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野蜂和蜂蜜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子在川上曰
论坛元老


帖子数 : 553
积分 : 1654
注册日期 : 10-06-26

帖子主题: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野蜂和蜂蜜   2013-08-03, 14:10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对于我们这些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土家人来说,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贫,但是空气却很明净,山青水绿。屋前屋后,地里田边,天天都是鸟语花香。从二月的樱桃花到十月的金菊,每天都有不同品种的鲜花凋谢,每天也有不同的花儿盛开。就连在北风怒吼,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如果一不留神,走入某一个背风的山坳里,你甚至会看到一些本来应当在三月盛开的野花,现在正向你怒放着。
有了鸟语,有了鲜花,当然就少不了在花丛中辛勤采蜜的野蜂了。小时候,我们到山中放羊,在山林里砍柴,在地里摘菜,在果树上采摘水果,身边总是“嗡嗡嗡”地飞舞着很多的野蜂。大人和小孩,基本上对于身前身后飞舞的野蜂,是无视的,该干嘛还是干嘛。你不理它,它也不会主动攻击你。何况我们土家的木楼上,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些自制的蜂桶,里面养着屋主从山中收集过来的野蜜蜂,一些技术好的山民,甚至养有十多桶野蜜蜂。每隔个十天半个月,就可以从里面割出十多斤蜂蜜出来,给家里的老人和女人享用。
山中的野蜂有很多种,我们那里最常见的野蜂有葫芦蜂、野山蜂、土蜂和我们经常收集回家酿蜜的野蜜蜂等四种。葫芦蜂个大体健,修建的蜂窝小的如脸盆,大的如水缸。这种蜂攻击性强,毒性猛。蜂窝大部分搭建在山中,有时候我们在山中砍柴,不小心碰到它们了,它们群起而攻之,成千上万的野蜂狂追我们好几里路,严重的会把人螫死,轻的也要回家躺上几天。当然,也有葫芦蜂把蜂窝建在屋脊上或者屋檐下的,方圆几十米的地方,人不能靠近,家里好不容易收集回来的野蜜蜂也被他们咬死了,或者赶走了。严重的,甚至把猪圈里饲养的肉猪都给螫死了。每当事情严重到这个程度时,屋主就先把家人送到了亲戚家,然后穿上硬牛皮做的衣服,披上蓑衣斗笠,带好女人做的面罩,举着浇了桐油的火把,战战兢兢地爬上木梯,冒着生命危险去烧掉蜂窝。这种葫芦蜂的报复性特强,即使你烧掉了蜂窝,家里一个星期之内也是不能住人的,它们会不断飞回来复仇,直到它们另外找到了地方,重新安置了新家。
野山蜂体型稍小,修建的蜂窝也小,小的鹌鹑蛋大小,大的如鸭梨,毒性也没有葫芦蜂那么大。我们小时候在山中砍柴放羊,经常以打野山蜂的蜂窝为乐。一个野山蜂的蜂窝,小的只有几只山蜂,大的有几十只山蜂。我们砍来一根长长的木棍,偷偷的靠近,瞄准,用力一下子就敲下来了。然后丢下木棍就跑,专找灌木丛钻,钻进灌木丛后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野山蜂在头上盘旋了一会儿后,如果没有发现我们,就泱泱地飞走了。当然,也有没跑到几步,就被野山蜂追上了,螫得鼻青眼肿的时候。
至于土蜂,体型和葫芦蜂大小差不多,它们不建蜂窝,主要在树干上,木楼的柱子上或者是土墙上打洞居住。它们很少群居,总是单独行动。不采蜜,主要靠打劫野蜜蜂的蜂蜜为生。一桶野蜜蜂,里面只要进去了两只土蜂,那桶蜂蜜基本上就没有了,蜜蜂们或是被咬死,或是被迫飞走另觅地方了。所以,养蜜蜂的人都害怕土蜂搞破坏,一旦发现了就会穷追猛打,赶尽杀绝。
野蜜蜂个小,一般不螫人。一群蜜蜂,有一万多只到两万只左右。但是,蜂群里只能有一个蜂王。如果出现了两个蜂王,这群蜜蜂就会分家,其中一只蜂王就会带着一部分蜜蜂离开。蜜蜂是最勤快的物种。每天,小蜜蜂们都在不断重复地飞进飞出,忙着采花酿蜜。一只蜜蜂每天飞行的距离都在百公里以上,他们每次采完蜂蜜回来,在蜂巢里逗留的时间也就是那么几分钟。如果它们外出发现了极好的花源,就会回到蜂巢前高兴地跳起了“8“字舞,其它的蜜蜂看到了,就纷纷赶了过去,一个个满载而归。

由于老爹是个江湖手艺人,一年之中,没有几天在家里,根本没有时间打理蜂群,所以我家里一直没有养蜜蜂。但是,邻居家里都有养蜜蜂。我经常看到他们戴着草帽,小心翼翼地爬上木梯,打开盖子,取出密密麻麻,爬满蜜蜂的蜂页,割蜂蜜。那种野蜜蜂酿造出来的土蜂蜜香气在山风中,飘出去好远好远,让人垂涎欲滴。
每个养蜂人的楼上或者檐下,都多准备了一个空蜂桶,这就是为那些分家出来的蜜蜂准备的。我好几次看到分家出来的蜜蜂,自己飞到了空峰桶里面安营扎寨。只是我没有随他们去山中收集过野蜜蜂,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收集野蜜蜂的。
我记得初二的那年,我们正在教室里上物理课,物理老师是个姓唐的老头。当时,我坐在靠窗户边的座位上,窗户外就是一棵五米高的大梨树。突然,窗外喧闹了起来,飞来了一大群野蜜蜂,“嗡嗡嗡”地叫着。唐老师就停止了上课,走了过来朝外看。只见那群蜜蜂越飞越低,最后抱成团落在了梨树上,黑呼呼的一大团,有大脸盘那么大,“嗡嗡嗡”地鸣叫着,蠕动着。
唐老师大喜,立马小跑步出去。一会儿后,我们就看到他头上戴着一顶草帽,手中拿着一顶草帽走了过来。一边走,他一边往手中的草帽里涂抹着红蔗糖稀。走到梨树下,他仔细观看了几分钟。又回去搬了一把椅子,拿了一把小刷子过来。他把椅子放在树下,拿着草帽和刷子站在椅子上,把手中的草帽慢慢地靠近叠得严严实实的蜂群,然后,用刷子轻轻地刷那些蜜蜂。一些蜜蜂飞了起来,另一些蜜蜂被他刷到了草帽里,依附在草帽上。他不停地反复刷着,半个小时后,所有的蜜蜂都附在他的草帽上了,那些飞起来了的蜜蜂也不飞了,吸附在草帽下面。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草帽,对闻讯赶来的校长说:“这窝蜜蜂真多,有五六斤呢。下午我就不上课了,回去安置蜜蜂。麻烦你帮我调整一下课时。过一段时间后,我就送蜂蜜给你们尝。”然后,喜不自禁地送这群野蜜蜂回家了。

大约是初一那年的春天,村子里出现了几个用长长的木架子车,拉着方方正正的蜂箱的养蜂人。他们养的蜜蜂很多,每个人都养有四五十箱蜜蜂。在一个地方停留几天后,再换另一个地方。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只蜜蜂,每天“嗡嗡嗡”地鸣叫着,飞进飞出,特别热闹。
只是村子里的人不屑一顾,说他们养的那种蜜蜂是洋蜜蜂,酿造出来的蜂蜜跟红糖水一样,稀稀的,没什么营养。那里比得上我们自己的土蜜蜂,酿造出来的蜂糖黏黏稠稠的,都不流动,要用勺子和筷子才能盛到碗里。还说只有我们本地的土蜂蜜才算是真正的蜂蜜。
这倒是没有吹牛。我们家尽管没有养蜜蜂,但是隔三岔五,老爹总会用一些酒瓶装一些土蜂蜜回来,放在家里,让老妈给我冲水喝。有一次,老妈上山干活去了,我偷偷地打开了柜子,取了一瓶蜂蜜出来。打开盖子,我把瓶口对准饭碗,怎么摇晃,怎么拍打,那些乳白色的蜂蜜总是粘在瓶子里,一滴都没有流出来,我急得直咽口水。后来,我找了一支筷子,在里面搅了半天,好不容易搅出来一点点,才勉强解了一下馋。
在我们山里,断奶之前的幼儿,是不允许吃蜂蜜的,说是吃了容易发病。而最适合吃蜂蜜的是老人和妇女。蜂蜜抗衰老,能够迅速消除疲劳,改进睡眠,修复肝脏,护肤美容,抗菌消炎,提高人体免疫力。至于润肺通便这项功能,则只有我们山中养的土蜜蜂酿造出来的蜂蜜才有,洋蜜蜂酿造的蜂蜜是没有这种作用的,

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们讲故事。他们说,在以前没有修公路的时候,村子里的人经常要挑着山里的土特产桐油,翻山越岭到湖北渔阳关换取食盐、布等生活用品,叫做挑脚。挑脚夫来去都要经过猪*牯街和铜柯寨。离猪*牯街没多远,有一座大山,铜柯寨就在山顶上。在山中间的一个比较陡峭的悬崖峭壁上,由于该处背风,一年四季都开满了繁花锦簇的野花。无数野蜜蜂在上面“嗡嗡嗡”地飞舞着,忙着采&花酿蜜。一部分蜂蜜顺着光滑的石壁溢流了出来,流到小路边上一个天然的石槽里。那个石槽只有一个小碗那么大。挑脚夫来去的时候,都喜欢趴在那里喝蜂蜜,怎么也喝不完。
那个时候,我们村的李老汉还很年轻,他嫌石槽太小,就从家里带去了锤子和凿子,想把那个石槽凿大一点,给家里的老爹老娘也捎点蜂蜜回来。结果石槽被他凿大了,但蜂蜜却从此之后也不再流了。
老人们每次讲到这里,总是看着我们这些小孩,陡然提高了一倍的音量,异常严肃地说:“我们吃的、喝的、用的都是老天爷的恩赐,是神仙赐予我们的礼物。但是,我们不能得尺进丈,贪得无厌。如果贪得无厌,老天爷就会反感,就会收回原本赐予我们的东西,让我们什么也得不到。所以,你们要时时懂得感恩,要时时懂得知足。”


返回页首 向下
 
民以食为天之系列:野蜂和蜂蜜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散文-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