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吴猛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吴猛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
积分 : 3
注册日期 : 13-01-06

帖子主题: 吴猛的诗   2013-01-06, 16:27



《我私藏了一片雪花》

谁也不会知道,在这座城市里
我私藏了一片雪花,那么小心

从未有过的感觉,这座多年的城市狭窄的慌张
满大街走穴要寻找那眼前一亮的抖擞

我多想告诉他们,那只是一片雪花,不是十万雪花银
是你们前天出门一扫而过的通达

那么密那么壮的雪,你们都不要
而我只是捡起了脚下的一片雪,我双手奉上

我的秘密,你们还问这是什么
这是我生命的属性,白的接近肉色

《国王,请为我加冕》

国王,请为我加冕吧
西伯利亚的气焰还不如你呵斥的眉梢
高调华丽
我驾驭北方的寒流,为您带来温暖的战事
我要告诉您
您倒下的每一个士兵都摧毁了一座洁白的冰雕
上面刻有老人孩子和一头拉着雪橇的鹿
我们的战士已经无法启齿西伯利亚的春天
只有我带着口吃的胡须
陆陆续续讲述我们的胜利,在遥远的北方
我只想看到你松懈的眼袋在退位之前为之一振
请赐予我
一座城堡,一群侍女,一杯裂唇的鸡尾酒
我相信那杯酒会在空房子里失足
我会忘记西伯利亚的小鹿从容走过结了冰的贝加尔湖
那些兄弟无心放下钝化的废铁去接济一块面包
城堡中的侍女无所事事,这是他们的妻子
在壁炉旁想起他们的丈夫,心无旁骛
国王,加冕之前,再赐予我您穿过的新装
我有权把它付之一炬
为侍女守候的壁炉增加一朵
火红的玫瑰

《一个人的冬天要走很远很远》

一个人的冬天抱紧自己
肃清倒戈一夜的头发
与一面风
对峙,沉默不语
眼睛要看到
一只乌鸦抱养的树干
节外生枝
春天豢养的牛羊
骨瘦如材
在一杯薄酒里
一个步子回放了三遍
我不想把时光撂倒在脚下
冰冷的缝隙
迟迟未打的饱嗝作用在脚气上
趟过地气走过冬天
一个人的冬天我走的很慢很慢
一个人的冬天要走很远很远

《大地无处不是土》

天空丢弃的白银有了起色
大地瞥开了黑眼珠
一层恍惚的纯洁勾肩搭背
天冷,我只能伸出一根食指点燃一颗烟
放在嘴角,指认那些背井离乡的路人
已是遍地白银,为何还要匆匆上路
已是万籁俱寂,为何还要呻吟良久
已是负载累累,为何还要弓腰前行
天冷,我只能把一颗烟嚼了又嚼
用一根食指抓耳挠腮,隔靴搔痒,指手画脚,趾高气扬
他们扒开白银去捡拾报纸,树叶,书本
和我带有牙痕的烟蒂
一群人哈出的气体度化白银的熔点
变成一抔土
大地无处不是土

《我要到另一个城市去》

有一天,我的梦初来乍到
在一个别人都熟睡的夜里
我庆幸,穿上刚买的旅游鞋
第一次穿,就要走很远的路
可能经过平原 高山 沙漠 沼泽
最现实,我最果断的路线
就是先要跨过门口的臭水沟还有一堆垃圾山
这并不能畏怯我要到另一个城市去
我只带着我的躯干
我的身份证早已在臭水沟里溃烂
那上面的名字我记不清啦
给自己起一个吧
那城市,很大,很壮
我给路人说我最新的名字
他们都要好好听着
我要让这个城市在最短的时间知道我是谁
即使有一天我记不清自己,我问问他们
他们听多了,至少要比我一个人记得清
后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啦
他们比对着手中的报纸,上面还有我的半***
我的出名比这个城市出丑还快
许多人慕名而来,在黄金时段
我害怕那些有目的的人
我赶紧跑到一个地下水道
洗洗脸,水上漂浮着一张发白的纸
通过上面模糊的照片我推断出上面湿润的名字
应该是我
它继续飘着
我紧跟着
它可能要到另一个城市去
我想最好带我回家

返回页首 向下
 
吴猛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