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2012年优秀诗歌范本》投稿:胡有琪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胡有琪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125
积分 : 355
注册日期 : 11-08-29

帖子主题: 《2012年优秀诗歌范本》投稿:胡有琪的诗   2012-12-10, 15:48

《2012年优秀诗歌范本》投稿:胡有琪的诗


酝酿:紫……


雁在秋天的天空盘旋了七天七夜
等我
尽管枫树林反复招手 尽管云换上最新潮的衣裳
风把声音一降再降
我没有如期而至
圣经也没有留住雁的悲鸣
雁走的时候 天空顿时弯曲

我被上帝留在九月的子宫里悟道
门开时 秋天已空空荡荡
只有秋菊在一页一页认真的读书
听到我降世的声音
它们才抬起南山 风驰电闪的赶来保驾
其实 我知道它们黄色的微笑中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它们早已酝酿出一个改朝换代的计划
让我穿上它们的黄金甲 去讨伐爱情

我谢绝了尘世的一切马甲
只穿神赐的衣 独自赤脚而行
在我的手里
有一朵淡紫色的花 正柔柔的开
它的形 神圣 它的影 神秘
它就是我爱情的前世 今生 来世


发表于《绿风》诗刊2012年第1期


人生


一直盯着它笑
谁知 走着走着
太阳就变成身后的阴影
绊脚

摇着驼了背的山

如果倒走
能走回春天吗


发表于《诗歌月刊》2012年第11期





父亲很刚
尽管是个匠人 但从不仰望达官贵人
这点
就像他的大姆指 总是表扬自己

死了 他也不肯奴颜婢膝
他的墓碑总是傲视自己脚下的太阳
太阳嘿嘿笑时
他仍旧想自己的心事 懒得出门
只有那块碑
迎太阳上山 又送失望的太阳下山

生前不求人 如今他更不求神
他和他的妻子如今别无所求
连儿孙来了
也只是默默的看 看他们走路是不是踏实
遇到心情舒畅时 碑
有时也会慈悲一笑

看到碑很温暖时
我就闻到父亲的叶子烟香 在我身上弥漫


发表于《养生文摘》2012年第8期、《新诗大观》2012年总71期


炊烟的呢喃


树 渐渐老了
风 渐渐老了
村庄 渐渐老了
只有母亲的炊烟 不老

它总是活蹦乱跳的跑到树梢上
喊我回家
它总是悄悄爬到山的脖子上
挂满思念的云 一朵又一朵

每当看到炊烟的身影
鸟儿都衔着满腔的愉悦向母亲飞来绕去
喳喳的叫
每当看到炊烟的诗篇发表
大山都带着敬意朗读
读红了山里的崽 读靓了山里的妹

母亲的炊烟是最神秘的教鞭
它一呢喃
再涩的苦李子也会变甜、
再懒的青蛙也会呱呱大叫上班
父亲一站在庄稼地里 立马变神
白雪总是捧出梅花

在炊烟的呢喃里
我的梦和母亲的梦总是不期而遇
一拥抱
我笑出满脸滚烫的太阳 母亲笑掉满口牙


发表于《粮油市场报》2012年1月6日、《芙蓉锦江》2012年第1期


大米 您是我的大米


妹妹,时光已逾千年
您的笑仍如桃灼 您的影仍如云晃
多少人已弃约而去
我痴 仍在唱关雎 仍在守候您如约而来
您说 您将在一株稻穗上重生
我信 千年如一日我随约变成一块田
心上供您 手掌里植您 眼睛里盼您开花
千年心暖一块石 石会开花
您来 还是不来

千年红尘几度变脸 我不变誓言
千年等一回 多少稻草人轰然倒下 我仍不弃不离
今天 我终于看见好大的一株稻穗凌波而来 舞
恍然间 您已灵魂脱壳 变成一粒亮晶晶的大米
站在我的饭碗里 量身成佛
为我念经 大慈大悲度我 梵香沾衣

千年的缘呀 这是我最好的归宿
我终于饿了
开口泪涌
大米 大米 您是我的大米


发表于《芙蓉锦江》2012年第1期


一粒麦子


在她的眼里
村庄不是村庄
而是一把镰刀
正在向她步步逼近


婚期是前世今生早已定下的
她逃不了婚
她也不想自己变成老处女
她甚至渴望花枝招展的上花轿
嫁给五月 嫁给镰刀 嫁给村庄
甚至嫁给石磨碾压
她不怕疼痛
有疼有痛才有属于自己的芬芳


一粒麦子挺着自己小小的乳房
在幻想中微笑
瞬间 天空尽是麦子的微笑
大片大片的云 已准备临盆

发表于《新诗大观》2012年总第73期、《达州日报》2012年7月4日


麦子还是麦子


这么多年
麦子还是麦子
一成熟
就对着生活朴实的微笑
坦露内心的芬芳

多少事物都已改换门庭
网名纷纷占领山头 绿卡镀金
麦子不怕土得掉渣
身份证 户籍 网名 笔名
仍是清一色的名字
唐朝叫麦子 清朝叫麦子
如今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出门 还是叫麦子

我是麦子的后代
尽管诱惑前后左右簇拥
我再换衣裳
千金也不换爹妈的衣钵
面对亲爱 我不隐瞒我来自土地
我叫麦子


发表于《新诗大观》2012年总第73期


苏扇


打开一把苏扇
我看见唐寅拍手而出
牵出江南徘闻无数

轻轻一摇
秋香的脸 立时起霞
鸟鸣声 四溅


苏州古井


一枚枚黑白子 到处布阵

昨天 我被一个美丽的典故拐骗
梦坠古井
穿越三千年历史
才听到一声: 叮 咚

随后 井水涨潮 哈哈大笑
打马而去

醒来 我也成了一口古井
成了一枚古色古香的棋子
等你 寻梦而来


吴越春秋


来晚了 的确是来晚了
舞台上 楼台已空
吴宫何在 夫差何在 西施何在
只剩爱恨悠悠
吴越春秋
如今只剩一些戏子 开口没有底气
难成气候

只剩太湖
鱼跳 鱼跃 不识愁
三千越甲可吞吴
如今 也是一杯黄土生锈

罢 罢 罢
我无长袖 转身就走
地下
一些瓜果空壳 客难留


(以上三首发表于《中国诗人》2012年第4期)


卡扎菲死了


短信来了 卡扎菲死了
我没有在意
就关了手机

半晌 我才想起
卡扎菲怎么就死了
我想悲哀一下 却怎么也悲哀不起来
我想欢呼一下,又想起我不是利比亚人
毕竟 他也不是中国人

但是 我却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代利比亚人民保管的黄金那里去了
那么多的黄金呀
不见了 肯定可惜

我不由又打开了手机
想再次证实一下
消息是否可靠
的的确确 卡扎菲砰的一声死了
(其实 手机里没有一点声音
只是我的耳朵好像听到了砰的一声)

我又看到了一条短信
终于 我克制不住 开始愤怒
卡扎菲死了 一个独裁者死了
死了就死了 关我屁事
我看到 佛山被二次碾压的女孩小悦悦也死了
这才是耻辱 中国式的耻辱


发表于《芙蓉锦江》2012年第1期


通联地址:636250四川省开江县农业发展银行胡有琪
电子信箱:hyqh007@163.com
手 机:15182822565
返回页首 向下
 
《2012年优秀诗歌范本》投稿:胡有琪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