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虎骨酒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3
积分 : 1654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虎骨酒   2013-05-07, 11:16

文/子在川上曰

老人们说,一九五八年前,老虎、野猪和豹子等猛兽经常成群结队地出现在寨子的周围,小孩或者妇女上山砍柴挖药材,被老虎咬死,叼走的事情时有发生。那时,我们土家人还保留有最后的血性,身上随时随地都带有猎枪和腰刀,时刻准备着同猛兽狭路相逢。当然,猛兽跟我们的祖先搏斗了好几千年,也不惧怕我们这些又黑又瘦的土家汉子。其实,后来真正对猛兽造成灭顶之灾的,也不是我们这些土家汉子,而是一九五八年,毛主席发起的全民大炼钢铁的运动。
那时,老家的几大煤矿还沉睡在地底下,没有被发现。所以,当时要大炼钢铁,就只能用木柴了。好在老家山大,树多。每天,吃完饭,成千上万的土家汉子就扛着锯子和斧头,上山砍树烧炉子炼钢。由于缺少技术和必要的设备,山上的树差不多快要砍光了,钢板却是一块也没有炼出来,炼出来的全是小山一样堆积在那里的报废生铁板。
树没了,老虎、黑熊、豹子等猛兽也就没有了藏身之处,只得远走他乡。 从六岁开始,我在老家的山上放了六年羊,也只看到过一些野猪和豺狗,从没有看到过虎豹等其他猛兽。
读初一的那年春节,我去外婆家里拜年,那天,雪下得很大。晚上,我留宿在外婆家里。半夜醒来,发现跟我睡一床的大舅不见了。我敲了敲板壁,告诉板壁那边的外婆,说大舅不见了。外婆说:大舅赶山去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中午我们就有香獐肉吃了。(香獐,鹿科,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麝。)
第二天,吃过早饭,雪停了,太阳出来了。我坐在火塘边烤火,忽然听到了对面的山上传来了喧哗声和断断续续的枪声,以及猎狗兴奋的狂叫声。我连忙踩着厚厚的积雪,爬上了屋旁边的山凹。阳光反射在积雪上,有点刺眼。我用手遮住前额,看到十多个汉子,三十多条猎狗正追赶着猎物。猎物从对面山顶上往山下跑,跑下山沟后又往我们这座山上奔来。我努力地睁大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头老虎。我吓得脸色苍白,转身就跑。这时,又有十多条汉子,十多条猎狗迎面赶了过来。大舅也在其中。看到了我,他喊道:“别怕,老虎已经吓破胆了,只顾逃命,没有时间发疯伤人了。”
大舅他们带着猎狗迎面堵了过去,猎狗在前面跑,大舅他们在后面放枪。由于山坳两边都是悬崖,老虎的来路和去路都被堵死了。老虎停了下来,四下里打望了一下,猛地蹿上了旁边的大松树。那棵松树需要两个大人手拉手才能合围,很粗,也很高。老虎接近两百斤重的庞大身子竟然像一只野猫似的敏捷,一会儿,就爬到了树顶。树下,四十多条猎狗,不停地朝着树顶狂叫着。二十多条猎枪,冒着青烟,对着树梢不间断地发射着铅子。
晚上,我终于第一次吃到了老虎肉。至于老虎肉到底是什么味道?这么多年了,却是不记得了,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有一点点腥骚味,再就是很香很香。我当时的心情好兴奋好激动,夹菜的手都有一点颤抖。大舅也很高兴,给我倒了大约有一两多白酒。说吃老虎肉的时候,一定要喝点白酒,这样,才能去掉腥臊味。我问大舅,老虎怎么也能上树?可书上怎么就没有写老虎会上树呢?大舅说:猫是老虎的舅舅,老虎的一身本领都是猫教的,猫能上树,老虎肯定就能上树呀!
三个多月后,大舅背了一坛酒到我家,对我妈说:“姐,你不是有风湿病和关节炎吗?去年我打了一只香獐,手里还有一点麝香。年初,我们又打了一头老虎,我把虎骨也留了下来。这几个月来,我挖了一些何首乌,采了威灵仙、甘草、当归等草药,给你泡了一坛虎骨酒。以后呀,你每天喝一两,保证百病消除。”老妈喝完了这一坛虎骨酒后,真的就有十多年没有再犯风湿病和关节炎了。
几年后,离老家大约三十多公里的壶瓶山原始森林,被联合国划为了世界人与文化自然遗产保护区,不再允许附近的山民进山打猎了。后来,又陆续宣布了老虎、娃娃鱼、狗熊、豹子等几十种野生动物受国家保护。大舅他们自制的那些射程远,威力大的双管猎枪都被收缴了。允许他们办了持枪证之后持有的猎枪,射程近,杀伤力小,只能打打锦鸡和野兔。一直到我离开老家,再也没有能够亲眼见到老虎了。倒是老家的那些亲戚,经常碰到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下来调查,问有没有看见从保护区内跑出来的那些受保护的动物?
这几年,封山育林效果显著。老家人说,猛兽又多起来了。一群群的野猪,几十上百头,呼啸而来,一个晚上,可以毁掉上百亩玉米,消失了几十年的竹梆子声又响起来了,山上的很多村民都开始往山下搬家。(竹梆:用粗大的楠竹做成。当狗熊、野猪等猛兽在地里糟蹋玉米和高粱等粮食作物的时候,山民们就使劲地敲打竹梆,那种“空空空”的声音就把它们吓跑了。)


去年回家,大舅特意进山打了两只锦鸡。晚上,我们一起喝酒。我谈起了少年时候,看到他们猎杀的那头大老虎。同桌的远房嫂子说,上半年的时候,她去黄豆地里除杂草,还看见过一只半大的老虎从地里经过,吓得她一个月都不敢往那边走。大舅说:“看见了也没用,现在又不准我们捕杀,老虎的命比我们的命还金贵呢。”他摸了摸自己的膝关节,叹息道:“如果还能搞到真正地虎骨,泡点虎骨酒,我的这条老寒腿就不会一到晚上,就疼得睡不着了。”
我说:“大舅,其实你配给老妈的那坛虎骨酒,还不算是真正的虎骨酒。你那个虎骨酒里面,只放了十多种野生草药。我在网上查过,真正的虎骨酒,里面可足足放了两百多种中草药呢。”
“现在不是不准捕猎老虎了吗?怎么还有人泡制虎骨酒?”大舅问道。
我笑着说:“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个动物园里有二十多头老虎。后来,园方宣称,这些老虎们陆陆续续都病死了。其实,这都是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很多官员都看中了老虎的那几根硬骨头,都想尝尝老虎肉,喝点养生治病的虎骨酒。被这些人惦记上了,这些老虎不是病死也得病死了。”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虎骨酒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散文-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