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梦想、超越 ;沉静、深远、典范! 《燕赵诗刊》《秋水文学》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这十年(2007—2016)之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留言
王霁良
金牌会员
avatar

帖子数 : 178
积分 : 346
注册日期 : 11-08-04
年龄 : 50
地点 : 济南市经十路83号山东电视大厦820室第8信箱

帖子主题: 这十年(2007—2016)之二   2017-05-21, 22:09

2009
对于今天所谓的现代生活,我够不上是个感受力强的人,离开故乡16年了,闲坐在时间的边缘,常常无端想起她,想起她身边的一草一木。这次回老家,在村口牌坊前照了几张照片。这个牌坊是前清乾隆年间立的,牌坊正额题有“旌表邑处士徐格妻刘氏节孝坊”御笔,小的时候,常常爬到石狮子上玩耍,识字最先就是识的那上面的。站在家乡的东鱼河畔,记忆的琴弦上,往事宗宗奔凑而来,又似浮云随风移去。我就读过的晏崮堆中学,是新石器时代到汉代的一个文化遗址,崮堆有二层楼那么高,上面圈起围墙建起学校,有三排教室还有操场,可见面积之大。李白跟朋友打猎就夜宿晏崮之上,曾有“鸡鸣发晏崮,别雁警涞沟”的诗句。在崮上读书,也算沾了点仙气,汲取了些养分,靠诗仙暗助或运气才跻身进了诗人行列。老友、滨州职业学院宣传部部长是我在工作上结识的好友,《念旧感怀赠霁良老弟》赠诗曰:“鲁西思归客,泉城念鸿儒。洒脱醉仙意,酿诗秉烛舞。”其实我的诗写实多写虚少,还是比较笨的。
二子若箫随济南青少年歌唱团去香港参加汇演,回来后跟我说:“爸爸,香港街上怎么有那么多骂毛主席、骂***的标语呢?我们看了都很气愤!”我“喔”了一声,算是回答。中国内地一党执政,还是一个极权社会,没法给孩子讲,等他渐渐长大,凭自己的一双眼睛,会看清这个社会的。1945年***在《论联合政府》一文里说,“有人怀疑***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不可能、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并郑重承诺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呵呵,说归说,做归做,今年是八九学潮20周年了。
成武老乡胡公英等出面搞的同乡会,邀请参加,年底这段时间应酬太多,几乎没有看书提笔的时间。好在春节清闲下来,有选择地读了几本书,诗歌理论著作居多,过节期间着手写长诗《执子之手》,不为成功,删掉几节后贴于博客。诗写作,主要靠感觉,感觉不来诗也就没有。写作的过程,则又像抚琴先要掬水净手一样,需要情绪的渲染和烘托,需要点氛围。
七亩园文化沙龙成员苏富宽车祸离世,1月13日开车载朱多锦、魏东建、慧敏前往泗水吊唁,中午泗水招待,文友程琨等陪着吃了顿饭。苏富宽兄只比我大一岁,在泗水县城开着印刷厂,有了余钱之后,他喜欢搞收藏,甚至古人的棺材盖板也收藏起来,以前我们都觉得不大妥当。晚上回来,《时代文学》王均镇设宴招待,诗人高原作陪。回想富宽业绩和对文学事业作出的贡献,大家又不免唏嘘。高原小我一岁,聊城人,他成为一个诗人更不容易,家贫,一直在省城收废品为生。他同时也收了不少的旧书,舍不得卖,当年出租屋里书堆到了房顶。
1月18日七亩园举办第三次主题沙龙,讨论主题为“使命和宿命”,省社科院张清津、济阳陈总功参加。3月5日七亩园的沙龙聚会,我被任命为《华夏文坛》杂志第二编辑室主任,负责诗歌、散文的审稿、编辑工作。 6月的沙龙聚会在齐河县焦滨镇举办,这已是第11次论坛聚会了,这天人很多,保安诗人杨荣成做东,王松、郑克中、泰安的赵振然、黄秀峰等都到了。7月初的12次沙龙活动,改在南部山区大门牙举行,张庆岭、张玉华等齐河诗友赶来参加。7月8日与朱多锦去泗水校对新一期《华夏文坛》,路上跟朱老师说了准备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班,朱老师表示赞成,说除了学习,也能和上作家班的其他同学在创作上、思想上碰撞碰撞。我之前有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专科学历,进山大校园读作家研究生班,于文科,是递进的。
2009级山大作家研究生于5月开课开课,我是这届作家班的班长,赵庆君是班副,同学有杨巧丽、陈晶、韩庆梅、于辛、唐文梅、宁昭收、乔俊岭等。07级作家班班长、诗友陈忠赶来了,一块来的还有王展,博导黄万华主讲“人文社会科学方法论”,对语言不是工具做了较深的讲解,很有启发性。。同学赵庆君是天桥文学研究会的会员,有一晚带我们这些同学过去,认识了秘书长杨共玉,还有诗人黄咏、崔然琳、于东方、韩镇广等。天桥文学研究会每月15号在文化局举办一次创作交流活动,坚持了很多年。
家乡“千年古县 伯乐故里----成武书画艺术作品展”8月在青年东路省美术馆南大厅举行,家乡伯乐书画院刘继增、李俄景、于灏、翟中启等20多位书画家的作品在此布展,县委杨晓玲书记专程参加仪式,也吸引了大批在济的鲁西南人赶来。我是10点半到的,转了一圈,见了几个家乡的熟人。天桥陈忠、杨共玉、黄咏老师和山大耿建华教授早早来了,知杨共玉老师老家也是成武,家乡出人才啊!
8月22日,由山东省作家协会文学创作室主办的“魏东建文学作品研讨会”在济南举行。李贯通、张庆仁、贺立华、吕家乡、袁忠岳、杨政、王洪岳以及来自省内外的作家、文学评论家60余人参会,朱多锦主持会议。
任何一个严肃的写作者都想追求更高的美学境界,但不少人的写作高度一辈子只是在二三流或不入流的水平上,我觉得弄到这一步和不善于接受批评、不善于改进有很大关系。不是说坚持自己的观点、写作习惯就不可以,实际的情况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得看到天外有天,如果高自期许,一听别人说就有拂心意,眼睛就蒙上一层仇恨的铜锈,那是相当浅薄的。
用了多半年的时间,才把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读完,这套书,是我作家班的同学陈晶帮着买的。五六年前,我就已经不再读国内长篇小说,主要读国外。今年散文写作小有丰收,《莉姐》相对说较为成熟,诗评《论同郡诗人朱多锦、桑恒昌的诗歌艺术》,经网上推荐,引起较大反响,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2010
我觉得,生活事业上开始渐走渐宽,想想这个岁数也正是有所作为的好年龄,说起来,在这座不公的城市里,交学费的年龄的确有点长。
1月中旬,与魏东建因企业拍摄去绍兴,见到了绍兴诗友东方浩、桑子、何玉宝、柳思、邢荣标、晓辉、周鸿杰、小说作家张剑心等。我们是从虹桥机场转赴绍兴的,绍兴诗社的诗友晚上招待,酒店喝到酒吧,酒饮不少,交流也多,——新昌诗人晓辉专程赶到绍兴一聚,——80后诗人周鸿杰是山东单县人,现在绍兴广电局工作,与朵渔、赵思运等都有交往。绍兴乃古越之地,西施故里,历代都有文学家涌现,是天下文人向往之圣地,贺知章、陆游、徐渭、秋瑾、鲁迅、蔡元培等灿若群星。今天的绍兴诗群在全国也不算弱,有一定影响,他们中与济南文化界也有很多交往,桑子(王继红)的诗集还是我的作家班同学赵庆君给印的。绍兴诗社赠送了《绍兴诗刊》、《诗江南》、个人作品集等,东建把《华夏文坛》和他的几本集子分送给他们。我说我还没出过集子,写小说的绍兴女作家张剑心问,——“那你是怎么混进作协的”。
1月底,博士后王洪岳兄来济,在舜耕路福利来酒店设宴,请济南几位文友一聚。大儒洪岳山大读的博士,南京师大博士后研究生,曾在济南大学执教,与女诗人路也有同事之谊。现为浙师大人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之前洪岳曾有书《审美与启蒙——中国现代主义文论研究》从浙江寄来,我正在研读。元旦上课张学军教授讲的是现实主义文学、浪漫主义文学、女性文学,唯独没有讲现代主义文学,洪岳之洋洋大著正好是个补充。鹏鸟图南,时深景慕,系念殊殷,洪岳兄来访解慕贤之渴也。
3月,作家班同学陈晶看了我的散文作品,建议我转写小说,我回信中说,“1994--1995年间,我在<<当代散文>>干采编的时候,和邹平的寒烟(刘燕)是同事,那时她还是二十三、四岁、个儿不高胖乎乎的女孩子,现在已是山东诗坛与路也齐名的女诗人了。——十多年间她没有离开过诗,不像我们总想在文学艺术上做个多妻主义者,结果一辈子没混上称意的老婆。以前美国西部淘金热的时候,有个人跑到西部挖矿,连挖了几个矿都没找到金子,失意而归。后来就有人前来,在这人挖过的矿坑里只一镐就挖到了。你说前面那人就差一镐,却不挖了,他所有的忙活不都是替别人挖的吗?我想好多有实力的写手,最终没出好作品,也跟前面那淘金者差不多,涉猎的不少,却都是半通不通,一个也没挖透;倘都有女诗人寒烟的执着,也许能登得更高些吧。
这一年多来,我在山大作家班听课,并参加了不少文学研究会的交流活动。山大的博导们讲诗歌,讲小说,也讲文学评论,文研会成员又多是多妻主义者,就多少受些影响,写的比较杂,以致你也觉得我真该尝试新的突破了。
我现在要说的是,真要寻找突破那也是诗的突破,而不是小说(可能我也真的写不了)。当前诗歌上虽无大收获,毕竟沉浸多年,有些自己的心得体会、诗学观点、诗学主张,也有一帮写诗的朋友经常谈诗论道。现在转而写小说,还要求写什么中篇,小说圈子里谁认识你?还不得重新打天下?作为一个诗人,就该把诗写出名堂来,这也是诗人内心的需要,当然,并不是一门心思去写诗就能把诗写得好,毕竟还有我们自身的天分足不足、够不够的问题。但倘若本身天分不够,又要四处出击,那就犹如在危险和缺少希望的情欲中戏水,不得上岸则再正常不过了。
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一大半在于如何设计自己,一个写作者更要有指导自己写作的固定的准则,沉下心来耐得十年寂寞,也许还能磨得一剑;济南的老诗人像塞风、郭廓、桑恒昌等,都是心无旁骛写了一辈子的诗,方有诗名。”
济南天桥文学研究会,我充任5人领导小组成员,其他四人为杨共玉、陈忠、赵庆君、黄咏。天桥文学研究会作为文学社团已经存在了20多年。成员从事文学创作之外,有不少还搞着书法、绘画等艺术创作,精力似有分散,但也在不断地推出新作品,新近出版了成员合集《岁月如画》,段辛酉先生诗歌研讨会开得有声有色,郭廓、桑恒昌、孙国章、耿建华、罗珠等知名诗人、诗歌评论家都到会祝贺。其中陈忠、赵庆君和我是两届山东大学作家班的班长,而我们的前任班长赵德发已经著作等身,当了多年的省作协副主席、日照市作协主席,无疑对于稍年轻的我们是个激励。
两相比较,七亩园的学术氛围比较浓厚,学术上有一定的尖锐性,应了“术业有专攻”那句话。“中国现代诗形式问题”、“当代诗歌的自觉写作与自在写作”、“诸葛亮文学人物批判”等学术研讨会,吸引泰安、德州及济南周边县市远道而来的作家赶来参加。有一次,日照的诗人罗兴坤也赶来了。
天桥文研会每月15日晚的例会雷打不动,以交流经验、互通信息为主,人数众多,多时近30人,相互较为和谐,研讨也较轻松,几乎是聚在一起三五成群嘘寒问暖,各说各的,谈起来人声喋喋投缘得很,主持人不大声喝止不能约束,这种文学交流对深层次文学现象和文学动态剖析研讨不可能深刻;七亩园则是每期一个议题,轮到谁谈多谈少都得发言,其他人则侧耳静听,多人做着笔记,在学术研讨上则要深刻得多,也许会带出几个不同凡响的写手来,但争论也多,常有不和谐,一个周末在翡翠郡举行七亩园文化沙龙,针对会后合影,魏东建写了首诗,里面有“一群傻逼,排队站齐”等句,引起部分与会者的不满。
翡翠郡的房子,考虑今后房贷压力大,一次性还了20万,这样每月的还款额度终于降下来了。曾在《齐鲁人物》杂志社和我一块干副总编的王华彬,离开后先是跟着我高中时的同学孙目清做英大人寿(目清在那里的老总,常请我和另一同学刘新忠聚聚),后又到华泰人寿任职,地点在泺源大街圣凯财富广场,说那里的房子有很多间用不着,让我把广告公司的一个部门搬迁到那里,顺便帮他做点寿险业务,我答应了,当时考虑魏东建住所离华泰职场一里路远,这帮人可让他帮着带带。但事与愿违,只搬过去了三个月又撤回翡翠郡,还为此走了一些员工,得不偿失。
山大研究生作家班的课,五一假期集中上了几天,同学们提议出一本作家班散文合集,书名定为《小树林的月光》。就读山大研究生作家班两年,收获不小,指导老师有贺立华、黄万华、孙基林、庞守英、耿建华、牛运清、马兵、丛新强、王培元、张学军、章亚昕、王祖哲等。
5月初带妻儿、母亲、岳母乘动车去北京,游故宫、八达岭,玩得还算尽兴。5月19日,市作协一行二十余人赴莱芜雪野水库观光,雪野水库位于山东腹地,置群山之间,面积较大,从省地图上可见其规模,湖碧浪清,足堪洗心洗眼。我们乘坐的游艇环湖一周,湖风拂面,碧波翻涌,大家争相走到船头或船尾合影留念。过午顺道看了看齐长城。济南市的作家中,有些过去只听说过名字,尚未有谋面,此次活动使大家有了见面交流的机会,参加此次活动的有:刘玉民、牛余和、王兆华、王方晨、陈莹、宋俊忠、杨共玉、陈忠、林之云、李云亮、张成、慧敏、高克芳、常方、雨兰、罗东勤、孙永泽、董超岩等。
6月的一个周日下午,受邀参加济南雷锋俱乐部的聚会活动,可谓别开生面、耳目一新,——这是个心理咨询交流沙龙,成员是有济南电台的几位晚间播音主持如金山、马年等联合市区多家心理咨询中心搞的。说是新沙龙,自然是对我而言,其实人家存在许多年了。这是思维极为活跃、热衷助人的一群人,幽默风趣,无话不谈,围绕血型与个性、名字与命运、时下色情产业和我的诗歌《夤夜的色诱者》展开了热烈讨论,几位美女主持谈起“性”来相当随意,心理咨询师更是号召“脱光衣服,脱光思想”,男女间似乎没什么界限早就形成了“中性”氛围;话题还谈到工业文明和农耕文明,谈到建立独立的信仰体系,谈到“善良成痴”,谈到网瘾、脱敏疗法及男女较为私密的一些问题,受益匪浅。因自己平时工作较忙,这种活动以后将很难有空参与,还是提出退出的吧。
《中国诗歌》、《小拇指诗刊》和《济南政协》等发诗若干。有次酒会上遇上桑恒昌老师,老头一把抱住了我的肩膀,亲切得不得了,这个拥抱除了理解,也有欣赏的成分。
国庆节后,与妻、幼子若霖去东北旅游。北国之行,沿哈尔滨、大庆、嫩江、孙吴县走了大半圈。1994年我去过一次东北,之后十多年没到过了,大暑之期来此,算是避暑来的吧。济南蝉声聒耳,这儿却不产这虫儿;济南正值高温闷热天气,这儿夜间穿短袖出来,寒气逼得人抱起膀子。无边的田野、无边的天、低悬的云朵,久违了的东北还是这样的亲切,总感觉东北的天比济南低,那些起伏的丘陵密集的玉米,女诗人林雪诗中所写的高坡玉米,无边无际。列车在急速奔跑,像是有意要甩开这一处又一处的丘陵似的。过哈尔滨,看松花江江堤很低,楼宇几乎和江面靠在一起,松花江以西的盐碱地斑斑驳驳,有的白花花一棵草也不长,远处放牧的马群、摇曳的湿地芦苇依稀可辨,临近大庆几乎清一色是湿地了。大庆市区成片的被称为“磕头机”、“驴头”的抽油机正在作业,同学开车带着转了去看,介绍说,大庆这样的油井有4万多座,甚至居民区楼下也安着这玩意。大庆分东城西城,因湖泊众多被称为百湖之城,先是看了看东城龙凤湿地风景区,蒲苇接天,鸥鸟翔集,很是壮观;后驱车参观西城油区王进喜纪念馆和科技馆,对这个英雄的城市多了份敬佩之心。
10月4日乘车由大庆去嫩江,8个小时的行程。自萨尔图经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往西北,列车像条绿虫子在草甸中移动,几十里不见一个村庄,从左边车窗望到右边车窗,丰草无边无际,偶有鸟在上面盘旋;沿路不见一棵树,不见一个人,就一个字:绿。再往北,时有割过的操场大小的草地,小蘑菇似的堆着些干草垛。出现树的地方才能见到村子,民房竖着二三烟囪,村庄周边跟草地相间种着些玉米,野生的向日葵顽强地生长;奶牛安详地啃着嫩草,几个戴着花头巾的妇女并排坐在田埂上,这里是汉人和少数民族混居区,列车一路北行,经塔哈、哈川、拉哈、伊拉哈至嫩江,县消防的车已在车站门口等了,时逢阴雨,温度很低瑟瑟发抖不得不购物添衣。5日嫩江大雨,驱车到临江乡走访亲戚。
孙吴县的沿江满族达斡尔族乡是这次旅行的最北一站。嫩江到孙吴不通火车,公路也需绕道五大连池市,长途客车要走6个小时,一出嫩江就是近百里的未铺沥青的土路,越过丘陵、蜇入深林,土路被雨水浇得坑坑洼洼、泥泞不堪。孙吴到沿江乡还有百余里,沿小兴安岭北上,县级公路倒比省级的还好,一片又一片的红松、白桦林在阳光下闪起光辉,远处的小兴安岭一路陪伴。下午5点到大舅家里,表哥便一遍一遍打手机,要他的妻兄务必弄到黑龙江的新鲜鱼,其实大舅家离江边不过5分钟路程,屯子就紧紧挨着大江,可目前是休渔期,这个地方网不到。后来表兄还是弄到了四十元钱的鲶鱼,等鲶鱼送到家来,才知和青蛙一个颜色,是绿色的,跟内地河塘里的鲶鱼大不相同,肉质也细得多。当地刚下了雨,想试试自己会不会劈劈材时,意外看到劈材上生了不少木耳和蘑菇,算是开了眼。
每到一地,我都要拣几个中看的石子,美其名曰“石来运转”。在黑龙江边俯拾时,人们告诉我,这些石子是从小兴安岭冲下来的,我便很希望到山上看看。适逢表兄家的人次日要到山上采蘑菇,便早起跟着去。这边的天亮得很早,三点钟天就大亮了,出太阳还不到4点,吃过早饭,表兄专门开了新买的农用货车载我们上山,漫山坡的找蘑菇,我找了一阵,以为蘑菇是生在树上或树根上的,哪知是生在土里,脚踩了也不知道。后来就干脆自个找石头去了,希望寻着几只像样的,小兴安岭虽然植被茂密,也被雨水冲刷得厉害,山路两边冲出一米多深的沟壑,无数的卵石垒积于沟底,我便沿着沟底找,蚊虫叮得你不是想牛一样甩着脖子,后来终于找了些称意的,准备带回济南送给若干文友,毕竟是从祖国最北端带过来的嘛。
回济后创作短篇小说《阚氏五虎》,约6000字。
9月,伯母去世,返老家守丧。伯父去世时,葬在东鱼河北徐官庄,现在伯母也走了,家族商议迁葬到东鱼河南的祖坟。王家祖坟现有五世,高祖高祖母、曾祖曾祖母、祖父祖母二叔祖二叔祖母,再就是伯父伯母和我患癌早逝的前妻了。伯父的灵柩提前一晚迁回来,等第二天伯母的灵柩发丧。伯父的棺木停在墓地,我和三弟给他守一夜灵,后父亲也来。秋收后的庄稼地空旷一片,秋虫吟唱不绝,夜半睡不着,在前妻坟前站了一个来小时,是夜露重似雨,让人倍加怀念曾经共伞的日子,她是决心在这儿等待我了,我也是,我终究回来,等待这份宽恕。
年底,首部诗集《在这个行将挥霍掉的夏天》得以付梓,诗集收录收录历年来发表的诗歌90余首,诗论七章,由朱多锦老师作序,张志云兄题跋。 朱老师在其洋洋洒洒的序中总结说,收录进《在这个行将挥霍掉的夏天》中的诗作,是诗人叙述性诗写作的进一步延续,通过对细节的捕捉,点击在一种美感穴位上,由此而感人,从而完成对一种感情或心意的发现。他的诗虽属于“第三代诗”,但并没有按“第三代诗”的“非文化”和“表现生命意识”那样的路子走下去,而是独辟蹊径,另找了诗路,那就是捕捉生活细节,点击美感穴位,完成某种发现。他的诗歌隐忍、含蓄、不事张扬、诗歌语言追求内敛化的效果,思想深邃,意境开阔;从他的诗里,可以看出诗人的写作路子,他的诗路不失为“第三代诗”以后充满希望的一种探索。
11月,魏东建宣布退出七亩园。12月初去淄川,参加《山东文学》“龙泉杯”征文颁奖活动,组诗《那一地黄花》获一等奖,同时获一等奖的还有尤克利、黄迪声等。由诗人任怀强牵头,动员我当了《诗探索》的会员,需要交200多元的会费,权当资助吧。夜里睡觉开窗,受凉头痛起来,数月不好,时轻时重。 淄博文友李清河开创“文企联谊网”,邀我当诗歌版主,应承下来。
12月,应邀参加在大明湖明湖居举办的纪念辛弃疾870周年诗词朗诵会。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blog.sina.com.cn/u/1312314735
 
这十年(2007—2016)之二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燕赵诗歌网:《燕赵诗刊》《秋水文学》联合论坛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秋水文学网| 中国作家网| 千种杂志网上看| 龙源期刊网| 中国知网之吾喜杂志 | 燕赵诗刊博客| 《月光之书》赵芮民著 | 《天空梦魅的花园》|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 关于孤单岁月的寂寞诗篇(手机版)| 天空梦魅的花园(手机版) | 赵芮民词条 | 赵芮民百度百科 | 诗歌文学| 真实主义写作| 绿风 | 中国诗人 | 诗选刊 | 诗歌报 | 中国诗歌 | 大家诗歌论坛 | 女子诗报 | 扬子鳄 | 诗生活 | 界限 | 中国旅游文学网 | 链接互换申请 | 合作出版 |