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吴成 诗十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山水怡人
注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70
积分 : 188
注册日期 : 11-09-14

帖子主题: 吴成 诗十首   2014-05-09, 21:22

吴成 诗十首
 
《蝉的心声》
 
不在乎关注我的听客是多还是少
只要是身心热到一定的程度
我就要尽情地歌唱
我一定要表达出我是蝉的心声
 
我的歌声是从祖先那里传承下来的
就一直这样地唱
你爱听也好,反感也罢
褒贬由他,我一定要坚持歌唱
 
这世上,每天有很多种声音发出来
呻吟之声,天籁之音
不管你想不想听,爱不爱听
反正就要你听,想想我也是如此
 
厌倦了,我也会反省,停止叫嚣
请不要怀疑我的断断续续
是间歇性疾患发作
我很健康,歌声永远发自肺腑
保证听到的至少知道这是蝉的声音
 
《上大人,孔乙己》
 
以前,我读孔乙己
因为几粒茴香豆
我痛恨
旧社会,腐朽
科举制度,万恶,将人变成鬼
 
如今,我再读孔乙己
我已不再痛恨
旧时
当下,某些读书人
不也正披着长衫,折了腿
啃老、流浪……,唉,上大人
 
《生在海平面下》
 
生在海平面下,如果是鱼
当然就可以遨游
还能够跃出水面吸口新鲜空气
 
如果不是,那么在海平面下
就是一种沉溺
就是在抱着暗淡取暖
麻木而又自以为是,失掉上浮的动力
 
甚至连梦也不会做了
就这样,一天比一天差劲
一年比一年落寞
将棱角磨去
因不能再生,而踏实无比
将翅膀扯掉,因不能飞翔,而感觉格外安全
 
生在海平面下,如果是漂浮物
还可以随波逐流
如果不是,那么一点点风暴
就足以将宅在海平面下的生,压向更深
 
《草尖,刺中了瞳孔》
 
柔软的腰身,翠绿的表情
或成群,或独处
菖蒲
出色而又低落
共鸣出下层人心底的爱
促使仁者
俯下腰身,低下脸面,靠近所爱
 
距离近了,视力
反倒模糊起来
平时特别柔软易折的草尖
竟然变身锋芒
它狠狠地刺中了喜爱它的瞳孔
 
顿时,剧烈地触痛
在心眼中倒腾
令仁爱的泪水忍不住地流了很久
 
《我,还是如初的我》
写给我爱的,以及爱我的
 
我没来看你,并不代表我已把你忘记
那些和你有些联系的
无论是人或事,细节,或语言
已成为我肉身的胎记
吃喝相随,醒睡相依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一起生,一起老,没法抹去,更无法抛弃
 
我不在你身边,也不代表我已性情大变
眼前,财富在涌流
欢愉遍布
而多情的肉身怎能不为之亢奋
情趣是会有转移
但凡和你,或你们,有些形似的,神似的
都还依然在我的体内盘踞
像体温,像血液,不可撼动,不可阻挠
 
容貌可以变老,物欲可以膨胀
心神可以不宁
世界也可以变得面目全非
甚至,你我有缘再见,却已俩不相识
可我对你、还有你们,我,还是如初的我
 
《樟叶,够红》
 
樟树,是树中的状元郎
年年身上披红挂绿
相旺,宝贵命
有这样的好长辈
晚辈也好命,一生能够红很久
 
嫩叶一生出来,就很红
没有花形,却有花色
舒展在春天里
人见人爱,人见人夸
好福气,被推荐为叶界的童星
 
老成寿星了,还能演夕阳
登台,红透半边天
成灰为泥
还在弥散一种木香
好气息,催人奋进,经久不息
 
《一只鸟飞过……》
 
一只鸟飞过,这是白天
经常存在的情形
它,这是要去觅食
或求偶
这些都是事关鸟类生存的大事
 
山林中,田野里,屋檐边
多是被饥饿和爱情
围困的鸟
它们,都在为脱困                                                                                
而不断地飞过来,飞过去
 
谋生,与情敌斗狠
向异性示好
多次展示
自以为是的健美的体态
和一些特别能挑逗异性的能耐
这些都需要飞过
 
最终,叫得响的,打得狠的
情缘不错的
获得了史上正名的权益
 
在世间,一只鸟反复飞过
才有机会留下
它的痕迹以及仅属于它的基因
 
《走在乡间》
 
走在乡间,小路柔软
田野散发芬芳
无论走多久
腿都不痛,眼都不烦
 
路边,香樟列着纵队
捧着鲜花
打着太阳伞
间或,几支藤蔓
在攀高,几株杂树在喝彩
 
走在乡间,路路花海
不宜行色匆匆
适宜漫步
呼吸着这里的空气
像喝了蜜,从嘴甜腻到心底
 
《荷叶田田》
 
没有别样红,却是这般绿
六月,荷的体香
随暖风流淌
冲淡了人生的苦味
熏得沐浴其中的人
幸福的指数在心中不断上扬
 
荷叶田田,出淤泥而不染
不俗的生命历程
内敛,像一剂良药
让身下的水清澈见底
让见到其面,闻到其香的浮躁灵魂
能够沉着下来
换得一副春天的心肠
 
一方荷,不在花期
却有着天生我材的亮丽风采
生在荷旁,就连虫儿也乐不思蜀
 
《花谢了,还有种子在》
 
油菜花的繁华正在逐日谢去
它开得那么大方,谢得那么馥郁
能够好景一场就值了
没有永恒,如果有
那谁还会去珍爱所有的美好呢
 
该凋谢的就让它凋谢吧
既然一生下来
命里就已经注定有太多的无奈
再多一次又何妨
许多花儿谢了就谢了
油菜花谢了,还有种子在
 
吴成(山水怡人),安庆市作协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有近百首诗作散见于《诗潮》《诗文杂志》《大风》《大别山诗刊》美国《新大陆》等。
 
邮编:246738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龙桥中学
收件人:吴成
返回页首 向下
 
吴成 诗十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秋水文学》专号·征稿 :: 《中国校园诗选》辑稿处-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