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我是一个信得过的兵(外一章)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陈寿才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7
积分 : 19
注册日期 : 14-04-16

帖子主题: 我是一个信得过的兵(外一章)   2014-08-02, 20:06



《我是一个信得过的兵》(外一章)
文/ 陈寿才
那夜,指导员让我去伺候一个喝醉的女人。
其实,不是“伺候”。我是带着指导员的密旨去的。我接受命令出门时,还听到指导员与连长争论。
“一个大老爷们,军人;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青春少女。合适吗?”连长说。
指导员说:“张连长,你放心。陈排长这个兵,我信任。”
信任,这两个字,指导员已是第二次对我的评价了。几年前,我还入不到一年,还是一个新兵。在那次“讨论给我处分”的连务会上,指导员还是我的排长。当时 也是这个语气:小陈,这个兵,我信任。我可以担保,他是个好兵。我们不能相信那几个喝醉酒的女人,必须深入调查。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星期天,我请假到驻地县城买点日用品。归队的路上,碰到一个喝醉酒的女人在路边呼救。我过去帮扶一下,谁知路旁有走出几个喝醉酒的女人。她们出来就“叽里呱啦”骂我是“臭不要脸的大兵”。之前,那个呼救的女人也“叽里呱啦”说我调戏她。一会儿围上一大堆乡亲,大家七嘴八舌数落我的不是,有的还连推带搡。我没有见过这个阵仗,只吓得低着头,连连后退,嘴里嘀咕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越说对不起,乡亲们越是认为我真的调戏了那个喝醉酒的女人。最后,大家把我押送到了部队,让部队严肃处理我。
当然,经过部队深入调查,我是清白的。那几个喝醉酒的女人也给我道了谦,并送了一面锦旗,上书:助人、高尚、值得信赖的当代军人。
今夜,营房很安静。士兵们已进入了梦乡,天上的月亮也躲进了云层,只有几颗闪亮的星星陪伴着哨卡的士兵,显得很精神。一阵微风吹来,像是一首催眠曲,让路旁沉睡的柳树打起了“呼噜”。突然,一只野猫从我的前面穿过,我一激灵,收回了远去的思绪。我重新复读了指导员的密旨:今夜,她喝多了。你既要像兄长一样照顾她,还要趁火打铁,做通她的思想工作。
照顾她,好办。她比我小好几岁,我就是她的兄长。可做她的工作就得想点招了。两月前,三班长下岗途中,遇到一个不慎掉进池塘的姑娘。本就已患感冒带病坚持工作的三班长,啥也没想就跳进水中把姑娘救了起来。由于救得及时,姑娘只是呛了几口水,啥事也没有。三班长却病倒了,高烧了好几天。在三班长住院那几天,姑娘怀着一片感激之心,时常来探望。一来二去,谁料想姑娘产生了爱慕之情,非得要给三班长处对象。
今天中午,三班长把姑娘邀来招待所食堂,请姑娘吃饭。三班长给姑娘摊牌了,给她讲部队有纪律,规定士兵不允许在驻地搞对象。谁知,姑娘死活不答应,还借酒消愁,喝得烂醉如泥。
我必须有绝招。走着,想着。想着,走着。快到招待所门前,突然撞在了我哥的怀里。
“营长好!”我行了一个军礼。
营长不是我的亲哥。他是我新兵连的副指导员。由于我是家里的长子,父母年迈多病,刚入伍时想家特厉害,一度时间,想不干了,脱下军装走人。班、排长做了我多次的工作,我也没收回思家的心。后来,他们汇报到副指导员那里。副指导员是我的同乡,也与我同姓。为了更好地做我的工作,副指导员就给我攀亲,攀来攀去,后来就成了我的“哥哥”。
哥哥?我一拍脑门,绝招有了。
绝招一:认亲。
我信心十足的来到姑娘住的房间。一看房门开着,姑娘和衣趴在床上,正哭呢。姑娘与我同姓,姓陈,名晓莲。
“晓莲,你看谁来了?”
姑娘听见我的声音,抬起头朝我的后面观看。他看我后面没人,就一脸迷惑的问我:
“你是?”
“晓莲,我是你哥呀!”姑娘更是迷惑了。一看我身着一身军装,本来就爱慕军人的她,也就没往坏处想,只是用一双眼睛看着我。
我也不请自拿一把椅子坐在了姑娘的床前。这时,我给她讲,连队知道她中午喝了不少酒,心情也不大愉快,一定很难受,就派我来陪她说说话。我告诉她,我也姓陈,五百年前是一家的。我给她讲我的故事。讲我远方的父母,讲我的姐姐、妹妹。我又问她家里的情况,她给我讲,她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非常疼爱她。后来,两个不同时代的人,聊起了各自的童年、校园,包括初恋。当然,我的初恋增添了不少精彩的故事。最后,达到目的的第一步:我们成了兄妹。
绝招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我开始逐步进入主题了。但,我还是没有直接进入。由于我喜欢舞文弄墨,在中学时就写过一些小故事、小小说什么的。因此,我在讲了些部队这个大家庭的温暖的真实故事之后,又编了些军营里没有发生的、也可能会发生的、也有可能将来都不会发生的,但都是好听的、精彩的、好笑的、温馨的“兵故事”。但,这些故事都是为今晚的主题服务的,都是能让人动情、动心,又晓之以理的词句。姑娘听得似懂非懂,但非常入神、入心。这时,我开始正式切入主题。
之一:肯定。我首先肯定了,姑娘爱慕军人,喜欢军人,是对的,是可赞的。我说:时下,很多人瞧不起军人,说当兵的一没钱,二没权。只知道***,不懂得社会人情世故,一个字:傻。我说:其实,他们才傻。如果,人人都不讲***,没有当兵的保家卫国,哪有他们的幸福安宁。
之二:否定。我说:部队有铁的纪律。如果,部队没有铁的纪律,就会是一盘散沙,就不能打胜仗,不能保家卫国。姑娘喜欢我们军人,也正因为我们懂纪律,我们是保卫国家、保卫人民的人。
我接着说:姑娘现在还是一个大学生,应该回校好好学习,多掌握一些为国、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将来做一个对国家有更大贡献的人。
绝招三:承诺。
姑娘听明白了。也非常同意我的说法。这时,我给姑娘承诺:既然,姑娘是我的妹妹。等妹妹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了,哥哥给你介绍一个你保证满意的夫君。如果,妹妹不找一个如意郎君,当个哥哥的还不干呢。
成功了。姑娘的工作做通了。
我一看窗外,天亮了。






《 奶奶的白发》

“奶奶,起风了,进屋吧。
“奶奶,您的白发又增加了许多,我给您拔下来吧!”
“奶奶呀,奶奶的头发白了好几十年了。奶奶......

—题记

打开尘封的记忆
一段一段画面浮现在奶奶的眼前

( 一)
河边,一个牧童,手持鱼竿,一边放牛,一边钓鱼。身旁,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少女,手里拿着一本诗集。诗集的名字叫:初恋。
人们常说,初恋是美好的,甜甜的。奶奶的初恋,是装满“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五味瓶。
三月的风,吹打在山涧的杨树上,哗哗地响。溪水中,几条鱼儿探出头来窥视,不小心,引起一片浪花,惊跑了水里,他们紧紧依偎着的倒影。
夏日的夜晚,他们在村西头那棵老槐树下,看月亮,数星星,迎接黎明。他们看着看着,看得月亮不好意思了,悄悄的躲进了云层。他们数着数着,数得星星跑光了,太阳出来了,他们才牵着一夜没睡的老黄狗回家。
秋天,秋天来了。他要起航,投身军营,揣着火一样的***,奔赴南疆。
站台,“小雪”过了,天还没下雪。她挥舞着一条红丝巾,高喊“记住给俺写信.....”
车窗上,紧贴着一张变形的脸。脸上,泪水挤破眼眶,滑到嘴里。他像婴儿吞食母乳一样,一阵狂吸。

(二)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奶奶时常到河边,寻找他们一起走过的足迹,回忆昔日,甜蜜的味道。她注视着水中的倒影,脸上泛起了红晕。心,奶奶的心跳出来了,跟在鱼儿的后面游向前方,到辽拐弯处,回眸,扮了一个鬼脸。
奶奶还时常躲在闺房中,一个人独享他用蜜汁写来的书信。奶奶时不时的到村东头那条出村口的小路上,走过来走过去,一遍又一遍。走得太阳都羞红了脸,躲进了云层。路旁,林中的麻雀“叽叽喳喳”窃窃私语,直到后来,兔子、野狗也加入到了讨论的队伍。一时间,林子里议论纷纷。慢慢地,奶奶开始读不懂他的信了。她读不懂“猫耳洞”的恋情,也读不懂“弹片穿过盔甲的残忍”。她好多时候,突然从梦中惊醒。梦中,她看见他“满身鲜血”,在丛林中奔跑,“黑白无常”在后面猛追。直到第二天她收到他报平安的信,一颗悬挂在半空的心,才飘落在地上。
冬天的夜,很黑,很静。这天,奶奶身体有点不舒服,早早的睡了。子夜,突然打起了雷,下起了雨。在雨中,奶奶又梦见两个“黑白无常”,不过这次不是在林中追着他跑,而是向她扑来。她一下子惊醒,猛听外面婆婆叹了一口气:
“以后咋办呀,苦了这个闺女。”
“是呀,她还没有正式过门,就......”
.......
三天,三天后。奶奶想抬起头,咋哪?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奶奶使出浑身的劲想睁开眼睛,可是没有睁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她只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
“这孩子,昏迷三天了。”
“老头子,快过来。咋的呀,孩子的头发白了.......”
这天,奶奶二十一岁。

(三)
三十多年过去了。
这段故事,奶奶一直把它埋在心底。
今天,奶奶第一次告诉了我。

简介:陈寿才。河北省遵化市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学联合会副主席,中国青少年作家记者协会理事,《当代文学精品选》副总编,《当代校园文艺》编委。祖籍四川宜宾,现居河北遵化。60年代出生,80年代入伍当兵,90年代转业。干过新闻,做过材料秘书(局办),经过商。自幼喜欢舞文弄墨,曾在《解放军报》、《战友报》、《人民日报》、《市场报》、《经济参考》、《科技日报》、《中国建设报》、《中国水利报》、《中国建材报》、《中国妇女报》、《农民日报》、《中国质量报》、《中国乡镇企业报》、《河北日报》、《河南青年报》、《参花》、《时代文学》、《微型小说月报》、《鸭绿江》、《青年作家》、《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等省级以上报刊、电台,刊播故事、通讯、报告文学、特写、诗歌、散文、小说等二百余篇(首)。

通联:河北省遵化市亨泰公寓B座1-401
邮编:064200
Qq:542529666
手机:13315573768

返回页首 向下
 
我是一个信得过的兵(外一章)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文学:文本延伸(诗歌是文学之源——赵秋水) :: 诗人的散文-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