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赵秋水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赵秋水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195
积分 : 386
注册日期 : 10-06-18

帖子主题: 赵秋水   2010-06-20, 08:50


赵秋水,本名赵芮民,1970年生于河北临漳,1984年习作,小说发于《人民文学》《小说林》《岁月》《雪莲》《小小说月报》等十多种刊物;诗歌发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绿风》《诗林》《诗潮》《扬子江》《中国诗人》《新诗界》《中西诗歌》《飞天》《莽原》《西部》《骏马》《草原》《青海湖》《北京文学》《北方文学》《广西文学》《西藏文学》《安徽文学》《延安文学》《青年文学》《作家导刊》《作家报》《都市》《西北军事文学》《中国铁路文艺》《青年文摘》《现代青年》《常青藤》(美国)《新大陆》(美国)《新文学》(香港)《圓桌詩刊》(香港)《中华日报》(泰国)等海内外百余刊物。著有诗集《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天空梦魅的花园》、《月光之书》、《梦想和玫瑰》多部。2005年6月创办燕赵诗歌网;2006年2月发起燕赵诗歌沙龙;在国内,首创“诗歌文学”概念,引导文本延伸和突破。《燕赵诗刊》《秋水文学》创建者。主编《中国诗歌盛典》、《中国文学盛典》、《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作品展》、《中国报刊编辑诗选》等。2013年1月,针对于当下过于泛滥的非诚实写作,发表真实主义写作宣言。作品被收入龙源期刊网的名家名作、中国作家网TOM读书频道等。名字被收录进百度百科、有道词典等。“他是河北最南端的土地上崛起的一座诗的高峰;他的传奇式的婚姻和爱情为现代文学尤其是诗歌赢得了众多色彩;他创办的《燕赵诗刊》业已成为现代诗歌文学的一个重镇。(百度百科)”
[url=http://i63.servimg.com/u/f63/15/33/38/50/euuesa10.jpg]http://i63.servimg.com/u/f63/15/33/38/50/euuesa10.jpg[/url]
 
作品链接:
 
 
 
[color=#0000ff][font=Times New Roman][url=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74/860/index.htm]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74/860/index.htm[/url][/font][/color]
 
[color=#0000ff][font=宋体][u]《月光之书[/u][/font][/color][font=宋体]》[/font][font=Times New Roman]赵芮民著[/font]
 
[color=#0000ff][font=宋体]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74/861/index.htm[/font][/color]
 
[color=#0000ff][font=宋体][u]《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u][/font][/color][font=宋体]》赵芮民著[/font]
 
[url=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74/858/index.htm][color=#0000ff][font=宋体][u]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74/858/index.htm[/u][/font][/color][/url]
 
[font=宋体]《天空梦魅的花园》赵芮民著[/font]
 
 
 
 
#赵芮民,你为什么不痛苦
 
拥有花朵
也无法拥有啼叫的秘密
拥有飞鸟
也无法拥有飞翔的秘密
 
一个人放低了欲望的天使
他的秘密产生昆虫
 
一块石头无法高出梦
而星星只有变成石头
 
因此这些飞翔的泥巴
多像***的幻觉
这些啼叫的梦
总像未完结的心愿
 
大地只有更低
才能满足于天使
满足:
飞翔
和堕落
这大面积空出来的(冬的)空间
只用来供风儿展翅
 
房子无法更高
白云无法更低
用什么样的花香什么样的飞翔
也无法填满天与地的距离
 
因此一只羊在天上找到
它的宿命
一只狮子也和天空的蓝与黑
紧紧相连
 
拥有花朵
也无法拥有啼叫的秘密
拥有飞鸟
也无法拥有飞翔的秘密
 
 
#秘密
 
打开花朵
是否打开了
沉睡的秘密
 
一只蝴蝶
梦见了蛹的存在
 
落叶和雪
总是能够准确地
到达
 
你不能从局部
认识全部
你无法从有
去认识无有
 
此在
却不是彼在
光 远离了
它自身的死亡
 
隐含的
正在转换
显露的
早已毁灭
 
打开春天
是否打开了花朵的秘密
打开遗忘
是否打开了光明的秘密
 
你知道地狱中的蛹
怎样转化为蝴蝶
你却无法说出
飞鸟的秘密
 
 
 
#雨水
 
雨水一直下着
洗着天空的黑
洗着我内心的黑
 
我多想雨水一直下到我的内部
 
它苍凉地跌落
一个闪失
——心在遗失
一滴雨水丢失小小的心脏一颗
许多雨水在天空蒙难
 
我多想雨水下到我的内部
 
这个时候
你最好不要出门
去践踏雨水
但是人啊 有那么多
琐碎的事
——即使泪水不停地下跌
即使天使在大地受难
他们习惯未改 积习犹存
 
他们在外部——
末梢事物的表面
操劳过久 奔波过久
忘记了返回
 
 
 
#生命
 
被风所朗咏
被阳光描摹
 
白天:我是一片突兀出来的暗影
夜晚:我是一块黑的存在
 
如果黑夜持续下去
我就是不在
 
被尘土拍打
被声浪漂浮
在肉身和家园 流浪
 
灵魂饮着风
骨头的木偶
被死亡支撑的造型
 
被装饰了的尘土
 
一生了
我无法认出我自己
一生了
我无法说出我的名姓
啊 人们
在你们中间
我是谁?
 
#它
 
它一点一点来到
告诉我毁灭
和平凡事物的美
它从不让我期望来世
只给我一个缓慢的持续的
今世
它让我懂得一点点接近的孤独
最挨近灵魂
它让我懂得肉体
是一个浪头
和别的浪头仇恨、相爱、倾覆
它慢慢到来时
带着一点点阴影
当它躺下来休息
阴影便铺天盖地
它从不给你希望
因为它从不幻想
有时我惊讶它的迅遽
一眨眼我丢失了一个儿童
一个青年
一眨眼垂暮将止
而它永不结束
仿佛就是希望本身
 
 
#一块尘土的自述
 
我是最大的一块尘土
在尴尬的土地上
 
虽然大
因为没有连接
而孤独
 
不如小尘土
团结使它们无比广大
 
我也不如它们有用
我只能长出
一点点的草
 
我珍爱它
不忍过分地丢弃
 
就像走动还不曾将我丢弃
 
我是黄种人
我必须穿上衣服
我衣服的颜色和我皮肤的不同
我不想和土地混同
 
我一生追求很多
有时我忘记自己是一块尘土
仿佛我追求到的东西
能够长久地拥有
 
我卖劲地追求
忘记了我是一块尘土
必须要回到尘土
 
我虽然大了点
但自大又有什么用
我知道每天我必须向土地低头
 
虽然我不停地抬头
我也无法从土地上飞走
 
 
 
#冬天叙述
这个冬天里没有雪
雨在深处坠落着呼喊
 
浇灭我们的梦
像浇灭灯盏
 
唯一的花
没有开放
 
这来自天空的祝福
没有落下
 
钟 未被敲响
圣诞树已经暗哑
 
整个冬天
像一只关闭的风铃
 
我起身
离开睡眠的黑土
 
走向黎明
像一只兽攀上桅杆
 
我要看看冬天
是否已离开时间
 
草地没有它的踪影
它们已躲过共同的命运
 
它们正来一次
小小的呼喊
 
毫无知觉地
这被占去一半的时间里
 
春天逐渐露出它的脸
 
它不是一枝枝花朵
它不是一点点绿色
 
它已经笑向四面八方
 
高山上的积雪 似乎已
千年万年 躲向历史的一边
 
预言和格言
纷纷肢解
 
在这个季节 一切都等待着
诗人重新命名
 
三九已逐渐取消它的内涵
就像春天已经变得广阔无边
 
为爱来一次欢喜
虽然还带着一点阴影的沉思
 
在整个夜晚
我再不想回到梦中
 
为我的生命去营造
和假设着春天
 
 
 
 
# 季节开门
 
季节开门 引导鲜花和云影
进入秋天:
在小小的草子里
有一座云的宫殿
 
金蝉们 就像乐人
在每一朵云上弹奏高山流水
树有时放开叶子
让它们能飞就飞
 
这个季节 小小的蛇
颜色变得妩媚
它最后看一眼大地
回地狱中看门
 
这个季节 人们叫回报
该收获的 在收获
该失落的 在失落
 
许多的人 作了一辈子恶
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来
 
季节开门 天神们打开金伞
指给善良的人
 
很多的人 在地上摆设了炼狱
没有一刻 不被风吹走
不被尘土淹没
 
靠损害为乐的
他们终生能得到什么
啊 季节开门 在秋天
天堂在空中露出它金黄的一角
 
 
 #时刻
 
风静的时候
山野听出了 空旷
一轮月 是一粒寂寞的空间
的沙子
时间走过这里
听到鸣露的坠落
 
此刻  树
像老人一样叹息出
黄昏和暮色
孤独加深着它的沉默
 
垂落下泪
弯折的天空
垂落下星群
 
旷野深处
一只麋鹿的静立
渐渐和尘土、岩石等同
 
风静了
这是休息的时刻:
鸟的沙粒不再鸣唱
而风   虚无的精灵
已化作夜的寂静
 
 
 
#风中的花
 
风中的花像一些水中的婴孩
哼呀着晃着光明的脑袋
它们美 就像天堂的圣婴
它们当中根本就没有丑孩诞生
 
我多么希望我们人类和它们相同
 
一日的风 吹熟了美丽
美丽就是风中婴孩的脑袋
它们仰头或低头
哈哈笑着
整个季节 你看到天使在成熟
 
我多么希望我们人类和它们一样
 
美丽唤来亲爱的蜜蜂和蝴蝶
它们一个唱歌一个载舞
春天就像天堂的投影
整个天空像爱一样明亮
整个大地像一瓶薰酒
 
我多么希望我们人类和它们相同
 
 
 
# 老鼠
 
这白日的隐者
黑夜里的居者
 
胆小和滋意妄为者
它的隧道布满
秘密的风
它偷偷运送着汗珠的凝结物
小动物的尸首
 
它是一种怕光的小动物
秘密、谨慎
灯一亮 就消失
它弄出的声响
像是幻觉
 
没有谁比它更像一个盗墓者
它整日咬着木头
想象美味和宴席
它不停的交媾
一刻不停地扩大着自己的世界的边界
 
撒旦没有它强大
人没有它数目多
这世界的众者
穿行于地狱和屋顶
如鱼得水的小家伙
 
你佩服它生殖和繁衍的
本领
它是人类存在的投影
 
无它而在的船
不肯运行
它是旋转的轴心的那点
吱吱声
 
它是末日
又是未来
它是未来
又是存在
它是风
和风声
 
刮起来 就不会停
 
 
#麦粒
 
太阳种着
黄金的麦粒
风从五个方向
吹向大地
 
阴影被浮起
光在位移
 
黄金的麦粒
在花朵上
发芽为幸福
 
在人们的身上
在幼儿和牲畜的身上
成长为健康
 
风从五个方向吹着
带来运动
 
连静止的树
也在上升
 
人走在一个平面
太阳在他的头颅里
种下 黄金和爱
 
从里面产生秘密的愿望
和天堂
 
 
 
#汉字和标点符号
——给z.h
 
家像一个句号
将你结束:
你打开门
打开了冒号
你走路 走出了省略号
在街口 你遇见逗号
你不得不顿号
现在你穿过一个胡同
胡同像一个破折号
这里离你的心最近
离马路远 离爱近
在它的尽头
惊叹号在等你
你像把自己装进一个信封一样
走进去
接着你把信投入一个稍大的信封
你走出了信封
路上的人像一个个汉字
你读出了生活
你开始回去
就像回到一部字典里
你的家
在你的眼里
是一个词根
(它只有母亲父亲儿子这几个字)
在天空的眼里
是一个字
所有的房子
都是一个个的字
天空俯下头
像读一首不知从哪里开头的诗
一样读这座城市
啊 邺城 啊 AB
星星是省略号
太阳是说明号
月亮是括号
流星是抒情号
抒情号就是感叹号!
 
# 路
 

从路开始
回到路中。
 
路在路上
 
路渴望超越
它奔走 或跑动
它停滞 或思考
 
它找到 又丢失
它丢失 又寻找
它不停地找。
 
路在路上。
 
路思考 路没有放弃奔跑
路奔跑
路顾不上
细细思考
 
路是它自身
是过程
路经过它自身
经过过程
回到
路中
 
它不断重复、
重复……
 
像一条蛇的
无限回旋——
像无数蛇的回旋
它再也不能走向
新的地方
 
路的烦恼是它的尘土
和衰老……
 
# 灵魂
 
孤单的灵魂
碰到花朵
不能再走了
 
碰到小鸟
——被带走了
 
碰到树
沉默了
整日 向外窥视
 
孤单的灵魂
碰到人
成为人群
 
碰到了

成为我的恐惧
 
那一片海的连接
消没了细浪
在纯粹中
石趋向崩裂
光趋向崩溃
我日益趋向沉默
 
渐渐欢呼了
那穿黑衣的浪者
衣裾连成一片
是梦母的形象
 
 
#雪国
 
一个人 终于孤零零地走上了白纸
他的足迹歪歪趔趔
 
一朵小黄花
从他的脚印里探头
 
从他的影子里
飞出一只蝴蝶
 
他的头发 突然流下了
砸疼了他的骨骼
 
他的眼睛突然丢掉了
变成了星月
 
他的微笑诞生了
变成了幸福。
 
一个人 从梦中 走向一片白纸
走向梦中闪亮的雪
 
依次地 他的眼界
逐渐开阔:
 
渐远地 盛放着他的童年
母亲、祖国
 
一个人 像一张纸
正在被从暗夜里抽出
 
他的想象是马匹
正在他身体旁边被他用手牵着
 
在月照来临的时刻
他悄悄地跨上它:
 
纸上 正诞生着飞鸟
鲜花和蜜蜂
旋飞于马蹄的得得
 
一个披挂月光的人
幻想着阳光格格
 
他的纸 是一个雪国
在那里 他正在经历
 
七个白天 七个黑夜
 
 
# 死者
 
一大群死去的人
前来找我
 
我点亮了蜡烛
 
他们抚摩我的脸
我的胳膊
 
现在退开了一点
 
他们小声咕哝着怕火
而我大声地询问他们:
 
白天在哪儿
为什么离开了天国?
 
就像蝙蝠
他们不回答
 
现在有的挂在墙上
有的在小声泣哭:
 
一大群 黝黑的灵魂
他们生前经历了什么?
 
有什么事迹
能够提醒我记得?
 
我无法认出他们
而他们 就像羊群
 
我无法叫出他们
而他们 就像人民
 
我一哭
蜡烛又熄灭了
 
而它们又包围了我:
像小老鼠一样
 
攀着我的衣襟
像风一样缫着我的头发
 
我躺下去 才知道他们有多广阔
我的身体只能结出一点梦果
 
它们旋飞着 像一群鸽子
啊 那正是黑夜的鸽子
 
而今 对于黑夜的命名
由我来说出
 
#夜晚
 
一个夜晚像马匹跑掉了
 
一个夜晚像河水流走了
 
---我们不知道它们去了哪儿?
 
假如从星光上还能看到它们的痕迹
犹如回声一般
 
假如沿着虚无的路
还能找到它们
 
让我们再一次端详
看看像不像这就要濒临的另一个夜晚:
 
因为那里保存着我们的青春
还有爱情 和笑声 还有一些梦
 
我想取回一点 就像取回一些旧照片
以便在可以的时候回忆清楚
 
以便取回了温暖
啊 这在远处 一个特定的时间里
依然燃烧的火焰
 
假如能够 我要大声地问:
我是怎么丢失的她
 
那携带了一半鲜花 一半天使的女人?
 
我还要问 梦 模糊的一些片断
掩藏和被侮辱的真实
 
是否还在哭泣?
 
一个人 注定了是个局限:一本书
的片段:它不知道以后
看不清全部
 
在广阔的时间面前
他注定无言
 
就像泥沙封闭的嘴
被闷住了呼喊
 
现在我们留在了这里
成了一个片段的人
 
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
 
自己不清楚自己的过去
也不知道要走向哪里?
 
夜晚:它是怎样来的呀
像鸟翅携带的阴影
 
打上我的脸
 
 
#大雪落下
 
黑夜 大雪开始落下
像我写作中的这张白纸
 
而今 在辉耀的灯光下
就像在冰冷的月光下
落满文字
 
这些黑翼的大鸟。
守着梦的影子
和一些停顿、跳跃
徘徊在天空中的符号
 
我的笔 那只吐着墨水
也吐着血的笔
正在诞生着星群和云
此刻 它的翅膀挨近
 
一个人的灵魂:
在这深蓝的空间
充满各种意象的事物
它们的状态像是认领
 
又在独自地活动
而风像狼群 呼啸在外界
 
一点也不影响
这个世界的美丽
 
它们被穿上象征的衣
加入这个世界的秩序
 
在外部的世界 有一个主宰
而在这个世界 握笔的人
就是主宰
 
一生中的两个上帝
都在创造着传奇
 
 
 
 
通讯地址:056002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紫竹苑10-2-7号:赵芮民


由赵秋水于2017-08-25, 12:11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8次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yzsh.gugebb.com
岭南笔客
注册会员


帖子数 : 63
积分 : 85
注册日期 : 10-06-27

帖子主题: 回复: 赵秋水   2010-07-09, 10:21

Very Happy 细细品读,问好朋友!
返回页首 向下
 
赵秋水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 :: 当代诗人诗库-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