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左岸诗歌一组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左岸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32
积分 : 52
注册日期 : 10-06-28

帖子主题: 左岸诗歌一组   2012-09-24, 18:30


一只虫子面对一只鸟
  
  请等一等,先生
  容我把两行想家的眼泪
  擦干
  再将我吃掉
  
  
  
  锯
  
  你我的目光,碰到一起的时候
  合成了一把锯条。接下来
  我们开始拉大锯。你来我往,锯
  生活这块木头
  我们用力越大,脚下的爱
  就堆积的越多  
  
  
  
  冰乳房
  
  有一天,我注意到了
  我家屋檐下栖息的那块冰
  悄悄有了变化,妩媚而柔顺
  她举着自已的光芒
  一副幸福的模样
  对于她的私生活我无法控制
  因她是野性的
  这使我不无感叹
  世界上有些美只能欣赏
  这样也好
  留下遗憾让我有了回味的理由
  现在这只鼓张的乳房
  终于产下了第一颗奶汁
  小草是她的孩子
  而我只是她一个匆匆看客 
  
  
  
  
  阅读偶得
  
  抓住一个星期天美丽的尾巴
  有树影无声地在窗上练习猫步
  我,伏案潜心阅读一本大部头的作品
  就在我习惯地点燃一支香烟的瞬间
  "啪"的一声,翻开的书自己合上了
  它一定是在为
  某一件事鼓了一下掌
  
  
  
  
  山岗上走下来一位将军
  
  葱茏的山岗上走下来一位将军
  四十岁年纪,风尘未减,一套粗布四兜旧军装
  扎绑腿,肩挎匣子枪,《八路军》臂章清晰可见
  他明显营养不足,步履有些蹒跚
  但精神很好,眼前的一切让他惊诧不已
  他感觉与他擦肩而过的这些人
  很幸福也很陌生,都朝他投来狐疑的目光
  他客气地向其中一学生打听,去西柏坡开会
  怎么走,学生茫然地指了指
  结果,他又朝原来的山岗走去  
  
  
  
  
  月亮
  
  一扇
  银白色的
  门
  一个小女孩
  推开
  走进去
  再走出来
  满头大雪
  
  
  
  暴风雨即将来临
  
  雷电的鼾声越来越近,大地上
  所有的耳朵都争咽最后一朵宁静
  蚯蚓的出逃,使石头更加孤独
  一只奔跑的脚
  在即将踩到一只蚂蚁的刹那
  改变了一下方向
  
  
  
  一个小女孩在火车道边睡着了
  
  一个小女孩在火车道边睡着了
  像一只跑累的小猫
  大姆脚趾伸进了野花的窗户里
  本想去寻找在城里打工的妈妈
  不知怎么就困了。一位道工从夕阳里
  钻出来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
  他的耳朵被火车汽笛声咬了一下
  
  
  
  小花
  
  伏案写作,思绪远走他乡。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细致的声音
  我回首四处寻找
  老半天
  发现是墙角一株小花
  小猫一样咪叫了一下



  石头
  
  一个被杀戳的头颅
  从英雄的马背上迭落,即使坠地
  也要把这个世界砸出个坑
  黃土想埋你,但从枪口吹来的风不让
  留半张脸去骇一群草
  
  多年以后
  有人惊呼看到你忧郁成疾的裂缝
  但一位牧羊姑娘说是你
  朝她微笑  
  
  
  
  太阳照在一只蚂蚁上
  
  太阳照在一只蚂蚁上
  对于突如其来的光芒,它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它发现所有的路,都巳经被
  捷足先登者占有。后来,它又为找到了一条
  荒凉的路,而兴奋不已──弯路也是路
  
  
  
  
  看邻居老伯下棋
  
  不抽烟不喝酒
  邻居老伯,从老伴走后
  就恋上下棋
  常常为走一步好棋
  琢磨来琢磨去,老半天一动不动
  我不禁上前轻轻碰他一下
  看看他是否还
  活着
  
  
  
  
  
  
  广场
  
  他来这里散步,出于一种潜意识
  鸽子有鸽子的喜悦方式
  绿色的小哨兵
  在草丛中时隐时现,目光可以看到
  远山的呼吸,这样他的脸
  堆积多年的落叶,舞动起来
  人们相互传递着微笑
  感知身体的音乐
  有难言的美妙。他想起母亲
  曲折的炊烟,瘫痪的妹妹
  忏悔的钟声,突然
  从灵魂里醒来
  
  他向喷泉池边一个老警察走去
  
  
  
  目光所及
  
  今天我的目光只剩下一尺
  不能再睥睨江山了。手离自己最近
  于是我紧紧抱住自己,疼爱一下
  这时有人叫我,我已无法辨认来自哪个方向
  
  
  
  梦见一朵花
  
  第一个梦见我的是一株花
  它告诉我,用它的骨头当鼓锤
  敲打黑夜,听到天堂放梯子的声音
  将走下来我没来得及
  享用的一段爱情
  
  大海睡了,草原安静如纸
  月亮透明到远古
  失去的东西原来真的那么美好
  我喃喃自语
  
  春天的第一班有轨电车巳经开来
  我的城市绿色正浓
  刚从一本书的被窝里
  钻出来的我,裸体的某处
  伤口如花
  
  
  
  雪中的拉车夫
  
  现在他的敌人很多
  西北风,暗夜,大雪没踝的道路
  还有车上的我
  都来消耗他的热量,但他并不在乎
  只管低头朝前拉,从他嘴里吐出的气
  越来越白。高大的建筑群
  黑人一般的行人树,都被他甩到身后
  
  不料前面发生事故,马路拥塞
  他无法再行,便不好意思和我中止了合同
  我把十元钱递到他手上
  在他抬头回绝的刹那,我看见
  他眼睛里有一块铁的伤疤
  
  
  
  
  晚景
  
  秋风一阵比一阵黄
  石头显得沉重,天空飞鸟少了
  车窗有倒退的迹象
  
  一对耄耋老人,坐在街头铁椅上
  丈夫正在小心翼翼,翻动妻子的眼皮
  吹落进眼睛里的沙子
  
  他们的几缕白发,紧紧靠在一起
  暮色中细弱的闪电
  
  
  
  
  在我的身体里寻找落日
  
  在我的身体里寻找落日
  并不难,难的是深爱我的女人
  把守着秘密,千方百计阻止我的行动
  我想法给她唱一首睡眠曲
  计谋实现了。就在我绕开她的瞬间
  看见她铅华消褪的面庞
  安详的余晖生动依然
  我停止了脚步,并轻轻俯下身体
  
  

返回页首 向下
 
左岸诗歌一组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