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风喊疼(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王志国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4
积分 : 10
注册日期 : 11-07-25

帖子主题: 风喊疼(组诗)   2013-01-31, 15:41

风喊疼(组诗)
王志国(藏族)

【越来越冷】

天越来越冷
落雪的草地上没有什么可藏
除了风
大地空得像一声叹息

雪越落越厚
我等的那个人还在路上
群山草甸白茫茫的一片空旷
除了风
谁也听不清白雪草根下
亡灵的低语

这样的时刻
思念是一根无形的绳子
温暖地缠绕着两颗远隔千里的心

路的尽头没有等待
除了风
偶尔卷起白雪
我的孤单干干净净
像静静垂落的雪花
一天堆积一点,一天堆积一点
如果,有一天你来到这里
你会看见,我的思念
是一座流泪的雪山
2010.01.26

【向神的一天】

适合寡居,适合沉默
适合尖锐地与自己探讨众生之轮回
让满身的俗欲在梵呗声中
彻底安静

这一天,我不关心窗外的风声和时光的流逝
不再思考生活的艰辛如何从我的命里
拿走青春和微笑,留下疲惫和坚韧
不再思量生命的重量
终于相信,总有一个地方
保留着我们的眼泪与梦想
那里,桑烟缭绕,佛龛敞亮

向神的一天
我在佛前写下一首诗
慰勉苦难的肉身
在酥油灯前反观内心
用佛之大静
濯洗蒙尘的前半生
让神灵加持世界
2010.01.26

【越来越小的故乡】

小时候,故乡是我生命里最辽阔的疆土
骑马牧牛,追逐嬉闹
弯曲的小路上游荡着多少美好瞬间
即使满世界的风聚集在一起
也吹不散那些童年的欢愉

长大后,故乡是老屋上空飘在记忆深处的袅绕炊烟
这逐渐模糊的曲线把我送向远方
又柔情地将我的心缠绕
风轻轻一吹
满世界都是呛人的忧伤

如今,故乡是异乡人眼中的一滴泪
越来越小的故乡
早已经不起风吹,经不起
哪怕是一缕月光的惊扰
2010.03.15

【村庄忧伤】

天空悠远,白云飘在四周
收割后的大地还睡在丰收的梦里
被果实压弯的枝头
像潮水般退回城市的农民工一样
渐渐回到蓬勃向上的姿势
除了离家之前留在留守妇女身体上的片刻欢愉
拥挤的村庄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人迹稀疏,四野倦怠
深秋的村庄
像一个高潮过后的女人
慵懒、空洞,有着深深的疲倦

唯有袅袅炊烟,绵延不绝
像是被风反复提到的某一种念想
起伏的草棵
像是村庄的翅膀
煽动着:忧伤
2010.03.15

【父亲】

曾经引以为傲日行百里的神奇双腿
如今只留下蹒跚和疼痛
曾经手握千钧的大手
如今只留下老茧和握不住的尘埃

七十二年太快
如今,衰老、病痛正在为他减速
尽管他已先于我们走在了众人前面
但膝关节处每月抽出的关节积水和蹒跚的脚步
正在教会他,如何用慢抵抗
时光的快
2010.03.15

【马灯摇曳】

寒冷的夜晚
一盏马灯在山路上晃晃悠悠地摇曳
陪伴它的,除了清脆的铃铛声
还有一两声,马的嘶鸣

苍茫的夜色里
是谁的手上提着这么一朵温暖的花?
摇曳的灯光,让大地为之荡漾
更让人有些担心

一盏跳跃的灯火
在夜色里颤栗
轻轻的晚风
是从远方伸过来的一双手
捧着黑夜的心跳

在夜晚的山路上
摇曳的马灯
被铃声和山风越磨越亮
亮得刺眼
像是刺破黑暗的锥子
一路的风都在喊疼

此时,如果这盏马灯
突然熄灭了
满世界的风
会不会
溺死在自己的悲伤里?
2010.03.15

【哀伤】

没有星光的芒刺
把夜空扎破
没有呦呦的虫鸣
把寂静叫碎

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
被一个人孤独的行走肯定
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
世界静得像绝境

这样的时刻
晚风拂动着万千尘埃
看不见的事物也有着盲目的忧伤
但悲伤是我
在前进路上迷失了方向
即使我怎样努力
脚下的这条小路
也无法通向我
神灵庇佑的故乡
2010.03.15

【远山的寺】

是远山的钟声
把它送进了我的视线
接着,是午课的诵经声
让一座沉闷的雪山
有了慈悲的心跳

这是寂静的正午
远山的喇嘛寺
仿佛突然从遗忘的往事中
伸出来的一只手
把天地间的大静摊在了手心

我不知道这种静寂
是神灵在至高处
分开了尘世与白云
还是徐徐吹送的和风
经过芸芸众生时
忘记了吹拂……

众草飞奔
千匹经幡风中念经
远山的寺庙,静谧、庄严
在旷野里独自苍茫
我看见,连绵的格桑花
在风中起伏
从低处向上祝福
像一群又一群虔诚的信徒
排着长长的队伍
磕着长头……朝圣
2010.03.15

【晚风吹送】

仿佛是从辽远的天边传来的
青草的一声声叹息
仿佛是那些青草下翻身的亡灵
悉悉索索,趁着夜色
在草棵上还魂

野花在颤抖
草原在微微晃动
仿佛徐徐吹送的晚风
是大地拍动的翅膀
在月光里试飞……

马灯在摇曳
若非黑帐篷里漏出的灯光
刺伤了夜色
否则,这片草原
就真的从晚风中飞离了
尘世的纠缠
2010.06.16

【悲哀】

有一首动人的歌谣
我再也不能歌唱
有一位漂亮的女子
我再也不能热爱
有一个热爱的地方
如今再也无法回去了

有一双年迈的老人
日夜将我思念
如今,我正经历着他们的幸福与悲伤
三十多年来
我刚翻阅到人生最抒情的部分

而今,生活的琴弦上
正在我的生命里
弹奏着
无法读懂的忧伤
2010.01.20

【小寒】

路上的泥泞
是生活的忙乱
街边的尘埃是失意的梦想
落在尘世的低处

今日寒风轻拂小雨微蒙
仿佛人间的冷
都向这一天聚拢

街上的每一个人都走得那么匆忙
裹紧袖口衣领
把身心装在自己编织的套子里
生怕内心的温暖
被风看穿
2010.01.22

【暗伤】

欲抓住,又欲放手
在原地打转、徘徊
这风,吹得有些犹豫
仿佛无数根相互纠缠的绳子
拴在往事的心上
更像一个没有方向的人
陷身沼泽

好不容易从往昔的泥淖里拔出深陷的双足
却带起漫天悲伤的泥沙
漫无目的飞扬
然后,无助地垂落
像我的爱,迷失在爱的路上

对此,大地始终保持缄默
暗下来的时光里
隐藏着太多
未知的细节与暗伤
2009.03.24

【衰老】

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
正午的阳光正慵懒地照耀着他
和他身后的村庄,我不知道他是谁
但他已经老了,老的不能再老了
并且还将继续衰老下去

而不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正牵着一头牛
慢慢地向他坡地上劳作的父母靠近
这是多么温情的一幕

一阵风吹来,卷起漫天的尘埃
我看见他们三个人
都习惯性地弯下了腰
仿佛在向时光妥协
我清晰地听到,孩子在咳嗽
那对夫妻在不停地埋怨

只有那个晒太阳的老人
依然坐在阳光里
一动不动
好像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躲闪这催人的风尘
2008.12.26

【献辞】

背阳的山坡
时光在这里流放生活的阴影

陈年的旧雪,今夕又添新寒
来自远方的风
正从侧面吹拂族人内心的颂词

而远山的背面
牛羊撒欢,桑烟通天
黑帐篷上飘散的缕缕炊烟
正从遥远处牵扯出无数消逝的细节

此时,我看见无数游荡的亡魂在青草上鞠躬
一束凋零的格桑花收紧最后的叹息向人间道歉
那些深埋尘埃里的亡灵
正在用腐朽的肉身写下挽歌
而我,两手空空
独立苍茫原野
以微风吹动忧思,流水涤荡忧伤

群山肃立呀,祷辞失声
更高的山冈上,大雪静静堆积
犹如素洁的经文写满大地的经卷
寒风过冈,每天吹拂
犹如喇嘛苦行
夜夜诵读内心的寂寥

手抚菩提念珠的人
心中默默念诵轮回的祷辞
任凭风:吹拂
满身尘埃
2010.01.20

【消融】

冰封的积雪,容忍了风的手
散漫地抚摸

而你的手,是隔世的荒凉
遇上前生的忧郁

且把东风下酒
命里的痛
已然忘记快意的呻吟

缓慢的时光
于无声处
抿尽尘世万千恩仇
风中的融雪
是落泪的红颜么?
2010.01.20

【藏香】

那缭绕的迷雾里
有前世的芬芳

且看尘埃垂落
恍若一生,匆匆走过
明明灭灭,有灿烂火光
更有沉沉余香

那燃烧的
不是先人余念
而是今人
不死的哀愁
2010.01.20

【彼岸】

除了梵音
只剩下寂静

三十年,犹如三十条流逝的河流
悲哀、欲望、半生辛劳,亲人的嘱托……
层层叠叠,像汹涌的波涛
匆匆而去,却又满含不舍
像一把含恨的弯刀
无可挽回地劈在我们的命脉上

而彼岸花开,艳阳若花
半生求索
恰如一江流水
用流逝
加剧彼岸的忧伤
以流水的慢
叙述生活的快
2010.01.20

【坐在窗口看闲云】

那是怎样的一种惬意
窗外的风怎么吹无所谓
重要的是,窗外要有闲云
在晴朗的天空自由飘荡
而窗内的人
要有一颗闲云般悠闲的心
2008.03.04

【暮色】

晚风低翔,载不住滑下来的沉沉暮色
一双厌倦飞翔的翅膀收拢漫天的黑羽毛
盲目的世界,没有人看见
一道斜坡下欣欣向荣的青草
如何吐露出内心的渴望
在时间愿意留出的空间里
那些惊艳的美和那些幸福的爱恋者
因为接不住缓慢滑下来的暮色
惊艳的腰身越发妖艳,幸福的爱恋更加缠绵
远处是渐次亮起的灯火,草棵下有萤火虫卑微的光亮
这些扎破暮色的铁钉,是长在盲目世界里的新叶
黑暗使他们越发茂盛、鲜艳
2009.07.15凌晨02:23

【往事】

夜晚宁静而疲倦
月光像是谁遗忘的一段往事
在婆娑的树影间若隐若现

晚风吹拂,月光荡漾
一扇半掩的窗里
一张被夜色埋伏的脸
正缓缓从夜光里抬起来……

月光下,她的脸庞
美丽而忧郁
她眼中晃动的泪光
像从密林中漏下来的月光
空洞而悲伤
2008.03.16

【暮晚的两棵树】

太阳落下去
喧闹的一天,就这么
画上了漂亮的句号

在越来越重的黑暗里
两棵树,两棵被阳光反复照耀的树
从黑暗的原野上站了起来
像大地的两条腿
穿在晚风的裤子里
把越来越沉的黑幕撑在半空
把漫天星光
漏向扎根的大地
2008.03.16

【在云端俯瞰故乡】

白云笼罩山川
群山镇压流水
从云端俯瞰故乡
那些熟悉的村庄、河流
那魂牵梦绕的故土
在云端之下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只有一条道路是清晰的
左弯右拐把故乡缠绕
只有那一缕桑烟还在飘
像神灵从云端垂下的一根绳子
要不是桑烟下那座破旧的老房子
要不是那焚香敬神的老人蹒跚的身影
我真的以为这虚幻的尘烟
不是我的家园

当一阵风吹过
我突然发现,云端之下
没有了炊烟缭绕的村庄
是多么的孤单
2008.03.16

【葬 礼】

冷风扫地,莽筒问天
纸幡以随风的方式飞翔
黑色的河流里,悲伤的人
泪如浆声,划动着沉重的忧伤

喇嘛颂经,悼词开路
我看见死亡的身边,送葬的队伍
像一个传送带。正在将一个生命的残骸送往天堂

此时,点燃的香火梦一样轻
族人祖祖辈辈神圣的图腾
在桑烟
风马里一定找到了上天的梯步

这是我所看见的亲人的葬礼
一个人的死亡,就像牧场上一棵灯草被风掐断
而我们,一群为亲情、友情而流着泪的人
其实就是一本古老而残缺的经卷
在前往天堂的途中至今还没有飘落

而今天遗落的这一页,就是喇嘛需要超度的亡灵
在一座向阳的山上为他垒起新的高度
不是为了忘却或记忆
而是为了让死去的肉身更加接近梦里的天庭

【草原即景】

风吹来,草弯腰
风一再地吹,像一把梳子
抒情地梳理着草原繁华的春色

云漂浮,天苍远
云,一朵挨着一朵,排列在六月的天空
像是谁,在沿着群山的阶梯
往雪山搬运秋冬御寒的棉花

此时,一匹马从青草中仰起的头颅
突然让匍匐的高原有了幸福的坡度

而在马匹和远方朝圣者模糊的身影之间
是巨大的虚空
和被风吹散的辽阔的忧伤

【一匹马在七月的草原奔驰】

一匹白马的的的的跑过
七月的草原一直在它的身后追随
像是一朵白云在前往天堂的途中
携着漏进青草深处的牛羊 感恩

……如果再往前一些,就是梦幻的家园了,
只怪我没能跟上马匹奔跑的速度
至今,我的心仍在当初驻足观望的玛呢石旁边
与一段吹哑鹰笛的白骨
寻找皈依的路
2004.08.29

□通联:636000四川巴中市江北大道东段巴中市教育局“9+3”办公室 王志国
□信箱:ab-wzg@163.com  □QQ:407646858
手机:13981699829

作者简介:
王志国 男 藏族1977年11月出生,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人。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摘》等国内刊物有诗歌和小说刊载,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精选》、《21世纪诗歌精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70后诗歌档案》等选本,入围2010、2011年中国华文青年诗人奖。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返回页首 向下
 
风喊疼(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少数民族诗选》征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