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梧桐雨梦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赵秋水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185
积分 : 358
注册日期 : 10-06-18

帖子主题: 梧桐雨梦的诗   2012-12-30, 17:09

梧桐雨梦的诗
选自《诗刊》2012年3月号下半月
一个人的

我一遍遍看海 看他
在沙漠上弹跳 在悬崖上起舞
我一遍遍看海 那一片苍劲奔涌的汪洋
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一个人被大海 翻来覆去
就像小船挂在峡谷之上 太精要
太危险 我从来没有如此壮怀的比喻
想象飞 就有了发光的蝶衣

你低低的滑翔 我就低低的汹涌
当我们一起走过丘陵和平地 你还会不会
对河流心存眷意? 如果
河流放弃立场 你还会不会抱紧
一块动了情的石头?

我一遍遍看海 一遍遍地看见自己
被虚化了的面容 比想象中的
还要放任 还要忧伤

选自2012年《诗选刊》年度大展
常常想起黑格尔

到处是野草 到处是野草
也不能改变 悲鸣者的命运
是你的躲闪绕过了我 我的力量有限
比之野草 多了隐忍和沧桑

有时 我干脆让位给
团结起来的野草们 任凭他们
招摇着从我身边经过 他们
疯狂的绿着 像不可避免的
行走或浩劫

绿可以产下绿 而哲学不能
最好是一本德文版的 黑格尔原著
让绿 变成绝对唯心主义
而你的肉身 不会离经叛道
我也不会

唯一的身体

至少还有磁性 铁
存在 身体里不可或缺

到处都是受惊的铁
和受惊的身体

没有立场的悬念 嵌入
更深层的地面 坚实而痛快

到处都有 分子式
在招兵买马 分解或凝聚

到处是被溺死的月光 仿佛
与生命无关 到处

都是思想 这唯一不可献身的
东西 这“干净的容器”

选自《中国诗人》2012年第3卷
一个中年女人的除夕夜
她不可能是你的女人
在除夕夜 四处寻找月光
她喜欢这孤独又特别的夜晚
有人点灯 她就蹚水过河

黑暗越来越深 她不可能
说出冷 内心的火势总是先于火光
在静处燃烧 她不可能
铤而走险 或者马失前蹄

她有点摇动 慌乱
身怀绝技又无所适从 她就这样
像拔节一样 恍惚中
又被世界强加一岁
哪个女人不想被大雪覆盖一回?

小雪足足下了三天 你也
奋力奔跑三天 就像许多时候
梦想和现实彼此替代 从没有一个冬天
能布控雪花之美 太招摇了不好
太孤单又过于冷清 可我爱极了这茫茫雪夜
仿佛天生与沉默有关 越是紧张
越是难以描述 越是包容
无以遮蔽的美感 哪个女人不想
被大雪透彻地覆盖一回? 从头到脚都是白
没有邪念的白 没有漏洞的白
白过了 就会有阳光撒在脸上
像一场没有纠纷的战争 没有谁
是绝对胜利者 只有记忆
和比记忆还新鲜的血液 可血液本身
不是呈现 血热了才有情
雪冷了 才可能有“一片冰心
在玉壶”


选自《诗选刊》2012第一期女诗人专号

硬骨头

不是因为人到中年 我才骨头坚硬
那么多年过来了 我一直以为
只要把影子稍微放大 我就是一棵
顶天立地的杨树 可如今我已不靠硬骨头
打拼江山 我要在剩余的日子里
让自己变得安静 柔软

我要把刀枪剑戟一一放下 只对亲爱的人
露出一口白牙 它是我从青春留下来的
最美的物件 这恰好可以检验
我身体里钙质的流量 如果含量适中
我也要代替别人服药 那么多幼儿缺铁缺锌
连我外甥女的藏獒 也得了典型的软骨病

我不懂正骨术 蜿蜒术
这些遭人厌恶的坏毛病 我不懂
等大地回暖 再与春风相遇
布谷鸟没日没夜的叫着 我穿着怀古的
花棉袄 想起一个叫李清照的女人
可今天黄花尚好 不曾错乱

我喜欢

我喜欢看秋风 被你关在门外的
样子 我喜欢用你的手指
接近我的手指

我喜欢 你一伸手
就搂住我的肩膀 这秋天里
水到渠成的安排

我喜欢 看大片大片的叶子
坚持在树上唱歌 不止是绿和
安放

我喜欢 你一叫我
我就绿的发烫 但永远
不妖也不冶

如此返回

请你 把我带出黑色路口
如果绕道而行 请你把别离
也顺便捎给我 我们一起为苦难送行
在无法逾越的中秋之夜 抛下
寻求亡灵的人 抛下他们不肯放手的
爱与恨 你内心的纠葛 不忍

一个人 不可同时涉入
两条河流 要抛开铁锈 暗疾
理想者的伪饰 用旷世的欲想和轻功
画出女人脚踝上的黑痣 和
心房里的暗红

请你 把我中年的身体
带回青年 让大半个月亮沿着
你的轨迹升起来 不是夏天带走暖
是秋风吹落的树影 眼泪比溪水还冷
梦境比别离还凉

请你 用敲击键盘的手指
敲出尘世的福音 你说
“沉与浮 都将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可他们 在我的河流中忽左忽右
仿佛只有如此 才能获得文字所需要的
尊严和速度

蛇形的身体

夜晚是茶色的 偶尔
也清澄 一壶沸水溢上台面
满屋子都是你我的香气

你让我用咀嚼的方式 赞美水
我就看见普洱的红唇 和她蛇形的身体
“越久远越醇香” 幽远 宁静
在现代词眼里 她无疑代表了相思
和不安定的美学

与其说我爱上了这个色系
不如说 我爱上我所没有的
你的况味 如果此刻
我能让一朵菊花浮上来 会不会
更符合里尔克的逻辑?

我们总是 一再地出走
梦游 宣泄
仰望彼此的天空


原谅世界所有的不好

天空是蓝的 我有浮萍之美
黑色之美 我弯转 扭曲
开藏青色小花 我把红的绿的紫的
有型的 无形的 一切可触可感的都唤做恶魔
我开始迷恋幻象 和黑白相间的血

有时 我把血速转换成车速
不停地奔向有你的地方 不停地
用无色的铅笔给你写信 以你喜欢的方式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翻过
你的窗台和寺院

我就想这样 悄无声息地
隐藏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上身是蛇
下身是水 在你半明半暗的身体里
游遍千山万水 多好啊
我是真的应该返青了

在秋天和春天之间 我就是
掌管季节的女巫 喜欢迷心术和
千里眼 我总在夜里出行
白日里轮回 在大爱与大恨之间
我的爱总要比恨多一份明亮

有时 我甚至毫无缘由地
原谅了想象中的蝗虫 暴雨 飞机迷途
火车出轨 我不忍因为晕染
就否认菊花的香味 也不忍
因为一片树叶落土为尘 就试图阻止
另外两片树叶相遇

沦陷

他不说爱我 只用路边的槐叶
拨弄我裙边的风云 有一天
他自驾车路过我门口 故意把轮胎弄的乱七八糟
看上去像写诗的人 故意调乱了语式
可他还是不说爱我 只把我一首诗
从石缝里抽出来 在太阳底下又烧又烤

他不说爱我 他总是不许我说出
朝朝暮暮 或朝秦暮楚
世事难料 我已过了相信誓言的年龄
但我还是相信 绝尘之后的光艳
就像怀抱穗大粒满的玉米 仿佛
一松手 就来不及爱了

他不说爱我 这是我能读到的
最沉闷的诗句 他让我忘记
楼群之外 一切空洞的事物
都可能是假设的 只有人类的冥想里
可以把情爱与平仄联系起来 如果
冥想是闭合的 冥想
就一定是沦陷的

选自《青海湖》2012年第2期的3首
见证者

我越走越快 越走越急
如果友谊大街的重修 是一次革命
我就是革命最早的见证者 这是一场
痛快的浩劫 15路 48路 58路车绕道
317也悄悄改变了行程 我在黄土翻飞的路边
想起一个怀旧的人 想着想着
月光就不见了 为了证明我也有一颗
革命者的赤胆 我用眼睛豢养隔夜的风声
而我的心 就是一串晶莹剔透的水珠
有绿色翅膀 清脆 易断
喜欢安静和独舞
选自《天津文学》2012年一月号
殉情表演

如果你看到浪花是如何消逝的
你一定是拥有浪花体香的人
这时 你奔跑的越快
她消逝得就越迅猛 一朵跟着一朵
这是她的宿命 起伏之间
已不再是仁人和容纳
没人知道她们如此刚烈 所为何来
海风一直吹着 只有守望的渔民知道
浪花死亡的过程 是一个个
不甘衰败的女子 在做殉情演习

选自《诗林》2012第二期

平安之夜

清晨 是一块空地
长出幻觉和幼苗 阳光最先照到
林立的楼群 然后是
错落有致的斑马线 诗人的屋顶
却另当别论 男人摸进
比夜晚还黑的堡垒 登录 删改
可手脚宽大 终是无法
在平安夜到来前 把房间打扫干净
一个人面对一个世界 说出
平安就好!

欢爱

今晚 请你帮我把壁灯
折叠起来 把虚拟的想象折叠起来
让我过上比灯火更璀璨的小日子
让我脚踏实地坐在你的身边 让我把体内
多余的淤毒尽情释放 而我的体温
是离散的脉冲 我和你
还隔着一个星球的距离

多么孤单啊 那些退了色的墙纸
不时对我灵魂发出低唤 这气息
幽然的瞬间 秋风引来撩人的禁忌和暴动
暖流走了又来 为了感谢温差带来的
心动和快感 我想把暖流写的煽情一点
神秘一点 我想在入睡之前
就写下一整夜的欢爱

作者简介:梧桐雨梦,曾用笔名萧雅,河北省作协会员。就职于河北省一高校。有诗歌发表在《诗刊》、《诗选刊》、《中国诗人》、《诗林》、《诗潮》、《诗歌月刊》、《北京文学》、《中国诗歌》、《四川文学》、《天津文学》、《作品》、《绿风》、《山花》、《上海诗人》、《延河》、《草原》《山东文学》、《厦门文学》、《扬子江》、《鸭绿江》、《青海湖》等多种报刊杂志及多种大展和选本
邮箱:wutongyumeng123@163.com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wutongyumeng1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yzsh.gugebb.com
 
梧桐雨梦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