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松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3
积分 : 1654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松菌   2013-06-03, 18:38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上午,偶然在一篇关于日本美食的文字里,发现日本人把松菌称之为“菌中之王”,“蘑菇之王”。原因有三:一是一九四五年,日本广岛遭到原子弹袭击后,所有能存活的植物就只有松菌了。二是全世界其他的蘑菇,菌类都已经人工繁殖成功了,只有松菌有严格的土壤,气候,周边植物的要求,不能人工移植或者繁殖。三是松菌风味独特,口感滑润。富有弹性,食后余香满口,鲜香别具一格,胜过其他所有的菌类蘑菇。
想不到在老家随处可见的松菌,在国外还有这样的美誉。这让我大吃一惊,忙找度娘查询了一些相关的信息。
一是松菌繁殖所必须的三个最基本的土壤条件,即美人松、大理香花、沙壤土。我想了一下,美人松,我们那里没有,但是却有大片大片密集的野生松林。大理香花,我们那里没有。但是我们生长松菌的松林里一定生长有茂盛的茅草。至于沙壤土,我家屋后就是。但是,我想了一下,也不全对。离我家两千多米的湖南湖北交接的界山华尓山,就是黄土土质。但是,我们却经常去那座山上采摘松菌。
二是松菌的保鲜期。度娘说,如果是夜间采摘了松菌,回家就用冰袋保鲜,可以保存三天。这个我没试过。以前在老家,从山中采摘回来的松菌,我们都是洗干净后立马就下锅烹煮。如果一次采摘过多,吃不完,就送给左邻右舍,或者干脆卖给镇上的餐馆,不会存放在家里。因为采摘回来的松菌,三个小时后,就会由褐黄色或者白色,变成黑色。十二个小时后,开始腐烂,菌体上沾满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蚂蚁。
三是松菌的市场价格。由于松菌不能人工种植,野生松菌产量又低,不能长期保存。而且产松菌的地方,一般山高林密,交通不便。松菌的市场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据《舌尖上的中国》介绍,在大城市的高档餐厅里,一份碳烤松菌标价竟然高达一千六百元。在深圳,我没有吃过松菌,也不知道深圳的高档餐厅里到底有没有松菌,就更不知道深圳的碳烤松菌是不是也是这么高的价格。

在老家,松菌一般生长在密度较大的幼生松林里,也就是那些还没有长大成材的小松林里。而且,松林里还必须长有茂盛的茅草,土壤湿润,最好还有厚厚的苔藓。至于采摘松菌,就必须是雨后了。如果下了三到五天雨,更好。雨后初晴,和三五个朋友相约上山。如果运气好,碰到一块野生动物没有发现过的松菌,你会高兴得尖叫了起来。鲜嫩的松菌,如童话里黄色的小雨伞,密密麻麻,星星点点。摘一朵在手里,柔柔的,嫩嫩滑滑,弹性极好,像小女孩的手。如果不小心,把松菌弄折了,断裂的地方,立刻就会分泌出浓浓的,白色的乳汁出来。大家惊喜地大叫了几声后,就各自弯下腰来,比赛般地捡了起来,一会儿就是满满的一大箩筐。
一般来说,在晴天,松菌都是停止生长的,即使天天从那片松林里经过,我们也很难发现它的存在。只有在雨天,松菌才会立马冒出地面,疯长。而长出来的松菌,如果在雨后的第一天没有被采摘,也就基本上浪费了。大部分被山上的野生动物糟蹋了。少部分没有被糟蹋的松菌,菌体上爬满蚂蚁,很快也就腐烂掉了。
小时候,在山中放羊。每次雨后,我都是必须要带上竹篮的。有好几次,只顾着寻找松菌,忘记了放羊这件头等大事。晚上回家,竹篮里是满满的一篮松菌,羊群却还没有吃饱。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喝着香醇到骨子里去了的松菌汤。喝着,喝着,就把老爹的打骂给忘记了。下次在山上放羊,看到松菌,又会两眼放光,饿狼般地扑了过去。
结婚后,由于欠有债务,地里的那点庄稼根本就不够我们生活。我和妻就经常下河捞鱼,上山寻找木耳和蘑菇来改善生活。其中,松菌就是我们的最爱了。由于受气候的影响,松菌也不是一年四季都生长。一般来说,我们屋前屋后的山上,只有四五月份和九十月份才有松菌。其他的几个月,我们就去前面提到的界山华尓山上寻找了。
华尓山由于海拔高,地势险峻,每个地段,每个山坡山坳的气温,气候各不相同。比如有一年的正月,其他的山上,都是大雪皑皑,我却在一个背风的山坳里看到了大团大团的映山红开得正旺,一簇簇,一团团红艳艳的花朵。一般来说,在三四月份,在华尓山山脚下就可以采摘到松菌。到了五六月份,就要去山腰才能找得到了。到了七八月,就只有上到华尓山顶才有松菌了。然后,再随着气温的变化,松菌生长的地段又往山下慢慢地移动。
有时候,我和妻采摘到较多的松菌,也卖给镇上的餐馆。刚开始,是一块钱一斤。后来,涨到了两块,三块。我们来深圳的那一年,涨到了五块。听说现在的收购价格是四十块钱一斤了。

来深圳的这十多年里,我就很少吃到松菌了。每次回家,要么是过春节,山上被大雪覆盖着,根本就没可能有松菌。要么就是回来处理事情,又要急急忙忙往回赶,在老家一次也没吃过松菌。还好,在老家的县城里,我吃过两次松菌。一次是住在县城的远房表妹,要我把她的弟弟带到深圳来工作。她和妹夫请我去了一家小餐馆,点的菜中有两样特别对我胃口,一个是野生蛇羹,一个是腊肉炖松菌。
再一次就是去年十月,大舅子得了孙子,打电话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家一趟。在老家的石门开门网站上,我发了一个帖子:“请问,在石门县城的哪一家餐馆有野生的松菌?”贴上去没几个小时,老朋友山古老就打电话过来了,说:“只要你回石门,我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吃到老家的腊肉炖松菌。”
回家的那天,由于钓yu&岛事件,到处都是游&xing示&wei的队伍。山古老、大道自然、连长连连等一些朋友从中午十二点一直等到了晚上六点,我才赶到。吃饭的时候,大道自然笑着说:“今天的这锅子腊肉炖松菌,来得太不容易了。我郑重地宣布,除了从深圳赶回来的客人,其他的人都不能伸筷子。”喝酒的时候,我才知道,山古老在得知我要回家的消息后,提前三天就去老北界买来了几斤松菌,冻在冰箱里了。在我回家的前一天,却发现被开餐馆的老婆给卖了。他急了,到处打电话打听哪里还能找到松菌。最后,他开着车,花高价,从壶瓶山保护区那边才找到一斤松菌。其实,如此来之不易的松菌,才是美味中的最美味。








姓名:陈宝川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怀德芳华三区第9栋福怡巷1号能达办公设备(福怡大厦正后面)
邮编:518103
电话:13922879062
邮箱:nengda@126.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松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散文-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