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水浒乱弹》(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胡有琪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125
积分 : 355
注册日期 : 11-08-29

帖子主题: 《水浒乱弹》(组诗)    2014-02-03, 23:28

《水浒乱弹》(组诗)

文/胡有琪


《造反》


我所有的语言都是豹子头林冲
被逼上梁山 不得不开口
为了活命 呐喊


高衙内邪恶的看着我
他的影子时隐时现
让我 找不到造反的对象


一阵风卷起另一阵风
哈哈大笑
我听到李逵愤怒的大叫
砍下那厮的鸟头
恍然间
只见他的板斧寒光一闪
砍下一地窝囊的语言 乱滚


没有了舌头
我的眼睛终于造反
剌出了八十万禁军教头惊世的一枪



《虎》


吃娘的虎造就不了李铁牛
吃酒的虎才能造就打虎的拳头


从孟阳岗下来
那三碗酒
醉了武松 更是醉了一天的云
醉翻了一座虎头虎脑的山


其实 那只大虫不是武二郎的拳头打死的
是活生生被武松的酒嗝熏死的
那酒 威风
至今酒旗不倒
倒的是梁山的杏花旗


一碗酒不是酒
三碗酒才是酒
酒碗上
站着不倒的还有老百姓的喝彩声



《我就是宋江》


我突然觉得 我就是宋江
我想撒酒疯


看见墙 就哈哈大笑
拿笔来
我要 要 要题反诗


可恨的是
原来的枷锁变成了手铐
把我的革命流产成一场滑稽戏
警察说我扰乱公共秩序
罚光我一月的工资


我想用酒单交罚款
结果
宋江说我才是投降派



《劫生辰纲》


想发财 这是最好的牛奶
不喝白不喝


但这不是老百姓的酸奶
喝了 不易消化
要有铁石心肠 胃好胃口就好


谁在唱赤日炎炎似火烧
这分明是反歌
可惜杨志只是个武夫
听不出来味道
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
空有一身武艺


敢喝这杯奶的
骨头都是硬的
敢说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此时 皇帝在他们的眼里
只是一块肉 肥肉



《疑问》


这么多的英雄好汉聚在一起
荷尔蒙肯定旺盛
我不知道
孙二娘们如何抵挡好汉们的眼睛
那些眼睛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她们的衣裳早已被眼睛剥得赤条条的
一丝不挂


夜晚睡觉
窗台上肯定挂满狼的垂涎
一夜滴嗒
她们是不是盛水的容器
装下水浒


这是梁山的秘中之秘 秘而不宣
白天 一百零八条好汉谈笑风生
大块吃肉 大碗喝酒
夜晚 他们是对着星星***吗
精斑射得天空尽是窿洞
难怪 梁山的早晨
天是红的 好汉们的脸也是红的
连石头都在哈哈大笑



《吴用》


每次打仗 他都是军师
鹅毛扇是他最得心应手的武器
他只要摇三次
准保小喽罗会高兴得嚎叫


这就是本事
不服不行


但是 他的鹅毛扇摇不动宋江哥哥的降心
梁山始终是强盗的梁山
不是大宋天下


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他的设想可以说天衣无缝
天下唾手可得
但都是沙盘上的沙
一抹就平
吴用呀一身抱负真的是无用



《宋江》


如一块姜
在梁山的水泊里给兄弟们熬汤
林冲 李逵们一喝
立马一身大汗 感冒痊愈
雷声暴叫 好味道


只是 他反来复去的熬
渐渐地味就淡了
他鬼使神差在汤里加了补药招安
汤就变成了药


梁山的好汉们跟着他喝驱寒的汤
却端错了碗 吃错了药
那是一副毒药
专门毒哥们义气
驱了寒
驱不了攻心的毒


梁山被这碗汤 毒得人仰马翻



《玉麒麟卢俊义》


说他想造反
那肯定是阴谋中的阴谋
陷阱中的陷阱
外加二两不折不扣的笑话


但是命中注定 他是强盗的命
笑话也就成了真


贼婆娘偷人
吴用使诡计
他跳得过一步
跳不过连环套步步为营
谁叫他是河北响当当的名人
不是平头百姓


现实不叫他做一个心宽体胖的财主
他只好瘦身
脱下枷锁
提棍 一声悲叫
呔 造反 杀人



《孙二娘黑店》


其实说错了
她的店 是开在亮瞎瞎的白天
店 并不黑
黑的是她卖的包子 馅是人肉


卖着 卖着
就卖出了一块大匾 金字招牌


这说明
十里八坡的人们爱吃人肉包子
没有顾客
包子还是包子 饭店只有关门


表面上是孙二娘杀人
骨质里 每一个人都是帮凶
都在吃人
段子不同而已



《潘金莲》


一说这三个字
许多的口沫就开始有了用武之地
长得生动活泼 格外水灵
许多的眼睛不吃油也亮了起来
一万吨语言在眼睛里爆炸


潘金莲的三寸金莲被无限放大
象一尊欢喜佛 立在手掌上
让道德倒起来悬挂
砸碎一地玻璃


潘金莲刚喊了一声冤
有人立马眉开眼笑
说冤 的确冤 这是不折不扣的冤案
要解放妇女同志
武大郎那么矮就应该戴绿帽子


潘金莲的称呼一再的化妆
变脸 小潘 金莲 莲秘书
最后西门庆公司董事会一致决定
授予她最佳女演员奖
她完美的诠释了一个受压迫的女性角色


我放下了水浒
出门 就看见许多潘金莲式的演员
风情万种的走着T字步
朝着我问 你是不是西门庆导演



《旗》


杏黄旗不是酒坊的招牌
而是梁山的名片
梁山可以醉
水泊可以醉
旗绝对不能醉
不醉的是“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旗帜插在众多好汉的心上
我听到一片片惊涛骇浪哈哈大笑
梁山的脚步把天踏出黑窟窿
星光四射
露珠开始呐喊
喊醒内心潜伏的梦
不再念佛 弃笔亮刀


那一面旗帜招安后
我看到梁山齐刷刷矮了下来
倒头就睡 噩梦不断
水泊的水立马就昏浊起来
如一滴滴泪


没有了大旗
梁山就空了
空着肚子 饿到现在
风偶尔路过 掩鼻 匆匆急走
怕遍山乞讨的的饿鬼 扒衣



《石秀》


只要拚命
石的拳头也会开花 结果
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路见不平的愤怒
点燃 内心的骚


走到的地方
蚂蚁爱和他一起啃泥
然后异想天开 绊大象
鼻泡眼肿挂着三郎的招牌
茶里是舒筋活血的故事
叫茶客的鼻子
大声的说 爽


扁担挑不平世上的坎坷
放下扁担
你转身 用不着造型
横行霸道的风唬得大叫
气急败坏的跑 石秀来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水浒乱弹》(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