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雨倾城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雨倾城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2
积分 : 8
注册日期 : 12-10-27

帖子主题: 雨倾城的诗   2013-06-22, 22:56

春天写意


文/袁秀杰。





◇我与春天一同醒来。





我与春天一同醒来。


迟迟春日,占尽所有春色。


躺在暖暖的阳光里,微醺微醉。青草的气息,滴落房檐,染绿我的手指。闭上眼睛,听一曲《望春风》,在散落的光阴里轻轻和。——终于,可以将冬天遗忘。


紫燕衔泥,蝶舞蜂飞,山暖水温。一丛疏疏密密的丁香,几处高高低低的藤萝,满天飘飘摇摇的风筝,湮没周遭所有的清冷。


温暖的意象在望,我忘记写诗。


沉默,是我唯一的语言。


将春风盛满酒杯,把期待噙在嘴里。以为,——那是日子的歌吟。


能像春风一样,永不老去么?





◇从你美丽的流域。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从一首诗出发,走近春天;走近春天,我一步步趋近经典。


含泪而望,天上人间,千千万万的美丽,俯仰生姿,诉说着生命的斑斓以及对季节的感激。


近处。远处。柳叶如眉。河水清且涟漪。


抒情的季节,一滴春雨,便是一个潮湿的唐朝。


用伞撑开流年深处的故事,遥远的灞桥,蛮腰如柳的女子,轻拈暗香,行走在古意里, 乱了岁月,羞了年华……沉醉于遥远的诗意,雨声那么近;跫音,那么远。


回首的刹那,有雨打湿了春天的背影。


听到了么,桃花和流水赶路的声音,从你美丽的流域?





◇当繁花开在春天。



渐暖的天空下,一些意象开始泛滥,诗句如野草一般,长遍大江南北。
姹紫嫣红,在枝头喧攘,诗人的笑容,穿过最美丽动人的花朵,在我的春天绽开。
是梦中的桃源吗?
伫立柴门,花香满衣。
疏疏朗朗的禅意,隔江犹唱,“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
花间归去。
春风不经意落上眉梢,跌落斑斑驳驳的老墙,又走失于一湖宁静的春水。
几度飞花照影,美好得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境,将心萦系。
当繁花开在春天,多想典藏岁月,用无暇的文字,写意春天,歌唱幸福、青春、梦想,留下芬芳的痕迹。



◇这条路,遍地诗意。





卸下心防,在开满桃花的陌上,走成一朵轻云。


只是走走呵,一不小心,也会踩着春天的脚印。


油菜花开,春天的田野,金黄一片。


沟壑间,田埂里,一只两只三只的鸟,飞过同一片蓝蓝的天 。


风一程,蝶一程。这一路,遍地诗意。


阅读阳光、泥土、山石、村庄、鸟语,感知这个春天的娇媚、明亮、蓬勃,——无以言说的大美。


眼睛里,有千万个流动的风景,千万个流动的风景,是千万个流动的盛宴。


可以歌,可以舞,可以在感性的城市,随心随性,用一场安静的行走,推开世俗的欲望,推开红尘的缠绕,接近灵魂。


驻足,流连,内心堆积起越来越多的温柔。


张着孩子般的眼神,我说,春天如此迷人,直把他乡做故乡。






——已发《悦读》2013年第二期,《梨乡潮》2013年第一期






执笔烟雨,落款江南







文/袁秀杰







隔一程山水,你是我不能回去的原乡,与我坐望于光阴的两岸。



—— 简 嫃



1



我曾于梦中,无数次抵达,这样的江南。隔着八千里红尘,唤一声江南,我前世的故乡,季节转身处,万里莲波,长出羞涩的红,长出一低头的温柔,长出诗歌的唐朝。



宣纸走笔,心墨浓浓。青石板上,马蹄声声,谁的往事,在一首古老的莲歌里,打马如飞?







2



时光深处,柴扉紧扣 ,苔痕映阶。去年的桃花,开在临水的屋檐,朵朵如劫,与片片黛瓦,私定终生。



江南无所有,折一枝最美的桃花,送给你吧,执笔江南烟雨,落款烟雨江南。







3



烟雨微微,桨声欸乃,这是诗经的三月,三月的江南。古巷,浅陌,水岸,满世界都是桃花的笑。是想以一季的繁华,璀璨这一场记忆么?



十里春风,且歌且舞且行且吟,涉水而来,澹澹水波之下,花影妖娆,醉了一座水上村庄,几只不系之舟……







4



这座桥,来来回回,已经走了许多许多年。那些流水依旧,那些繁华依旧,只是呵,千帆寂寂,归人不归。你还记得么,我是那个,用你的名字取暖的女子。



就让我,采烟为衣,集雨为裳,伫立成宋词里绝世的风华。风来,我在风中等你;雨来,我在雨中等你。







5



吟一曲《忆江南》,所有的旧时光,都沾染了水意,定格成记忆里绝版的风景。微笑不是,离殇不是。一笺素淡水墨,潋滟起三千过往。



披霜凝望的屋檐,从此不问流年不问归期也不问归人消息。明月人归,乌篷摇梦,成为你夜夜的呓语。



6



沿着长长的雨巷,走走停停。吊脚高楼,苔痕斑斑,瓦片清瘦,蛰伏着至深的沧桑,悄悄婉约成词,婉约成黄昏的一角。我将于何处遇你,烟雨般的眼神,烟雨般的身影,来成就我,千山万水的追寻。



一只飞翔的鸟,加深了我凝望的姿势。







7



一脉清流,穿镇而过,我该如何推窗翘望,这一场视觉的盛宴,俗世的烟火。淡烟疏雨轻入水中,空濛了一座城池古典的笑容。



可还记得,最初的渡口,你是我深植于心的袅袅乡愁,我是你跌宕起伏的前尘往事。



笙歌阵阵,水声哗哗,对我念起,“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8



远山染绿,近水含烟。是谁,劫持了这水色山光,蘸一天微雨,书写那六朝旧事,吴越风流?鸟影上下,白云来去,唱晚的渔歌悠悠,独不见了昔年浣纱的女子,在人境结庐而居。



也罢,且醉且去,撑一支写意长篙,摇首出红尘,垂钓一江春水……







9



今夜的荷塘,还浮着当年的月色。



若,你出现的瞬间,众荷喧哗,娇羞满面,我必是其中,最婉约的一朵,隔着水湄,与你两两相望,不染纤尘,安静如禅。







10



素瓦粉墙,小桥流水人家。



遥望是画,低头是诗。



可,谁曾到达过一株藤蔓的内心, 叠翠千年的记忆,也不过是,为了那些春深处的过客,在风中的一个不经意的转身,或者在雨中的一次,简单的回眸……











11



古桥,倒影,浅渚,烟柳,江村,乌篷船,共枕一河清波,入梦。心事,是渺远的歌谣,在粼粼的摇曳中,唱了又唱。暮色,渐渐凋零。



醉了么,枫桥的钟声,李白的明月,和那些秦淮河的灯影……



12



时光,在这里停止。



在枯黄的季节,在水的一方,荻花瑟瑟,落木萧萧,以无边无际的黄,点缀浓浓秋色。三千青山,十万流水,被道道炊烟调成温暖的水墨,带走我仅有的忧郁。



被什么潮湿,我的眸,无暇顾及雁字几回,以及陌上烟柳,已经为我,垂了三十年。







——已发《参花》2013年第五期





独钓寒江雪



文/袁秀杰。





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保有我的茧。



—— 简 嫃



一条江,被一阵风惊醒。



雪,飘在季节之外,堆了一层又一层。



千山万径,千万孤独。







是生命的冬天。



我踩过青春,守着蓑衣上的白、斗笠上的凉,小舟上的静,钓雪,一钓,就是一生。



谁的心跳,抱着坚贞归来?







前朝的记忆突然颤栗。



我想起走远的故乡,还有我的,不知去处的青春年华。







一人,一竿,一舟,一行深深浅浅的足迹。



思绪,东南西北。



雪意浸透的眼神 ,漾向远方。







坚守,是一种境界。



很多人因为信仰而选择了坚守,但更多的人因为选择了坚守而让自己寂寞连着寂寞。



他们说我,人如冰雪,特立独行,不入俗者流,用生命去解读和剖析悲壮的命运,一身傲骨耀贯古今。



其实,我唯一的愿望,不过是兼济苍生,造福百姓,成为一个社会的良心。



达则儒,穷则道。



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这么一个童话世界罢。







天,一冷再冷。



山山是雪,路路皆白。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种颜色。



悠远的鸟鸣不再经过,闲散的流云失却芳踪。所有的山,所有的水,所有的路,和冰封阒寂的大地一起失语。



雪,带来原始的洁白与沉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是风景,是神迹,亦是心灵深处的一片净土。







堙厄感郁,一寓诸文。



永州十年,我踏进了生命的荒原,那是我人生旅途中最最荒凉,最最孤寂,最最无奈,最最忧愤,最最失意,也最最悲苦的时光。



一腔心事付幽胜,多少孤寂江雪中。



时不利我,哀莫大焉。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在一个叫做唐朝的冬天,一个落魄诗人的吟咏,孤傲而芬芳。



你叫我如何说出口,说出我的须发斑白;说出我体内结冰的声音;说出我喜欢站在冬的中央,从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里,看一场旷日持久的大雪,将尘世所有的不堪深深掩埋;说出我覆满冰雪的眼神,透过江面,看到隐身的草色,明灭的江流,落在枝头的莺啼……







多长又多久的谪放啊,我若化身千亿,许我落在何方?



需要多少壶酒,跌落我脸庞的雪,才能看见一江春水,荡起笑的涟漪。



裹紧内心的白,我在最荒凉的角落,承接漫漫而下的大雪,孤独而美丽。不要靠近我,包括,落在我心尖上的一片雪。







垂钓的是雪。



慰我灵魂的是雪。



雪是我的梦,我的精神的归宿,我的前世的故乡。



千年以后,还有谁,同我一样,孤傲地坐拥山水,悲壮的抗争命运,呈现比冰雪更为高洁的理想!







越积越厚的雪,像我心底的寂寞。



起伏的胸膛,被时光湮没。



遥想春天,重重的一声咳嗽。



我在一幅烟波浩渺的水墨中垂钓,直到,我也成为一片雪,成为一首被雪色覆盖的绝句。







我是一个孤独的旅人,但我不抱怨风雪的命运。



簇拥的红尘里,人的一生,总要经历一次灵魂的洗礼,比如,厄运,比如骨子里排斥的耸峙的欲望、高于理想的现实。你慢慢地,学会成熟,学会深思,学会坦然,学会不屈,学会面对。



这,已是一种富有。



就如此刻,我垂钓春天。




——已发《辽河》2013年第一期




简介 袁秀杰,女,笔名雨倾城, 作品散见于《辽河》《岁月》《散文诗世界》《参花》《文学界》《燕赵诗刊》《鄱阳湖文学》《滁州日报》《唐山日报》 《西部作家》《阿拉善日报》《星星文学》《悦读》《笔友》《梨乡潮》《映山红》《核桃源》《兴安文学》《未央文学》《大别山诗刊》《中国魂》等报刊。《鄱阳湖文学》编辑。









地址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王官营中学 袁秀杰



邮编 064009



手机 18730557786



Q Q 664235328















返回页首 向下
 
雨倾城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