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罗明金诗歌(10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罗明金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
积分 : 3
注册日期 : 14-07-02

帖子主题: 罗明金诗歌(10首)   2014-07-02, 11:43

罗明金诗歌(10首)
父亲与麦子
罗明金
夏天的午后 麦地无声
麦垛在地边与阳光呢喃
一垛一垛的麦子啊
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在满是麦茬的地里
我看见躬着身子的父亲
发丝直立如麦茬的父亲
正在麦茬间小心翼翼拾掇
父亲的脸颊满是汗珠
汗珠滴下的地方是一粒粒麦子
饱满的麦子纷纷跳进他手掌
纷纷在他手掌里放光
如同失散的儿子
终于找到了父亲
父亲的脸上也开始放光
如同找到了失散的儿子
父亲把这些失散了儿子
微笑着放进了他的衣袋

山下 粮食物流园区机声隆隆
一车又一车麦子运进粮仓
父亲不知道麦子会走向谁家
但他知道天下人离不开麦子
他知道今天拣起的一捧麦子
明春会让一大片土地泛青
整整一个中午
父亲来来回回在那片麦地搜寻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
父亲是有午睡习惯的
母亲说每一个麦收季节的中午
家里总是看不见父亲的身影
就这样父亲年复一年孵化着麦子
喂养着我和弟兄姊妹的一生

晚上我含着热泪向父亲敬酒
问起他为什么总是中午去拣麦子
父亲说他父亲的父亲就是这样
为了拣麦子天天饿着肚子不顾性命
在麦子归仓的时节他却闭上眼睛
临走时却没有舍得带去一粒麦子
他让子孙们在棺材里给他垫着的
是一层厚厚的用麦草烧成的麦灰
他说 有麦子的气味与他做伴
到哪里都会觉得非常的安逸
——父亲讲这个故事的时候
饱含着光芒的眼里老泪纵横

中秋月 我的月
罗明金
今夜 与湖水一起闪光的
是湖畔的草坂和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和我的梦
这时被一同接上东山的月亮

那些熠熠生辉的月光
想必是桂花酒的馨香
那些隐隐约约的光晕
想必是玉兔闪现的毫光
那一轮皎皎的明月啊
是你永恒于心中的面庞
多少年多少个中秋之夜
总要留连在相约过的地方
多少年多少次风雨
坚持着诗路花雨的神往
明知湖水浩渺月影无痕
任霜花落鬓依然沉醉一个梦想

就做一匹横波坚守的东山吧
在每一个中秋夜静静把你仰望

以烈士的名义:我们退出墓地


为了夺回属于我们的土地
我们拼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在一个花香四溢的早晨
你们送我们一块长眠的墓地

60多年了 我们守望于此
看高楼拔节于日出日落
看道路绵延于春风夏雨
看钢筋水泥张牙禾苗绿树
我们知道
发展才是硬道理
我们还知道
许多人因发展而满幸福四溢
听到孩子们拜祭时飘扬的歌声
我们举着小黄花欣然入梦

然而 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叹息
越来越多的失地农民四处飘泊
眼前的耕地已经所剩无几
最后一片金谷飘香的田野受到威胁
你们的楼宇已经过剩了
你们的别墅已经冷落了
所以 以烈士的名义
我们退出墓地
我会以兄弟名义说服这里的兄弟
让我们的灵魂去追赶清风明月

只是 我们再次请求
请求你们不要再逼近红线
请求你们为了孩子们手下留情
因为 这片耕地是他们生命的依托
感恩土地
罗明金
清晨 打开窗户
就看到我们起伏的土地
满目的绿是土地的馈赠啊
让我们的呼吸畅快而清爽
其实我们所有的一切
都是土地的恩赐
看看身上华丽的服饰
嚼嚼口中醇香的美味
听听发出美妙乐声的音响
数数那饱满钱夹里的钞票
一切的一切
哪一样不是来自母亲土地
就连我们生命之后的骨灰
也需要宽厚的土地来接收
大恩大德的土地母亲啊
你赋予我们无数的梦想
你的恩德胜过了春雨和空气
你的恩德超越了阳光和天空
然而人类为何如此贪婪成性
他们的欲念从地表向地底延伸
过度的钻头啊刺向大地的深处
超常的洞穴啊掘向母亲的心脏
他们要吸干母亲的乳汁吗
他们要放尽母亲的血液吗
他们为此而不惜生命的短暂
他们为此残酷竞争甚至屠杀
他们用城市的膏药贴在母亲的伤口
竟然比赛着谁贴得越多越有功绩
他们为何不婴儿吸奶一样适可而止呢
他们为何想宇宙的金子都收入囊中呢
他们没看见过有人在街角端着破碗吗
他们忘了因失去土地有过多少战争吗
人类啊聪明得什么都可以做到
难道就不能抑制野兽欲望和弱肉强食
珍惜和感恩我们脚下的土地吧
爱护和滋养我们脚下的土地吧
或许真正有实现愿景的那一天
土地母亲就会是满面绽放着花的笑容
她会把稻谷的芬芳散发给所有的人们
她会把幸福与安康分享给和谐的世界

边缘

或许我应该是那枚月亮
随着你的明暗而盈亏
或许我应该是那颗星星
随着你的起落而摇曳

但我不能和你走得太近
我知道毁灭总源于碰撞
我不能因你的映照而迷失
每颗星自有它运行的轨迹

我知道恒星也不会永恒
光明与黑暗总是孪生
所以我选择边缘
在边缘上绽放自己的人生

鸟翔乡间

阳光惊起鸟的翅膀
山丫上铺出条斜斜的金带
顺着这条金色的路
你从山巅滑向沟底
清脆的歌声挂在了树梢

一路盘旋而上
那雪白的翅膀蘸着阳光
自由的舞者轻盈地起落
无拘的姿态多么的漂亮
让一株生在田野的谷穗
梦想着想走进你的身体

此时有蛙鼓响起
一起一落散布着乡间的闲散
空中的精灵
似乎听见这熟悉的乡音
一道潇洒的亮光
飘落在郁郁的松林
而另一只鸟正奋力挣扎
滴血的翅膀企图扇起一种希望

作嫁妆的女孩

在这个多彩的城市里
你为许许多多女孩
作过嫁妆
冬天来临的日子
你装扮了同店最后的女孩
坐在化妆椅上你忽然想到
你自己明天也该出嫁了
望望窗外的尘世
灯光正红红地闪烁
谁来为你的出嫁作妆呢
你想了整整一夜
天还没有大亮
你已经远远逃离了这座城市

黄 昏 又 雨

马蹄在桐叶愈演愈烈
战争的离恨已不可逃
有人不识黄昏气候
《十五的月亮》干咽于喉
今夜
月亮肯定不来

栅外是蔚蓝的天么
那把小雨伞
从昨夜等到今晚
照旧在阳台蓬勃
你就从晴朗的梦中醒来呢
有人依旧于柳荫等候
很多人想乘不能的软卧
只为你温馨地留着
不论战争何等酷烈
即使雨栅再高再密
不分季节的明月
总是浑圆

端午挂艾
罗明金
几枝陈艾从山野请来
坐在门楣不言不语
粽子一样的幸福
便香透每一个日子

尽管是一把野草
为什么几千年供奉

光芒的洞口

——端午想起屈原

最是那纵身一跃
如淬火的灼铁撕破水幛
让汩汩流淌的汨罗江
汩汩地注入浩翰的青史
让五月初五的阳光
几千年了总是飘起粽香

屈子屈在一个淫威偏信
屈子屈在一个王权固执
屈子不屈在一片天空
屈子不屈在人们心里
重演的故事时有发生
常常让历史泪流满面

走在端午的时空隧道
许多人迷失在光芒的洞口
滩头 谁家龙舟早已搁浅
只几片楚怀王破碎的衣衫


作者简介:
罗明金,大学中文本科毕业,四川射洪青岗人,先后曾在乡村和县城担任过初、高中、师范学校语文教师,1995年起在县报社、电视台作记者、编辑。有诗歌、散文、报告文学100余件在《星星诗刊》、《四川日报》、《西藏日报》、《文艺天地》、《世界论坛报》、《人民日报》、《西南航空》、《川中文学》、《遂宁在线》、《四川新闻网文艺频道》等多家报刊、网络发表,诗作、电视片、歌词、新闻作品多件在省、市获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射洪印象》,诗集《岁月有情》、《情到深处》。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射洪陈子昂诗社副社长,现在射洪县新闻宣传管理中心工作,现任《遂宁日报射洪专刊》副刊部主任。

( 作者地址:四川省射洪县人民街原司法局办公楼四楼 遂宁日报射洪专刊编辑部
邮编 629200 电话 13882560256 QQ 464324096 )
返回页首 向下
 
罗明金诗歌(10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