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2010推荐唐力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孙启泉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95
积分 : 235
注册日期 : 10-09-06

帖子主题: 2010推荐唐力的诗歌   2011-01-11, 09:05

[b]细微与辽阔(三首)[/b]
[b] 唐力[/b]
[b]一列火车[/b]
[b] [/b]
一列火车
在一根头发里奔跑,在一根
苍老的头发里,花白的头发里
在一根青葱的头发里奔跑。它用4个小时
奔出重庆,他用一个夜晚的一半
奔出四川。他用了一个白天全部的明亮
粉刷了河南的土地,他用一缕炊烟
弯曲的弧度,向河北致敬
它的奔跑是快速的
它的汽笛鸣响了一个人的泪花
它的铿锵,是一个人心跳
它的撞击,是一个人的疼痛,比针尖要细
比一秒钟要辽阔,从南方到北方
它的离愁,是一条旅程,越拉越长
它有2000多公里
却始终在一根头发的边界里
奔跑,从黑夜到黎明,从悲伤到思念

只有我知道,它辽阔的奔走,多么细微
仅仅让一根头发,变白了一毫米

[b] 坟 墓[/b]

我看到那些坟墓,不是一座
而是很多座,层层叠叠,错落有致
向我逼近。在倾斜的坡面
因为我正向它们走去
而此时正是黄昏。蚊子在我的
头颅边嗡嗡飞翔。我管不了许多
我要在天黑尽以前,去坟边
把晒干的包谷秸,收拢,捆扎
挑回家。那一群坟墓向我逼近
仿佛也是在飞翔,它们有着
青草的翅膀。它们都是
我村庄里的亲人的坟墓
在暮色里,成群结队地飞翔
他们害怕孤单
像一群蚊子,模糊,带着古老的时间
和死亡的喧响,飞来,有着
更深沉的力量。我有些害怕
颓然坐下,面对它们
我显得无能为力,而蚊子
依然在嗡响,一只蚊子
叮咬了我一口,我的脸上
也鼓起了一个青青的坟墓

[b] 拆 线[/b]

医生在拆除我胸口上
伤口上的线
他一点点地拆除,在心跳的汽笛中
他在伤口上,仿佛就要
抽出一列火车,抽出一条漫长的旅程
我相信:他会抽出
一段鸟鸣,在某个早晨。
在我凝神的一瞬间
他可能会抽出一段田畴,一条
细长的河流。
他可能会抽一缕炊烟
在某个傍晚,在我恍惚的一瞬间
他可能会抽除一个庄园
这埋伏在我的伤口里的病灶
他可能会因此抽出
一块山坡的青,一块青草的绿
他可能会一点点地抽出我的故乡
在我的身体里,而乡愁就会腐烂
成为我一生的痼疾
作为医生,最后他抽走我的伤口
让我的身体,再度完好无损

但他把爱和疼痛,一同
留在了我的身体里

[b]选自唐力博客[/b]
返回页首 向下
 
2010推荐唐力的诗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