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史鸷诗选(投《燕赵诗刊2013年中国诗歌盛典》征稿)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史鸷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4
积分 : 8
注册日期 : 13-01-30

帖子主题: 史鸷诗选(投《燕赵诗刊2013年中国诗歌盛典》征稿)   2013-10-29, 11:42

史鸷诗选(投《燕赵诗刊》2013年中国诗歌盛典)



  目次:
   1、《河流(组诗选4)》(为作者大组诗《河流》中的4首,发表于《剑南文学》等;2012年诗歌盛典曾选了《河流》中的(一)、(三)、(五)三首);
   2、《小说家》;3、《写在母亲节》(两首发表于《星星》2013第9期)。

           

              《河流》(组诗选四)

           《河  流(四) 》

现在我要写写潼江,那条流经我故乡的宽阔的河流,
在地图上籍籍无名,但它却滋养了我的一生。
那条在山地、丘陵和平坝间流过的大河,见证了
岁月沧桑,有着雄强的力量,
他左一拐一个坝子,右一拐一道河滩,
他生五谷,冲顽石,滋养眉清目秀的儿女,
洪灾,吞噬,淹没,摧毁,只是偶尔的任性,而他更多的,
是浇灌,和滋润。让春天菜花遍野,
夏天麦子、油菜丰收,秋天水稻和花生籽粒饱满。
自然,他也有关于龙的故事,与某位高人、菩萨搭上瓜葛,
甚至他还曾让某座高山颠覆,某处低地上升,
那一切云山雾罩,他更多呈现的是小桥流水,风和日丽的面目。
翻身,起义,阶级战争的血迹,土匪,军阀,造反派,
一些头面人物往河里撒尿,有些强豪任意跨过他的身体,
都不过是他水面的几个涟漪,这条河什么没有见过,
他们什么都没留下,被他不懈的流水大浪淘沙,冲刷干净。
这条河在我们县七弯八拐九曲,低吟,徘徊,
像是恋恋不舍,
依恋于那些人口繁盛的乡镇,竹树茂密的村庄,和
眉眼俊秀的姑娘。但他最终还是走了,
一个孩子已经长大,他必然有要去的远方,
在流经了近100公里后,潼江离开了我们县,继续他的前行。
一条河,并没有在我们家乡开始他的脚步,也没有
在那里完成他所有的旅程,我们那桑叶样的小小疆域,
只是他整个生命里的一段,一小段,
只是幼年,少年,和青年,也许根本算不上耀眼的
华章。但我们却热爱他,怀念他,
我们世世代代受着他的滋养,子子孙孙把他仰望,
那一代一代新起来的孩子,
都在口耳相传他在更大世界里的浩荡传奇。
                                 
           
              《河 流(七)》

有那么多的河流,它们水质明净,澄澈见底,
一路曲曲弯弯从山间跑来,唱着动听的歌。
而黄河,在平原上流过的时候,
一言不发,浑浊,缓慢,像一只沉默的老虎,
裹挟着泥沙,进入沉沉暮年。
它的腰身不再轻盈,肚子里装满经历:
坎坷,羞辱,对生活的疑惑。
我不清楚黄河在见到它们时是否自惭形秽,
但是,是它,而不是那些河流领养了更多的孩子,
它甚至以自己的木然包容了它们的轻灵。
当夕阳穿过秋天的杨树,照在黄河上,
一身金黄的虎正踏着尘土稳步向前,
落日苍茫,雄浑的景象让我震撼。
为此,我原谅并接受了自己的疏慵,粗枝大叶,
和命定里不可改变的杂质。


             《河  流(八)》

在祖国辽阔的疆域上,我曾看到过好些大河,北方冰封的黑龙江
几经易名,最后归入了异族妈妈——俄罗斯的怀抱;
南方茂密绿竹里静静流淌的澜沧江,水深浪稳,阳光像金子
洒满江面,这条河最后以湄公河的名字,无私地
继续哺育异国他乡的孩子。
也有那些从疆域之外流入的河流,他们同样
带来了新鲜的血液。
我不能忘记东北大地上的松花江和嫩江,辽阔的江风吹拂,
它贡献硕大的鱼,冰雪,森林,和粗犷的人民,
自然还有黄河,长江,这对并肩站立的姐妹,所生养的
那些同胞兄妹。稻米,五谷,牛羊,
大地上静静燃起永不停息的炊烟,母亲,还有什么
是比这更高的赞美!
还有那些消失了的河流,那些见证过朝代更替、烽烟和粮食的
河流,有一些流着流着就不见了,
像一个人走着走着就再也走不动了,对这样的河流,
我同样满怀感念。正是他们的接力让这个民族生生不息。
看到大地上的河流我内心总是充满欣喜,和敬意,
我之所以喜欢在河流间漫游,并不是在寻找自己的汨罗江,
然后像一位祖先一样跳下去。不,龙舟和鳄鱼是虚妄的,
我们既然被选定,就应当继续流下去,一条河流,
莫名的自行了断是怯懦的。
我在河流边徘徊,追问,是想更好地思考种族走过的道路
想要分清那滔滔洪流里,夹杂了这个民族多少的荣光和汗水,
尘垢,流过的眼泪。
但芦苇映照霞光,水天茫茫,事实上,
我看到在浑浊的河水里,它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就像是孪生兄弟。
         
                 《河  流(十)》
                               
夏夜,深邃的星空笼罩屋宇,幼年的孩子仰起脑袋,对着天空好奇
而又疑虑,那些点点闪亮的星体,有点像萤火虫,但更加神秘。
它们冷峻的光芒划破夜空,让乡村显得不那么孤独。
那时候,“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还不曾进入脑袋,但牛郎
和织女的故事已深入童心,在七月初七的夜晚,我们知道,乡村的
喜鹊都飞到天上去了,在那闪闪烁烁的水光上架起一座鹊桥,
让苦命的人儿得以短暂相聚。
啊,那贫穷而匮乏的年代,银子堆成的河给我们的是凄凉的印象,
那时候,我们总是紧紧抓住姐姐的衣角,而善感、美丽的乡村姐姐,
脸上早已流满泪水。
后来,美丽的童话一一破灭,我们终于知道,天没有九层,而银河
也不真是河,我们不过是一群浮在球体上的生物。
宇宙的概念带来恐慌,我们的星球如此渺小,它的自转会不会让我们
掉下去?还有原子弹,高新武器腾起的有毒云朵,陨石,
小行星,都能够轻易毁掉我们栖居的这小小家园。
如今的星河,是暗物质,黑洞,大爆炸后射过来的光芒,
甚至连光也逃不脱的命运。再次面对星空,我比童年还更加不安。
我甚至宁愿回到童话,在童年的银河边看见不幸的织女。
好在,工业化的气体让夜空变得暗淡,星星也像隐藏起来了,
让我们在眼不见心不烦中选择淡忘吧。但我始终还有
放不下的好奇,宇宙中浩繁的星球上,有多少颗有人类?他们
是否也像我们一样懂得爱,怜悯,生性善良,不断向上,却又
挖空心思自相残杀?吞蚀掉多少无辜的生命,
在漫长的时间之河里才有缓慢的进步。他们能否比我们
更完善而高贵?可以省却那些龃龉、内耗?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追问都没有意义,银河,宇宙,还只是一堆物质,
它们因没有生命,可以免去身为人类的烦恼,却是否
又因为没有爱而多了些遗憾?面对浩瀚的星河,
我常常异样的寒冷,我为我们只是繁多星系中的一个深感孤单,
我为我们有那么多的兄弟簇拥在一起取暖而又稍感安慰。

   (以上《河流》组诗四首中,(四)、(七)、(十)发表于《剑南文学•当代作家专号》2012年冬卷,在2013年1月出版;(八)在“新锐诗刊”博客特别推荐推出过。)



               《小说家》
             
                  一
火车开走后,收拾时代散落的亡灵
和记忆的人,捡到
丢弃一地的爱情,欲望
日记和避孕套
冬天已经够冷了,小说家
在城市烟火散尽时还在收留那些碎片
给她们一个家,将她们
组合,衔接,拼凑成形
仿佛分离从未发生,仿佛一切
永远正在开始,在进行下去

                    二
他用夏天的雨水里一瞥而过的白凉鞋
和秋天的晚风里闪过的长裙
重现迷人的女主角。白马王子
适时出现。他用听来的一次美好相遇,给故事
增加气氛。让四月里绽放的爱
在九月顺利结出果实,让祥和
尽可能长,而灾难
尽可能少,更少
事业上升,院子里树木开花
孩子。阳光。还有郊游,轻快的音乐
小说家,他甚至爱上了初为人妇的主人公
他想在那氛围里安度余生

                     三
而现实的节奏急促,纷扰不可避免浸入书页
有无数种可能等着她:贫穷,生老病死
说不出口的隐痛。甚至
她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摔门而去
这令他吃惊
诱惑重重,她不可能平淡一生,不管是因为误解
暗淡下去的希望,还是
在楼梯拐角处意外撞上的另一个
小说家,他并没有能力设计和控制那一切
这个时代并不出产喜剧,有一个人
终将在雪地上留下红花

当结局在书中再次到来
白雪遍野,小说家,时代亡灵的守护者
手足无措,内心异常荒凉
他忍受着世界的再一次散落

               
                 《写在母亲节》
             
共和国成立第二年你就出生,看样子赶上好时代了吧
但15岁未满你就进了工厂,初中没读完身子还没长高
在那之前你已经在煤油灯下糊纸盒,到菜市场翻鸭肠
为的是给家里挣一份微薄的补贴。在冬天你的双手肿得
像水红萝卜,面对拉三轮的父亲,木讷而不停劳作的母亲
你头回感到冬天好冷,但你依然学会微笑
你是乖女儿,进厂的第一份工资就给家里置了一副窗帘
给贫寒的屋子里装点进一份细小的美
在工厂你是点焊工装配工是最小最美的女工,差点
成为班长。工厂就是你的家就是你最具体的祖国
你用最勤快的工作最好的产品对她歌唱
长大成人后你找了个不吭声好脾气的丈夫
你每次火爆脾气发作,他都是默默操持家务做饭弄菜
对你的暴怒置若罔闻,以磨刀石的韧功夫磨你这把快刀
你怒了气了摔门而出了,最后你破涕为笑认命了
年迈后提前退休,你作为减人增效的负担被打发回了家
一份微薄的工资你也心平气和觉得对国家又作了贡献
现在你该安度晚年了吧享享你所热爱的国家的太平吧
但你依然忙忙碌碌操不完的心丢不下的情
西门的妹妹,北门的哥哥还有远在乡下的一个兄弟
他们的儿子,女儿,媳妇,孙子,都让你放心不下
(还有我这不懂事的总和你拌嘴的女儿)
在节前给他们腌制腊猪头在雨天早上骑车去医院帮着挂号
还假托我的名义给他们送去礼物以维持稀薄的亲情
却在一次玩耍或饭局中又被不知好歹的他们伤害
跑回家来气得一个人直哭。去年你心血来潮,
想挣点轻松钱却被最熟悉的“六妹”以高息集资的方式诈骗
四万块,你辛辛苦苦攒了几年的四万啊打了水漂
你怄得心脏病发作但转过来却替被刑拘的“六妹”担心
你就是这样傻乎乎的妈妈好心肠的妈妈。
你高血压,心脏病,胃还不好,腰椎有毛病,但你
总是害怕吃药,说怕伤了肝伤了胃伤了肠道
唉,你是胆小的、怕死的、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妈妈
老照片上你一副工人阶级永远不老的模样,但现实中
皱纹已慢慢爬上了额头黑发中生出白发
天黑下来,南二巷的黄桷树遮蔽了天空,像你的爱呵护着
小小的家,——有你在那里就永远是温暖的天堂
这些年我和你怄气和你拌嘴惹你心情不好
但每次都这样,我还会回来你还会为我照顾孩子做好饭菜
因为我是你的女儿而你永远是我慈爱的爱流眼泪的母亲
   注:此篇是以妻子的语气写岳母。

(以上二首发于《星星》诗刊原创2013年第9期“文本内外”栏目)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797836190
返回页首 向下
 
史鸷诗选(投《燕赵诗刊2013年中国诗歌盛典》征稿)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秋水文学》及专号·征稿 :: 《中国诗歌盛典》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