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开在异乡的花(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大唐诗神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4
积分 : 12
注册日期 : 14-05-25

帖子主题: 开在异乡的花(组诗)   2014-05-25, 17:58

[b]开在异乡的花(组诗)[/b]

葛海林

[b]大地上的歌者[/b]

你立足不毛之地
比照着图纸上的几何图形
从夯实的根基开始
用空心砖与瓦刀亲近的空空音响
在荒草滩上制造出一台音乐会的前奏
然后一层层地堆垒雄浑的意象
最终合龙封顶
用凝固的音乐
在昔日的废墟上飞出嘹亮的歌唱
之后你们安装大厦的神经
把水路管路安插好地方后
再把大厦的墙壁用混凝土抹好
瓦刀锤子抹灰刀等各种乐器击打摩擦的音乐
最终在某一个正午达到高潮
形成大厦竣工的庆祝礼炮
之后你们围坐在大院里
吃过一顿香喷喷的犒劳后
又跟着工程车开拔
到另一处工地去演出
这情景看起来有点像县剧团的演员
在草台班子里唱了一年又一年
 
[b] 特快列车上的老乡 
[/b]
寒冷的春夜
我带着妻子儿子踏上通往北京的火车
太原开来的特快列车上人群熙攘
坐在前边硬卧座位上的老哥
看到我的儿子站在过道疲惫不堪
主动与我打招呼
为儿子让出座位
他说他是运城永济人在辽宁打工
从运城坐车在太原倒的k610次快车
 
我说谢谢你为我儿子腾出座位
他说都是老乡出门就得互相照应
他和兄弟妹妹在辽宁开着一个小吃店
买卖不错一年下来能挣五六万元
今年他四十一岁
准备趁年轻再干几年
为儿子在城里买套住房
实现从农村进城的愿望
 
火车呼啸
外面的夜晚寒气逼人
车厢里我们的谈话其乐融融
五个小时过去了
这位老乡从行李架上取下硕大的编织袋
和我们一家三口走出车厢
在西客站的出战口道别
尽管我至今仍不知道他的姓名
可他饱经风霜的脸上那份坚毅和执着
和他热情友爱的豁达胸怀
却永远印在我的脑海

[center]鸟人[b][/b][/center]

鸟人没有翅膀
每天在时空中飞翔
鸟人已经丧失了语言功能
不善于表达
唧唧复唧唧
像织布机纺织粗布
鸟人为了寻找食物
每天早出晚归
在城市乡村的天空掠过
 
鸟人其实是人
白天在外面忙碌
黑夜飞回巢穴
鸟人一身褴褛的衣装
如同这个世界那些忙碌的人群
为了生存忽略了形象
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鸟人
平平淡淡
庸庸碌碌
鸟人
熙熙攘攘
群龙无首
 
鸟人因为争抢食物
相互被啄得头破血流
鸟人有了幼小的小鸟
一群群鸟人飞上枝头
送来庆贺的祝福
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鸟人被子弹收割
一个部落的鸟人都来哀婉地凭吊
 
鸟人在这个世界
多少世纪都这样
明明白白过活
稀里糊涂糊口
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就像梧桐树上的叶子
春风一来就绿得滴翠
秋霜一染就苶黄
朔风一起就飘零
 
鸟人穿过城市乡村的大地天空
表情平静内心博大追寻执着
从生的周长到死的面积
在画着多面体
始终走不出寻找食物的尴尬
始终摆脱不了食物的诱惑
最终被枪口和筛子葬埋
 
[b] 开放在他乡的草花
[/b]     
我们沾着家乡的泥土
我们插着乡村的草花
我们拿着故土方言的腔调
像草花一样开放在城市的角角落落
像风儿一样弥漫在工地的里里外外
 
我们互不相识
见了笑笑顾不上言语
我们各自为政
为了打拼大动干戈然后相识
我们匆匆告别
期盼在某日再一次相逢
 
我们白天泥水活砖瓦活
把辛劳垒进车间厂房
我们晚上没命地给老婆写信
然后抱着凄冷的月光入梦
我们不厌其烦地让同屋的工友
欣赏儿子的照片
我们为父母亲的病痛流泪
把积攒的工钱寄回老家的亲人
 
 
我们从这个工地走出
又汇入那个城市
我们是外乡人
脸膛粗黑身板硬朗
说话亮堂走路铿锵
我们热情只要有人需要帮忙
我们大方
同屋的工友老婆来探望
我们蹲在工棚外创造条件让他们亲热唠嗑
我们仗义
为了别人挨打
我们豁达
从来不考虑得失
 
车间厂房建好了
楼房小区形成了
我们又收拾行囊奔向下一个等待开发的荒地
我们是一盏盏明灯
只要我们走过
荒原便会变成喧闹的都市
 
我们就像开在乡野的草花
不管行程千万里
不论远离故土多少年
总把吃苦耐劳的种子撒遍五湖四海
依然不忘的是家乡的浓重口音
依然牵挂的是家乡的亲人
依然关注的是外乡的建设
 
我们都是外乡人
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们都饮一杯***水
我们都开着来自草根的花朵
把酸涩吮吸在自己的胸腔
把馨香留给外面的世界

[b]城市大厦间消失的工棚 [/b]

这些年
北方这个原先瘦小的县城
发福起来
老旧的瓦房不见了
代之而来的是一幢幢高楼
一个个越来越漂亮的小区
于是在一个个小区和一幢幢高楼的缝隙
像雨后的蘑菇一样
见天生长出一丛丛工棚
 
这些工棚
灰眉粗眼
在原先的瓦房拆迁后
在一片废墟的瓦砾场上
一夜间冒出来
 
大楼一天天长高
这些工棚日益破旧
小区居民逐渐入住
这些工棚日渐碍眼
 
这些工棚
和工棚里生活的男人女人孩子
他们和工棚一个肤色
灰眉粗眼
在卧听阴冷的秋雨
从工棚顶滴滴答答滴进麦秸床铺上的瓦罐
注目炊烟和麻雀一同袅袅升起的风景
工棚旁的梧桐绿了黄了黄了又绿了之后
 
起初一片狼藉的瓦砾场
在他们开满茧花的粗手和充满腥臭的汗水中
出落成丰腴妩媚的小区
他们开始收拾脚手架瓦刀和几层红布包裹的散发汗腥味的工钱
在天气转暖春天刚刚来到小城的早晨
背着饭锅铺盖卷拉着哇哇啼哭的一堆孩娃
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小区剪彩运行的那天
在鞭炮的炸响中
在锣鼓的激荡中
在居民的狂欢中
工棚在没有来得及喘息和呻吟的当儿
被铲车锋利的爪推倒
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连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没有进入
   
[b]流动的音符[/b]
   
   像一阵风
   你我走进这陌生的世界
   楼好高车好多
   霓虹灯闪烁明明灭灭
   
   像一片云飘忽
   你我脚步匆匆
   在夜色中与这个城市告别
   
   
   我们在这个繁华的天空下
   相聚奔波流汗流血
   宽广的道路上流下我们奋斗的身影
   
   美丽的花坛中有我们浇灌的清水
   膨胀的城市扎下我们粗浅的草根
   我们欢乐为这个充满梦想的舞台
   我们忧烦这里准将不是我们栖身的港湾
   
   工程竣工的礼炮响过
   公园绿化刚刚展露眉眼
   拆迁战役刚刚烟消云散
   我们即将奔向下一站
   
   不忍离别
   心头像路边的丁香花
   含苞欲放惆怅郁结
   再站在工棚外边
   把繁华的城市瞥上一眼
   在土墙上用石灰块书写
   写下歪歪斜斜的我在这里生活过
   然后背起行囊涌入熙熙攘攘的人潮
   
   像一阵急雨
   我们又被风吹去异乡
   像游走的蒲公英种子
   我们又寄宿在又一个陌生的城市
   开始奔波忙碌
   展开又一段艰辛而多彩的生活
   
  
返回页首 向下
 
开在异乡的花(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