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2010推荐路也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孙启泉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5
积分 : 235
注册日期 : 10-09-06

帖子主题: 2010推荐路也的诗歌   2010-12-08, 14:48

[b]木 梳[/b]
路也

我带上一把木梳去看你
在年少轻狂的南风里
去那个有你的省,那座东经118度北纬32度的城。
我没有百宝箱,只有这把桃花心木梳子
梳理闲愁和微微的偏头疼。
在那里,我要你给我起个小名
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我:
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都行
她们是我的姐妹,前世的乡愁。
我们临水而居
身边的那条江叫扬子,那条河叫运河
还有一个叫瓜洲的渡口
我们在雕花木窗下
吃莼菜和鲈鱼,喝碧螺春与糯米酒
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
在棋盘上谈论人生
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仇。
我常常想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
过一种名叫沁园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
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




[b]江心洲[/b]

给出十年时间
我们到江心洲上去安家
一个像首饰盒那样小巧精致的家

江心洲是一条大江的合页
江水在它的北边离别又在南端重逢
我们初来乍到,手拉着手
绕岛一周

在这里我称油菜花为姐姐芦蒿为妹妹
向猫和狗学习自由和单纯
一只蚕伏在桑叶上,那是它的祖国
在江南潮润的天空下
我还来得及生育
来得及像种植一畦豌豆那样
把儿女养大

把床安放在窗前
做爱时可以越过屋外的芦苇塘和水杉树
看见长江
远方来的货轮用笛声使我们的身体
摆脱地心引力

我们志向宏伟,赶得上这里的造船厂
把豪华想法藏在锈迹斑斑的劳作中
每天面对着一条大江居住
光住也能住成李白

我要改编一首歌来唱
歌名叫《我的家在江心洲上》
下面一句应当是“这里有我亲爱的某某”



[b]农家菜馆[/b]

菊叶蛋汤、清炒芦蒿、马齿苋烧肉
江虾炒韭菜、凉拌马兰头
读一张菜单像是在读田野的家谱

宽大的餐桌像沙场,摆在篱笆围起的露天小院
我们要把江心洲的四季
品尝、咀嚼,吞咽,并且消化

月亮升起来
给每个菜里加了一点甜味

六只红灯笼悬挂在屋门前
里面裹着晕黄的寂静
屋檐下的斗笠用庄稼的筋骨编成
它有一个像它的红飘带那样的好心情
还有那些玉米串,看上去多么实心眼啊
老板娘把我们当成太阳来奉承
她的脸是一朵向日葵

月亮升起来
盘子里的盐水鸭头带着淡淡的愁容
它们突然怀念起不远处的池塘
从灵魂深处发出嘎嘎嘎嘎的呼唤
那些虾子随时准备消褪红色,游回江里
油汪汪的霉干马齿苋很想还原叶绿素,种回山坡和洼地去
重新发芽

坐在我面前的男人在喝啤酒
我对他的爱最好是先别说出来 
我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越过篱笆
到了对面的果园
而我的心走得更远
它早就到了两公里外的江面,乘上了一艘远洋货轮

月亮升起来了
又大又圆
就当免费上来的一盘果酱吧




[b]还 会[/b]

当我们老了
爱情还会像油菜花一样鲜嫩
当我和你都老了,这幢带红顶的房子
就成了驮着我们故事的石碑
时光变为天边淡淡的余晖
我们弯下了脊背掉光了牙齿
形体像小虾,一张口露出一个大洞
浑身上下分布着温柔的皱纹
那时,还会有一个像现在这样迷蒙的黄昏
笼罩着一道古老的江水
江堤上的那些草还会这样矮这样卑微
而防护林的想法也还会这样地绿这样地深
我还会像现在这样,眼里含着幸福的泪水
看着你轻轻地关上窗子和门
我当然还会,经常奔波在旅途上
怀揣着我的热情像怀揣着炸药包
千里迢迢地去寻你这根导火索
从一个省份到另一个省份


[b]外省的爱情[/b]
我是爱你的,请不要怀疑。
这外省的爱情摇摇晃晃地走在旅途上
扛着太多的行李。
我来自一个出圣人的省份
我是它的逆女
活了三十年,像找寻首都一样
找到江心洲
像找寻真理一样找到了你。
我爱你,请不要怀疑。
还记不记得,去年我带着一大摞煎饼去看你
那后来成为我们俩两天两夜的口粮
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
我是一只驮着希望的小蚂蚁
对命运感激的泪水流了上千里。
我是爱你的,我隔着中国最长的河爱你
隔着中国最雄伟的山爱你。
在我的心里,我以我家附近那条长法桐的东西马路为界线
把包括我的住宅在内的以南地区
统统划归了你所在的那个南面邻省
让我的八里洼与你的江心洲结成亲戚。
我是爱你的,请不要怀疑。


[b]你在病中[/b]

我隔了上千里烟雨迷蒙的国土
惦念着你的病情
竟把天气预报误读成心电图、CT、彩超和血压数
我还要为此斋戒,只吃一点少油的素菜米粥
祈祷你的康复

如今你在病中
请像一棵雨后的稗草那样好好歇息
在午后阳光下闪烁细细的嫩芽
把来苏水味的疼痛和晕眩打电话告诉我吧
生命原是一笔需要慢慢偿还的债务
要打开病房的窗户,看看水杉树顶的朝霞和落日
还有那飘着晚饭花香气的小路
安宁和静默是最好的大夫

我还有一大串叮嘱,也请求你一一记住:
你要在美德里加进去那么一点儿懒
让书桌上轻轻落着尘土
你要与茶为友,以烟酒为敌
你要常吃核桃花生芝麻,还有海藻和鱼
你要每天去江边散散步
你必须按时吃药啊,不能怕苦



[b]我一个人生活[/b]

我一个人生活
上顿白菜炒豆腐,下顿豆腐炒白菜
外加一小碗米饭。
这些东西的能量全都用来
打长途,跑火车,和你吵架,与你相爱
我吃着泰山下的粮食,黄河边的菜
心思却在秦岭淮河以南。
我的消化系统竟这样辽阔
差不多纵横半个祖国
胃是丘陵隆起,肠道是江河蜿蜒。
我就这样一个人生活着
眼睛闪亮,头发凌乱
一根电话线和一条铁路线做了动脉血管。
我就这样孜孜不倦地生活着
爱北方也爱南方,还爱我的破衣烂衫
一年到头,从早到晚。


[b]忆扬州[/b]

来一盘煮干丝,两个狮子头,一壶碧螺春
如果没有琼花露,那就上两瓶茉莉花牌啤酒吧
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
这是我和你的扬州

何必腰缠十万贯只须揣百元钞票,何须骑鹤只须乘高速大宇
就有勇气下扬州

这是在梦中,有你的梦中,十年一觉的梦中
窗外千年的绿水悠悠
积压发霉的诗词生成砖缝中的苔痕
历经无数个烟花三月的是那些阁那些寺那些亭
我说,我想把弹琴当功课,把栽花当种田
而你呢,就去做一个文章太守

当微醉之后摇晃着走在石板路上
我相信这个夜晚的明月是从杜牧诗中
复制并粘贴到天上去的
哦请告诉我,告诉我哪是黛玉离家北上的码头
我们这样沿着运河走,在到达宾馆之前
会不会遇上南巡并且微服的乾隆


[b]在临安[/b]

在临安,我食竹笋咸肉、莼菜汤和小黄鱼
还有青团,用艾草汁揉和糯米面又裹了豆沙馅的
品着从围墙外的山上采回的龙井
我愿为这些美味丢职弃爵
是的,我几乎忘了随身携带的悲伤,忘了你

在临安,我认识了木荷、香樟树、桫椤和岩柏
这些植物用全身心的淡淡苦香抚慰我
从早晨到黄昏雨丝都飘在半空
走遍座座小山,衣袖已被染绿
我真的就要把你忘记

我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
红砖小楼下的水洼传来青蛙的咏叹调
凉台上有安居乐业的盆花
门厅里摆着懂中庸之道的躺椅
那些餐具在厨房里保持着好脾气
是的,我来到临安,就是为了不再把你想起

我枕着山睡去,傍着云醒来
一阵小风在测量我的身材
这是临安,是李白和苏东坡来过的临安
唉,为了忘记你,我一口气跑出来两千三百里


[b]身体版图[/b]

我的身体地形复杂,幽深,起起伏伏
是一块小而丰腴的版图
总是等待着被占领、沦为殖民地
它的国界线是我的衣裳
首都是心脏
欲望终止于一条裂谷

我把它横陈、折叠、翻转、弯曲缠绕
它属水质,可随物赋形
潮润的皮肤如滩涂,带着熟了的芒果的芳香
汗水在脊背的礁石上开花
隐秘的国门打开来又合上
合上了又打开
在你的面前

根据相关条约
我的金矿煤矿油田,有色金属和天然气
统统交给你来开采
你还可以在这版图上修铁路建港口
盖上一座教堂

你对我的侵略就是和平
你对我的掠夺就是给予
你对我的破坏就是建设
疼痛就是快乐
粗暴就是温柔
雷电交加是为了五谷丰登

但大多数没有你的时候
这版图空着,荒着,国将不国
千万里旱情严重到
要引发灾害或爆发革命
其质地成了干麦秸,失了韧性和弹性
脆到要从中间“咔嚓”,一折两半


[b]今当永诀[/b]

告诉桃花,不要开了
我没有绯红的心情与它交相辉映
让蜜蜂歇息,不要嗡嗡嗡地忙着说媒
请土壤里的蚯蚓停止做白日梦吧
还有,请云层使劲忍住,别将雨水滴落
让田畴、山坡和道路都保持灰色,安于清贫

通知大地不要将春天拼写出来
声母丢弃韵母,平声背叛仄声,形旁和声旁就此分别
那些笔画,点横竖撇捺弯勾,全都忘记了诺言
爱已成死灰永不复燃,我和那个人也成为彼此的旧病
我在北,他在南,一条长江从此真的做了天堑

如果可能,我还想把两个城市之间的铁轨拆除
把航班去消,把高速公路毁掉,把通讯电缆掐断
网络联接最好也出现故障
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没有用处了——
我和那个人虽然都还活着,却仿佛已阴阳相隔!
返回页首 向下
王霁良
金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178
积分 : 346
注册日期 : 11-08-04
年龄 : 50
地点 : 济南市经十路83号山东电视大厦820室第8信箱

帖子主题: 回复: 2010推荐路也的诗歌   2012-02-14, 15:31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诗人2004——2005年的作品,有些陈旧了。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blog.sina.com.cn/u/1312314735
 
2010推荐路也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