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2010推荐黑枣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孙启泉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5
积分 : 235
注册日期 : 10-09-06

帖子主题: 2010推荐黑枣的诗歌   2010-12-29, 20:51

[b]小镇笔记(组诗)[/b]



[b]老式打桩机[/b]


好几次我把那台沉重的老式打桩机
搬到心上来——“咣”、“咣”、“咣”……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想使这块隐秘的地盘
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还是粉碎?
这么晚了,它还在工作着
它惊扰着我——当我陷入一种庸人自扰的困惑中
它用它富有节奏感的撞击
从我的灵魂深处牵引出一列夜行火车……


2008.3.7.


[b]工地[/b]


去年春天这里还是一座公园
秋天的时候已经成了一片工地
塔吊、打桩机、铲车、商品混凝土和钢筋
一百多个建筑工人像蚂蚁般忙得晕头转向
阳光穿着灰尘的长袍
一会儿从口袋里掉出一块金子
一会儿从宽阔的袖口掉出三颗红糖……
我闲下来时常想:等过完这个冬天
这片工地将成为一个时尚社区
我积攒多年的梦想将在一夜之间挥霍殆尽……


2008.3.7.


[b]仁和西路[/b]


仁和西路已经竣工半年多了
崭新的路面,多么平,多么宽
连路灯的光芒也好象再也不怕漫天的灰尘……
多么近!现在我从侨兴街回到东山村
步行才二十分钟,才800多米

仁和西路宽阔的怀里抱着以前那条机耕路
我曾经沿着那条不足两米宽的机耕路
拉着平板车运送刚从田里打下来的稻谷回去
被日头晒硬的土疙瘩硌痛我的一双赤脚
和一颗不谙世事的骄傲的心脏……
我还和我的爱人从这里散步回家
明媚的月光下我吻了她夜色般柔软的脸庞……

今天晚上,我一边走一边想起从前的时光
我还能认出当年插秧时歇过的那条田埂
还能认出摘荷莲豆时摔倒过的那条小水沟
我也还记得捉水蛇、熏田鼠的那些地方……

是的,夜晚了,仁和西路把这一切抱进它宽阔的怀里
我也要用我宽阔的怀抱把这一切
深深地珍藏起来……


2008.3.10.


[b]有合欢花的小路[/b]


凌晨暴雨跑过有合欢花的小路
他起床上卫生间。喉咙奇痒,遂咳嗽三声
这一夜,是平安之夜:无梦,亦无欢。

……这一日,乱云飞渡,温热,略闷
有合欢花的小路跳上一部皮卡车去向远方


2008.3.19.


[b]阴历[/b][b]2[/b][b]月[/b][b]12[/b][b]日[/b]


阴历2月12日。大雾。
正单衣试酒,盆架子树叶“簌簌”落满长阶
鼠患与风湿,分别侵扰着两座老房子……
写诗在盛唐,狎妓去南宋,赚钱就在今朝
罢!罢!罢!
多情自古空遗恨,老子就爱这一张张花红柳绿的纸


2008.3.19.


[b]即景[/b]


山西刀削面的前面是河南烩面
北方烧烤的左边是南靖咸水鸭
有时候一个摊位上生意忙不过来
有时候另一个摊位上只有苍蝇追赶着苍蝇……

三个小美女,一个比一个高,各领风骚
金发少年的“大绵羊”沿路撒下“嘭嚓嘭嚓”的DJ
水沟里的老鼠像偷情的人那样东张西望
几只无名的雀鸟“呼啦啦”飞过电力公司的楼顶不见了……

很多年来,我们一直这样相安无事
很多年过去了
我们还要这样一直相安无事下去


2008.3.20.


[b]练习填空[/b]


今天,我才发现自己其实并非什么所谓的诗人
我只是一个填词的人
听那一首首美妙的音乐,大自然的天籁,生活或者其它
然后不由自主地挥笔填下一个个简单的字词
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卑微与投机取巧
那些美妙的音乐,大自然与生活……它们原来就在那里
我只不过恰巧写出一个自以为是的答案罢了
就像一位练习填空的孩子啊……


2008.3.21.


[b]小镇笔记[/b]


她爱着自己的小乳房
每个月总有一个这样的月圆之夜,她在月华里洗澡
楚楚动人的模样,像狐?像妖?
更像一位乳腺癌患者……

他害着漫长的相思
天亮时到阳台上刷牙、洗脸
把一面弄脏的大海倒掉
夜深了,则将孤芳自赏的爱情锁回檀木的箱子

在小镇,我足不出户,怀抱经年的牢骚
她是我的左邻,他是我的右舍
少年时我会唱很多美丽的情歌
现在我的喉咙哑了,歌词忘了,哼着哼着跑调了……


2008.3.22.


[b]剃须记[/b]


剃须是一个男人必修的晨课
镜子里的男人,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有凌乱的白发和密密麻麻的胡茬
有黑眼圈和不可告人的梦里的性与糜乱……
天,在身体外面早就亮了
他推动着手中的割草机来到这晨雾缭绕的花园
心不在焉的伪园丁,身体内野草蔓生
噫!这清晨盥洗室里的西西弗斯
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动作竟然只是加速胡须的疯长


2008.3.23.



[b]剩下……[/b]


剩下我在露珠里抽烟
隔着一面冰冷的玻璃看阳光爬高爬低
剩下我还将可怜巴巴的想象当做宝
藏着、掖着,只在夜深人静时才拿出来偷偷地擦拭
剩下我还不死心
还在干燥的大地上为永远找不到的水源深挖井
……也罢!有一天你就把我葬在这口枯井里吧!


2008.4.14.


[b]散步[/b]


晚饭后,散步:有时三公里,有时公里三
路灯来到他的岗位。灰尘被洗刷出异样的光芒
走着走着,我释放一些在体内压抑了一整天的郁闷
走着走着,我想到一些忽远忽近的人和事,和虚无飘渺……

晚饭后,散步:前天我遇见一对恋爱中的男女
昨天我遇见一对步履蹒跚的老夫妻……
走着走着,我就老了!
走着走着,时光就晚了!


2008.4.15.


[b]搜神记[/b]


我很少十二点后才睡,否则,我也会爱上几个女鬼
我很少三更时起床,推开窗户,呼吸下半夜清冷的空气
否则,我也会被几只狐狸迷惑的
我从来不曾走过夜路,一颗寂寞的心脏只装着一盏昏黄的灯
否则,我一定会结识某位侠士,并义无返顾地娶其妹为妻
我从来不曾离家出走过,餐风露宿于一座破败的寺庙
我从来不曾寒窗苦读过,为功名而呕心沥血,感天动地
否则,我也会有一段奇遇被世人津津乐道……


2008.4.16.


[b]晚春[/b]


请原谅我躲在生活幽暗的角落发呆
硕大的书桌上:《圣经》、《佛教语录》、香烟和茶
一天又过去了!从我的头上又掉了一根发
“当”地一声,它掉在我的脚下,干净的地板上……
住宅楼左边,工地上那架高大的塔吊吊臂伸得老长
“唿唿唿”地从我的头顶横扫而过
我一直感到好象有一条蛇沿着自来水管爬上六楼
一定有这样一条蛇:穿着草绿色的衣裳,心怀鬼胎
是春天派遣它潜伏下来的
它在等候时机,好去引爆一颗心脏,或者煽动一场爱情……


2008.4.24.


[b]虚拟[/b]


“在忙吗?”
“不忙!你呢?”
“想你啊!”
“……又来了。”
“你怎么老是这样?”
“是你啊!”
“我说的是真的呀!”
“……难道我是假的?”
“那,你忙吧!”
“88!”
“……”


2008.4.30.


[b]立夏[/b]


农历四月初一。立夏。阴。阵雨
茶凉了。忘记昨夜的咳嗽和枕边的叹息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身负千斤重的忧伤
桃花开,桃花败
天气阴晴、冷热……过了三更天要明朗
爱了。恨了。时光一日日短了
他曾经织造那么美丽的神话,如今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枉有虚幻的好名声,却无养活内心的良药
一夜间,诗歌和阴茎一齐衰老
在这个子虚乌有之乡,他靠何种技艺生存下去?


2008.5.5.



选自黑枣博客[url=http://blog.sina.com.cn/heizao]小镇笔记[/url]
返回页首 向下
 
2010推荐黑枣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