奔而去, 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 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 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 沉浸于冬天, 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 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 遮住了窗子
他们把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 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 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 从北刮到南, 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赏析:这是海子的绝笔之作,也是海子对于自身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进行最后追问的总结性诗篇。作品既表达了诗人在死后复活的强烈愿望与坚定信念,同时又表现了诗人不可抗拒的死亡冲动与死亡意志,呈现了生命内部的深刻矛盾,冲突和混乱,与作品的标题含义形成对应关系。
此诗设置了两个时空,一个是想象的时空,另一个是现实的时空,作品的死亡主题正是在这两种不同时空中得以展开,并构成内部之间的冲突和互补关系。
该诗的一,二节属于想象时空的范畴,表现的是诗人拟想中的复活场景,诗人对于自己的死而再生充满了信心,而且对于自己复活后的生命状态无比欣赏。‘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这一复活宣言中所指明的复活时间按及复活状态均显示了诗人对生命的无比热爱,在此,‘十个海子全部复活’这一超现实的幻象喻指海子自我形象的多重性与丰富性,尽管仍然不可避免地包含着阴暗,分裂,变态的成分,但这‘十个海子’总体上是光明的,他们对‘野蛮而悲伤的’‘长久的沉睡’的‘海子’持质疑和嘲笑的态度。而这‘十个海子’还‘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这里的你和我均是海子不同自我的形象的一种代指,刻画出复活后诗人可爱与淘气的形象),正在形象是与诗人的死亡意志呈对立关系的。
该诗的三四节则属于现实时空的范畴,表现的是诗人真实的生命状态,与诗人自我想象中的光明,可爱,淘气形象相反,现实中的海子是‘一个黑夜的海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由此显出诗人身上浓郁的死亡情结。随后,诗人在对乡村的回忆中流露了某种对于生的眷恋之感,但在结尾处,强烈的死亡冲动又突然强行闯入诗篇中来,说出它的死亡情结:‘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那种紧张的语调以及那个神秘的你对于曙光的尖锐质问,无疑流露出诗人在听到死神***的那一刻内心巨大的焦虑,绝望与混乱,对诗人前面表达的复活愿望和信念构成了深刻的内在否定,并且最终使得悲伤,绝望的情绪成为作品的主色调,让人们只能怀着困惑与惋惜的心情从中品读其深沉动人的死亡的诗意。
返回页首 向下
 
纪念海子,赏析经典(四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评论-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