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燕赵诗刊》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会员会员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献给大地(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戴广德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4
积分 : 12
注册日期 : 14-12-15

帖子主题: 献给大地(组诗)   2014-12-15, 00:51

1、献给大地
戴广德

作为歌颂者来到这里
我将微笑献给春天
献给盛开的鲜花
春天有雨水潜入等待播种的土地
豪迈的诗篇被汗血马送出
通往故乡的路开满鲜花

被笑脸手拉手结成同心圆
像大阪城的树倾斜着
那是一种生命的姿态
像一个迎战暴风雪的硬汉
一步一步的向理想靠拢
远方有温暖的灯火忽明忽暗
比古老的车师前国还遥远
太遥远不能成为放弃的理由
有同胞选择沉默,是的
虽然兰花不欣赏红柳的姿势
然而戈壁并不排斥盆景的雅致

那夜,美丽在哭泣,碎片
只是一些破碎的星星
追逐,护卫,抵抗,忐忑
屏住呼吸只有整齐的脚步声和心跳声
需要添加团结的燃料
要为枯死的胡杨加冕
要在困局中寻求突围方案

可以学习哈米提•艾合买提老人
舍身救护十八名落难的汉族同胞
可以学习王艳娜捐肾挽救垂危的维吾尔兄弟毛兰江
尤其推崇用爱去唤醒爱传递生命的温度
用光明驱散乌云让罪恶无处躲身
学习好人阿里木用馕和烤肉
去填饱饥饿的山村
等到那双双渴望知识的大眼露出智慧的微笑
等到那拥挤的小院里不再有裸露的土炕
我亲爱的兄弟们能沐浴在温暖的喷泉下
陈年的污秽像消融的雪水
滋养干涸的戈壁那可是明天的绿洲

曾经的受难者们正在远去
身披风尘的外衣消失在暮色中
一片片沙漠正被植入一株株新绿
像春天的种子,一场春雨之后
钻出地面的全是朦胧的眼睛
内心的柔情足以温暖瑟缩的幼芽
直到我的善良抵达那紧闭的花园
我游走在旷野里,星空神圣
外星人的脚印被风抹平
像圣洁的爱在对方心里悄悄滋生

我要歌颂那些默默***者,是他们
像种子把美丽和芬芳悄悄地献给大地。

2、家园

是垃圾挂满幌子还是幌子挂满垃圾
其实已是劳民伤财的命题空间被挤占

仰望早已成为历史空中迷茫着麦草的梦想
还有蓝天白云的眼泪在母亲和孩子的咽喉干咳

家园已荒芜多年屋顶已遮不住温暖的笑脸
家人被放逐去寻找能有牛羊行走的羊肠小道

徒劳在历险跨越一具具沉默的驴,男人
在地面残喘,只有小蜜蜂在路边的野花上勤劳

将目光之水献给渴望微笑的生灵吧,这也许
是最后的机会,我们所有的拯救但愿不是昂贵的家园

3、想你

借着微弱的晨曦想你水嫩的容颜
我的思绪沿着太阳规划的跑道飞旋
随着日出跳跃的迅速升温
情感在岁月的花园中轻歌舞曼

借着朦胧的睡意想你的笑靥
想你在冰雪的夜晚用温暖的小手
拨弄我心灵迟钝的琴弦
直到我混沌的世界为美丽而震颤

我在心里一直为你建造豪华的殿堂
让你美丽的笑容在我心灵上永远灿烂
残酷的现实却将我击得粉碎
无法让你的微笑在画面上氤氲渲染

此时此刻愚钝的勤劳重复流淌
古朴的色彩却是我真情浇灌
每当我看到你那真实而开心的微笑
瞬间甜蜜之后便是痛痛的遗憾


4、初吻

在时光的长河里
微笑追寻初恋的背影
毛绒的阳光
在沙枣叶上舞蹈
你我静坐在山坡上
有密林为我们遮挡阳光
初吻的羞涩
在幽静的花香中飞翔
青色的香甜流溢着远古的血液
淡淡的一笑
爱神蒙上了眼睛
波涛汹涌气吞山河
喧嚣尘染在耳边消失
从此我俩携手走进漫漫人生

5、关键是阳光

仿佛回到童年的树下
知了又噪鸣在耳边的枝头
垃圾在墙后密谋春天
如何用鲜花来掩盖溃烂的脸面

脓包里有蛆虫在蠕动青春
以洁白的躯体来诱惑幼稚的目光
即使再晶莹剔透丰润圆满
也掩不住黑色的心肠
在温度和时间的客厅里
不时的有嗡鸣的苍蝇盘旋

与其美化发溃的躯体
不如壮士断臂挖去脓疮
让垃圾在阳光下暴晒然后再埋入泥土
滋养稚嫩的生命关键是阳光


6、新疆儿子娃娃

罪恶的爆炸声再次响起,
30多个生命应声倒下
雨水可以洗掉淋漓的鲜血
却洗不掉路边树身上烧焦的黑色
那震破的玻璃可以换掉
可那逝去的亲人无法复活
晨练买菜早已是祥和生活的一部分
瞬间竟被恶魔变成了人间血河
那些倒在血泊中的老人
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父老乡亲
面对世人一向善良的笑脸和勤劳的双手
竟成了一伙恶魔的祭品
此时此刻我无法沉默

天空中乌云密布大雨滂沱
阴沉的天空那是对逝者的痛哭吗
假如可以挽回我将不惜昼夜
从没有过的无助不等于害怕
满腔的怒火不知向谁喷发
国歌声耳边震响那是发自内心的呼唤
这种忧患和压抑从没有过

三十多个生灵就这样惨遭杀害
去的很凄惨很可怜很仓皇
没有来得及和亲人道一声离别
野蛮的杀手从天而降碾压爆炸砍杀
消息不胫而走仿佛死神逼近每一个角落
面对几十张惊恐的小脸眼巴巴望着我
我头次感到如此的虚弱不知拿什么来安慰孩子
遥远的问候使我意识到自己身居险地
可我知道只要活着就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也许危险就在身后尾随可我们都来不及怯懦

我们没有埋怨没有责难也没有逃脱
一边救治受难的亲人一边分担歧视的折磨
新疆的天空因有暴恐分子而暗无天日
因乌鸦的飞过而变得十分污浊
难道暴恐分子能代表全疆人民
暴徒就是暴徒只是少数恶魔
请不要再在新疆人的伤口上把盐巴涂抹
我可爱的兄弟姐妹个个都是儿子娃娃
在惊恐地气氛中走来摆摆头便投入工作
生活还在继续还得完成活着的职责
这就是英雄的新疆儿女
忍辱负重担惊受怕扛起雄鸡的尾巴


返回页首 向下
 
献给大地(组诗)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